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零四章:你为何不报效国家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四章:你为何不报效国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却听得卢俊义炸雷似得一声怒喝道:“住手!”

    高宠收住了刀,看向这个号称枪棒第一的汉子。

    林冲急忙也走了出来道:“高宠兄弟有所不知,非是家师羞辱兄弟,便是我和卢员外在拳脚上也不是家师的对手。”

    高宠素来敬重林冲,收了刀,却对周侗有些不屑一顾,只道是花花轿子人抬人罢了。

    周侗不怒反笑,拉住高宠的手道:“高头领,你可愿拜我为师?”

    像这样的好苗子,却令周侗心中十分喜爱,也不计较高宠刚才拔刀的挑衅之举。

    高宠眉毛一皱,却升起了一股拧劲,这老头好生不晓事理,竟敢在聚义厅上出手!要不是看在林教头的份上,定要讨教讨教河北枪棒第一的手段。

    高宠刚想拒绝,宋清却出言道:“高宠,这周教师要收你为徒,是件好事,还犹豫什么?”

    高宠无奈之下,只好单膝跪下,有些不服的道:“高宠见过师父。”

    周侗激动地有些说不出话来,“好!好!好!”

    周侗起身,从身上拿出一把金刀来道:“好徒儿,这个就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高宠先入为主,对这周侗一直有些反感,再看这把金刀,整个刀身黄金打造,哪里砍得了人!心中却有些不乐意的接了过来。

    卢俊义大怒,这把金刀,是当年周侗刚闯荡江湖的时候,贴身兵器。别的不说,就单说周侗还有个绰号唤作铁臂金刀周侗就足以说明这把刀上面的情谊。

    好在卢俊义涵养不错,这才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心中对高宠的反感尤甚。

    高宠刚接过来这根金刀,那边一众头领正好都走了进来,花荣、鲁智深、武松等人身为主将自然在前面。

    武松看到了周侗,眼睛顿时直了,有些颤抖的道:“可是恩师?”

    周侗云清神淡的笑了笑:“可是武二郎?”眼角却撇了一眼高宠一眼。

    武松立马跪下道:“恩师,正是小人!”

    众人都有些纳闷,这武松不显山不露水的,怎么和这样的江湖上的祖师级的人物搭上了关系?

    看着众人疑惑的眼光,林冲也是纳闷,周侗何时又手下如此弟子?林冲看向卢俊义,卢俊义也是不清楚。

    看这时武松才道:“前些年我在少林学艺的时候,得幸遇到恩师,恩师传我武艺,收我为记名弟子,恩同再造!”

    听闻此言,周侗笑道:“想当年二郎可是响当当的灌口二郎神啊!”

    武松爽朗的一笑道:“小人早些年因为行侠仗义,东京道上的兄弟给了个诨号。”

    宋清对这周侗的兴趣越发的大了,这才是牛人啊!调教出来的徒弟一个赛过一个,仔细算来,都没一个低于五虎将的水平,这样的武学宗师,若是能留在梁山,岂不美哉?

    众人又说笑了一阵,这厢酒宴已经备好,按照主次坐定不提。

    酒过三巡后,宋清按耐不住对着周侗抛出了橄榄枝道:“周教师,此番到了梁山,何不多住些日子?”

    卢俊义笑了笑,出言道:“大王……”。“大王所言极是,若是不弃,小人可要叨扰一些时日!”话还没说出口,周侗就打断了卢俊义。

    宋清道了一声善,取过来一坛极品神仙酿给周侗倒了一碗。

    周侗轻抿了一口,丝毫不顾及卢俊义黢黑的脸庞道:“大王,这梁山的神仙酿怎么和外面的有些不一样啊?”

    听闻此话,扈成等负责钱粮的都竖起了耳朵。

    周侗继续道:“不光俊义庄子上的神仙酿都不如这梁山的美味,尤其是东京能买到的神仙酿,都淡的跟水似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宋清暗叹一声,想来是这帮无良商贾肆意的添水。这样下去并不是好事,只怕神仙酿的招牌要被这群人给毁了去。

    宋清笑了笑,没有言语,只是看了扈成一眼。

    梁山的酒水酒精度极高,不过一个时辰,不少头领就喝得差不多了,宋清看向扈成道:“扈头领,你跟我来一下。”

    扈成头皮有些发麻,自己只因为有些功劳,这才得了个主管山寨神仙酿的肥差。可是山寨不少长舌之人,都说扈成是仗着自己妹子寨主喜爱,这才当上这个肥差。

    人言可畏啊!这次周侗的话却是直指自己的过失,恐怕这次落不下好。

    扈成跟着宋清亦步亦趋的来到了书房,乖巧的小丫鬟早就备好了不凉不热的茶水,两人一人来了一杯,去一去酒气。

    片刻后,宋清出言道:“如果我们在酒坛上加一些印记,旁人都能看出来这坛酒是不是原装,不知可不可行。”

    扈成颇为意外的看了宋清一眼道:“山寨的酒水都是用的泥封,可以在纸上加上一圈烤漆,烤漆上加上印章,如此一来别人就是想仿制还要下一番功夫。”

    宋清心中暗叹一声道:想不到扈成也有这样的急智,思索片刻便出言补充道:“烤漆上盖上年月,一来可以看出来生产的时间,二来可以提高仿制的成本。”

    如此一来,不就是相当于加上生产日期么?

    扈成点点头,这种事还得去找金大坚,有着现成的人才不用,岂不是浪费。

    宋清也没有什么事了,道:“你回去准备吧,早日做出来。”

    扈成拱手告退,宋清却想起来张叔夜。这个老人在山上无亲无故的,想必恨煞了自己,又身上有病在身,自己不去看看,终归说不过去。

    想罢,宋清也没有去找别人,就让芹儿准备了些酒食,寻了个饭盒提着朝张叔夜的房间而去。

    芹儿平日里就闷在书房里,极少出来,这一放出来就像花蝴蝶似得忽前忽后,毕竟还是个少女。

    两人一路闲谈,却是已经悄然到了张叔夜房屋门口,芹儿急忙上前敲门道:“张相公在吗?我家大王来看你。”

    片刻后张叔夜才打开房门,见是宋清有些惊讶道:“大王……”

    宋清呵呵一笑道:“相公还没吃饭吧?先吃些饭菜吧。”说着指了指芹儿手中的饭盒。

    宋清走进了屋里,桌子上还放着一些残羹剩饭,想来是早晨剩下的,一对木著还放在桌子上。

    芹儿将桌子上收拾了一下,从饭盒中拿出来了一盘盘的菜肴,色香味俱全。

    张叔夜尴尬的笑了笑,刚才回来的时候有些饿,吃了些剩饭。

    宋清从桌子上拿出来一壶酒道:“张相公,吃药了么?不妨喝上一杯神仙酿,睡上一觉,出身汗就好了。”

    张叔夜看着这个年纪比自己儿子还小上许多的寨主,不由得出言道:“宋清啊,宋清,你为何不报效国家啊!”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