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零一章:忧愁的张叔夜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一章:忧愁的张叔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想了片刻,宋清无奈的道:“兄弟,以后我梁山的火炮都交给你铸造了!”

    凌振点点头,说实话,他也是实在不愿意上这梁山,但是被宋清刚才那一日屠一村的话给镇住了,无奈之下只好先允了下来。

    安顿完了凌统,宋清又对吴用和公孙胜道:“两位军师,以后山寨的牧民官就交给这张叔夜吧。”

    思索片刻,宋清看着吴用道:“让萧让给他当个副手,这张叔夜是个人才,跟着人家好好学学。”

    吴用谨慎的点了点头,心中却大喜过望。自从吴用上了山,宋清一直打压吴用,别的不说,单说戴宗,这戴宗是吴用的至爱兄弟,到如今只是一个跟着吴用的小厮罢了。萧让是吴用拉上山来的,算得上吴用的铁杆,如今让他给张叔夜当副手,看似不高,其培养的意思不言而喻。

    宋清心情好了很多,长叹一声道:“还望诸君多多努力,梁山来日的辉煌定会远远超出几位的想象。”说罢走了出去。

    等到宋清带着凌统等人完全消失,公孙胜拉住了吴用道:“哥哥历来以民心为重,怎么今日放话要屠村,岂不是自毁长城么?”

    吴用哈哈一笑,看着宋清远去的方向道:“公孙先生,你是身在局中啊!你可曾见过哥哥如此的看重一个人?”

    公孙胜摇摇头,无论是呼延灼还是关胜都没有放出如此狠话,历来都是良言相劝。便道:“若这张叔夜真的不降,难不成还真的要去屠村不成?”

    吴用笑道:“先生啊,若这张叔夜真的不在意百姓,那么哥哥还需要这么费尽心思的收拢此人么?”

    公孙胜一时钻了牛角尖,听了吴用一番话,这才反应过来,心中却不禁叹道:这吴用窥探人心竟然如此了得。

    却说张叔夜走了出去,来的时候没有太注意,这细细一观察却发现这个梁山当真了不得。

    人人都在忙忙碌碌的干活,到处都是一番祥和的景象,和自己想象中的土匪窝俨然不同。

    张叔夜不禁拦住一个正在外面帮忙和泥的妇人,问道:“大婶,你来梁山多久了?”

    那妇人擦了把汗,絮絮叨叨的道:“俺从蓟州来的,如今来了梁山已经大半年了!”

    张叔夜看着妇人手上一直没停,出言道:“这寨主忒欺负人了,像大婶这般年纪还要在这……”

    “你这老头怎么满嘴的胡话啊!”张叔夜没说完就被妇人打断了,妇人颇有些神叨的道:“俺这帮忙一天有一天的工钱,山上从没断过工钱,哪里不比在蓟州受鞑子欺负来的痛快啊!老汉莫要胡说,寨主是天上的神仙,万一被他老人家听了去,还不判你个下十八层地狱?”

    “不知大婶在这里帮工一天多少工钱?”

    妇人笑呵呵的道:“俺干的活轻快,一日只有二十枚大钱,而且中午还管饭。听说会手艺的工钱更高,高的一个月几十两银子呢!你莫要打扰俺干活了,今天的活络还没干完呢!”

    张叔夜愕然,朝廷征召劳役从来都是免费的,而且劳工还要自备干粮,这梁山这样下来每日耗费恐怕不下千万啊!

    正巧,朱武赶了上来,张叔夜拉住朱武道:“梁山一日花费如此之巨,就单靠一个神仙酿么?”

    朱武羞愧的点点头,钱粮之事历来是由他主管,却是有些汗颜。一个偌大的山寨单靠一项收入支撑,无论怎么说都是畸形的。

    张叔夜沉思片刻道:“可否带我去酿酒之处看看?”

    朱武犹豫了刹那便道:“自然可以。”张叔夜是当做牧民官来用的,这酿酒厂自然少不了他的管辖。

    两人结伴而行,朱武一路向张叔夜介绍梁山,两人都是博学之辈,倒也相谈甚欢。

    不多时,都到了庞大的酿酒厂,这酿酒厂倒把张叔夜吓了一跳,好大啊!数以万计的工人在厂子里面忙忙碌碌,张叔夜本是开封人,自然而然的将眼前的酿酒厂和开封的官酒厂比较,略一比较,张叔夜就发现,官酒厂差的太多了!

    张叔夜心中对于这梁山的重视多了三分凝重。

    当朱武领着张叔夜到船厂、演武场的时候,这位自视甚高的朝廷大才不仅为朝廷的未来担忧。

    群邪盈朝,还不思进取,若是这般强人开始攻城掠寨的时候,朝廷拿什么来抵挡?

    是夜,张叔夜回到了客房中,深思良久,还是决定给自己的家人写封书信,一来报个平安,二来好让得知自己在梁山被扣之事,莫让朝廷以为自己投降了梁山。

    写完了家书,张叔夜又奋笔狂草,连写了四封书信,分别是给自己的兄弟张近、张述、张适和张克公四人的,其中除了从弟张克公以外都是自己的亲生兄弟。

    张叔夜清楚得很,自己这书信想要出梁山少不了被盘查,所以言语中只字不提梁山的情况,只说自己被扣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这才作罢。

    第二日早早的有一个小喽啰来唤张叔夜起床,张叔夜暗叹一声,终究是在别人的地盘,

    不过片刻的功夫,就穿戴整齐,打开了门,门外面立着一个小厮,和一个书生模样的。张叔夜看那个书生有些眼熟,一时之间却有些认不出此人。

    “你是……”

    那书生一脸拘谨的道:“回明府,小人是济州的秀才萧让。去岁冬里,小人在明府府上写过字。”

    张叔夜这才想了起来,此人的书法极好,只是不知怎么上了这梁山,也不好多问,只好道:“你有何事?”

    萧让指了指那喽啰,张叔夜这才注意到,那喽啰提着一个食盒。萧让道:“明府,这是您的早饭,吃过后哥哥要见你。”

    张叔夜听闻宋清,脸色一冷,将饭菜提进了屋里,只是一打开,却让大吃一惊。

    里面放着的是一盘清炒芹菜,一盘炒羊肉,一大碗炖的雪白的鱼汤,还有三个羊肉馒头。

    在宋朝炒菜可是个稀罕东西,只有一些豪门大院才会用一些动物油炒菜,可惜的是羊油腥膻,牛油价格极贵。

    张叔夜轻轻的夹起来一根芹菜,入口之后竟然毫无羊油的腥膻,反而有一股芹菜的清香!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