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章: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章:君子可以欺之以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叔夜求见宋清。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宋清吓了一跳,自己和这张大相公平日里素无来往,怎么今日转了性要来见自己这个贼寇呢?

    宋清不解其意,急忙将诸位军师叫了过来,一同接见这张叔夜。

    不多时,就见到了石秀领着一个容貌清癯的老者缓缓而来,老者身后还跟着一个将校。

    宋清冷笑一声,既然这么大的胆量,怎么还带了个将校?

    好在,张叔夜为官清廉,在济州也算是颇有名望,所以宋清也没为难,当下走到前道:“张大人怎么有空来我这山寨?”

    张叔夜苦笑一声,真是的原由却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原来高俅给张叔夜的那封信,信上写的是既然张叔夜这么看重这帮贼寇,何不自己去亲自招降这帮贼人?

    张叔夜心中咒骂高俅的家人不已,让自己去招降,却任何条件没写,这不是逗着玩么?

    思索了半晌,张叔夜还是决定去一趟梁山,一来探探梁山的虚实,二来说不定这帮贼寇还真能投降!更何况,这帮贼寇平日里并没有为难百姓,反而多施药品、粮食,想来自己去梁山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张叔夜面容肃穆的道:“今日特为救大王性命而来。”

    宋清心中一笑,这帮谋士怎么没有点新的花样,总是这般的先声夺人,然后一步步的诱入圈套。虽然极为有效,但是在宋清看来这不啻于一个套路。

    宋清不说话,吴用等人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张叔夜,张叔夜顿时身后升起了一丝冷汗,急忙道:“大王可知此人是谁?”

    宋清面容一正道:“小人不知,还望相公解答。”

    张叔夜轻笑一声道:“此人乃是枢密院的虞候,凌振是也!今今日特为大王从东京而来。”

    宋清心中暗笑不已,走到凌振面前道:“呼延灼让你来的?”

    凌振心中颇为紧张道:“是……啊!不是,是太尉……”

    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宋清笑了笑,对着张叔夜道:“相公想来我梁山吃杯水酒,我随时奉陪,其余的事情相公还是莫要多说了。”

    张叔夜暗叹一声,这凌振平日里也算机灵,怎么到了这梁山变得如此的大意。

    其实也不怨凌振,宋清久居上位,身上有了股子气势。而凌振呢?不过是个副使炮手罢了,哪里见过这般强人?

    张叔夜尴尬的笑了笑道:“既然如此,何不吃上一杯水酒。”心中却是打定了探探梁山底的想法。

    在梁山,寨主虽说不是皇帝,但也是皇帝的地位,不过片刻的功夫,小喽啰们就给几人上好了酒菜。

    宋清、张叔夜、吴用、公孙胜、朱武还有凌振等人坐定后,张叔夜道:“我知道梁山很多人会都是被冤枉的,何不如趁此机会洗清自己的冤情?”

    宋清笑了笑,可惜林冲不在,林冲是一个官逼民反的典型,在座的三个军师,两个是强盗出身,一个是山贼出身,竟无一个好人。只好遥指道:“相公,旁的不说,单说我那林冲兄弟,他是犯了什么罪?就被高俅老贼发配了沧州,若是有朝一日招了安,我等发配沧州的时候还有人来救我们吗?相公是个清廉的官儿,今番我也不难为你,吃饱喝足了自己下山去吧。实话告诉你,这凌振我看上了,想留他在山上做把交椅,你也不要说些有的没的了,我是个粗人,不惜得听。”

    言语间话却是越来越重,本来宋清就对招安毫无好感,这张叔夜却恁地不晓事。

    至于凌统,宋清却是真的喜欢,若是能在战船上安装上一个大炮,岂不成了战列舰?况且,跟着朝廷免不了一个经受靖康的后果,何不如留在梁山呢?

    凌统也不敢反驳,张叔夜顿时无话。吴用却十分羡慕这般的文人,连连向张叔夜敬酒,连带着宋清也喝了不少,毕竟是山寨的头号军师,也不好反驳他的面子。

    菜过三巡,张叔夜心有不甘,又趁着吴用的话题道:“先生有这般本事,不为朝廷效力真是可惜了。”

    宋清冷哼一声,站了起来怒道:“偏生英才都应该为朝廷效力,我那关胜兄弟为朝廷效力了半辈子才是个蒲东巡检,我那林冲兄弟效力了半辈子落了个发配沧州,我那杨志兄弟祖祖辈辈为朝廷效力落下了个东京卖刀。以我看为朝廷效力反而不如为我梁山效力!张相公,依我看,你不如就留在梁山为我效力吧!”

    张叔夜一拍桌子,大怒道:“我张叔夜是朝廷命官,世代忠于朝廷,怎可与尔等草寇为伍?”

    守在门口的李逵听到了声音,走了进来道:“谁说俺们是草寇?俺们是替天行道的仗义好汉!”

    宋清摆摆手,道:“张相公看来是想以身许国了,只怕容不得你!既然你是爱惜百姓的好官,那么你拖延一日我便屠一个庄子,拖延两人我屠两个庄子!

    公孙胜刚想说话,吴用急忙拉了拉公孙胜的衣袖,使了个眼神。

    张叔夜目瞪口,怎么如此不讲理,不怒反笑道:“我还以为你是个什么忠义人物,想不到就是这么个卑鄙之徒,亏我张叔夜还亲自想来招安与你,我便是瞎了眼!”

    宋清只是笑,不说话。

    张叔夜摔盘子砸碗,怒了半晌,见众人都不理会,不禁气馁道:“我是朝廷的命官,留在你山寨做什么?”

    宋清心中暗笑,这张叔夜的语气中却是松动了不少,只是脸上仍是一脸严肃道:“你是济州知府,如何当不了我梁山知府?从今日起,你留在梁山治理百姓!”

    张叔夜气的肝疼,长这么大头一回有人敢这么对待自己,偏生自己又没有丝毫办法,悲叹一声走了出去。

    宋清使了个眼色,朱武急忙跟了上去。

    见张叔夜走了,宋清笑道:“这样的能臣若不能为我梁山所用这才叫浪费。”

    说罢,转过头来对着凌振道:“兄弟莫怪,我早就听闻兄弟善于制造火炮,能打十四五里远,因此得了个诨号唤作轰天雷。不知兄弟所做火药用何材料?”

    凌振腼腆的一笑道:“按照不同的炮弹有不同的配方,大概有硫磺、窝磺、焰硝、麻茹、干漆、砒磺、定粉、竹茹、黄丹、黄蜡、清油、桐油、松脂、浓油……等物。”

    宋清愣了愣,对于火药他只知道一硝二黄三木炭,对于火炮原理更是一无所知,此时只恨自己不是理科生!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