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九十五章:你可有愧疚之心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五章:你可有愧疚之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张叔夜清癯的面貌,两人都是不言语,知道此人定有下文。

    张叔夜轻咳一声道:“两位将军,你们若是都去了寿张,我怕梁山贼人会进攻济州。济州城小,前番又折了都监邓天保,两位将军不妨留下三千军马守卫济州,此事日后若是朝廷追查,本府一力承担!”

    郝思文倒是无所谓,三千兵马而已,自己这次为梁山立得功劳不少,便是少了三千不还有一万余人么。

    但是宣赞就不乐意了,你张叔夜是文官不假,但是你凭什么命令我们?

    文人地位高崇,武人地位自然低下,极少有武将敢于违抗朝廷的命令,稍有违逆便是要杀要剐。

    话说回来,关胜等人投降梁山未尝没有这里的原因,这帮败军之将回到了朝廷也落不下好,干脆心一横,上了梁山。

    见两人迟疑,张叔夜又道:“两位将军,若不留下三千军马,万一丢了济州城,这责任我可要推到你们身上去了!”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张叔夜也有这个资格。他是官宦世家,乃是张耆的曾孙。张耆何人?

    张耆十一岁的时候在真宗府邸作为给事,天禧两年为武信军节度使,同平章事,出判陈州。仁宗三年拜枢密使,历河阳、泰宁、山南东道节度使。明道元年加右仆射,为昭德军节度使兼侍中,封徐国公,庆历三年以太子太师致仕。

    这样的人物,无论是军中,还是朝中都给子孙留下了极大的人脉,要不然张叔夜敢得罪蔡京?

    莫说小小的宣赞,就是宣赞的老丈人郡王来了,在张叔夜手中也讨不了好!

    宣赞和郝思文对视一眼,无奈的道:“谨遵明府命令。”

    张叔夜满意的点点头,心中却是骂起来了朝中大臣,这样的乱命也敢下!

    留下来三千军马,两将带着士卒朝着寿张而去。

    原本从济州道寿张最好的路程便是从梁山泊直达,但是宣赞哪敢啊,带着士卒饶了好大一个圈子。原本宣赞还想广布哨探,严加监视梁山的动静,但是郝思文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只道:“宣将军,如今我军远远不是梁山贼人的对手,派了探哨定被贼人查知,到时候就凭这一万士卒远不是梁山的对手。反之,如若不派探哨的话,贼人不一定能得知我军的动静,如此一来悄悄的到了寿张,这才是上上之策啊!”

    宣赞本能的感觉那里不妥,但是郝思文乃是先锋,本身就比宣赞高了半级,也不好反驳,就依着郝思文的意思而行。

    走了半日的路程,前方走出来一队人马,宣赞大惊,莫不是被梁山贼人探知了动向?悄悄的看了看郝思文,只见郝思文面无表情,心中暗叹一声,郝思文好胆啊!

    那对人马不过是两千余人,但是威势远超这一万官军!

    一方是连战连败的败军,一方是屡战屡胜、气势正宏的悍军,一时间万余士卒竟被这两千人吓住了。

    这时,对面的这支军马里面走出了一个道人模样的,骑着一匹马,大摇大摆的朝着郝思文宣赞而来。

    “给我拿下此人!”

    宣赞眉毛一竖,这厮好生胆大,真当我官军无人了吗?

    窜出几个健壮的士卒,将公孙胜拿住,带到了郝思文、宣赞面前。

    “兀那道人,前来何事?”郝思文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宣赞,喊道。

    “贫道特来送死!”公孙胜面不改色,整理了下衣冠,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

    宣赞怒道:“既然如此,刀斧手何在?”

    两厢走出十余名刀斧手,齐声应道:“在!”

    郝思文摆了摆手,制止住了宣赞道:“让这道士说完。”

    “关胜将军、呼延灼将军、呼延庆将军、彭玘将军、韩滔将军现在都已经降了梁山,不知将军的这一万军马能活到明天的还有几人?贫道心痛如此多这帮将士就要命丧黄泉之下,所以特来送死。”公孙胜心中有底,丝毫不畏惧。

    这时一个小喽啰走了上来道:“将军,我军东面出现一直军马,约有三千,打着一杆“林”字旗;西面也是三千左右,打着一杆“呼”字旗;南面也有三千军马,打着……打着……”

    郝思文冷笑一声道:“据实说来!”

    小喽啰忙不迭的道:“打着一杆“关”字旗,为首的正是关胜将军。”

    宣赞脸色一沉,心中有些悲凉,自己这群人怕是要在劫难逃了。

    公孙胜笑呵呵的道:“可怜永定河边骨,尤是春闺梦里人,贫道所来特为救诸位的性命。”

    郝思文极其配合,翻身下马,扶住公孙胜道:“不知先生如何救得我们?”

    公孙胜看了一眼宣赞道:“我家寨主有好生之德,两位将军又是人中龙凤,特命贫道来请两位上山一叙,座一把交椅,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宣赞看向郝思文,郝思文看向宣赞。宣赞突然道:“怕是都在郝将军的算计之中吧?”

    从听闻呼延灼被活捉,宣赞就开始对郝思文产生了疑心,如今看到自己又落入了敌军的包围,若不是这个先锋坚持不要哨探也不会落在这般地步吧?

    郝思文尴尬的笑了笑道:“兄弟言重了,上这梁山未必是你我的祸事,总比回到朝中吃挂落来的好吧。”

    宣赞哈哈一笑道:“我家道中落,只一个妻子还早早亡逝,和你们上梁山倒也无妨,只是……”

    宣赞顿了顿,看着郝思文道:“只是郝将军,我掏心掏肺的对你,你可有愧疚之心?”

    郝思文拱手道:“宣赞兄弟,你有所不知,我和关胜是结拜兄弟。兄弟要杀要剐,我郝思文一人接下!”

    宣赞苦笑一声,道:“兄弟,莫要如此,这位是公孙先生吧?”

    公孙胜点点头道:“正是贫道。”

    宣赞跳下了马,单膝跪下道:“小将愿投大寨!”

    自从郡主死后,宣赞屡被冷落,此件事了,回到了朝廷也免不了被拿来炮制,索性干净利落的投降了。

    公孙胜扶了起来道:“将军能来梁山,这些士兵免受刀兵之苦,这万家生佛的善事啊!”

    言罢,公孙胜带着两人来到了宋清面前,道:“哥哥,这位是宣赞将军,这位是郝思文将军。”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