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九十四章:耻辱?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四章:耻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四人战了二十余回合,那厢里宋清等人赶了过来。见几人战的正酣,宋清也不劝阻,这样的战斗对于这些猛将也都是一笔重要的经验。只是暗中吩咐高宠看好了几人,莫要伤了性命。

    可惜的是宋清得到来更使得呼延兄弟心中着急,招式越发的凌乱,反观林冲关胜,两人都是谨慎之辈,一招更似一招的稳健。

    十余回合后,呼延庆力气不支,被关胜用刀背拍下马来,呼延庆拍马去救,也被林冲一枪挑了下去。

    两边的小喽啰急忙上前用麻绳绑了,将两人并彭玘拿到了宋清面前。

    思索了片刻,宋清上前道:“三位将军,此时还不愿意随我上山么?”

    呼延庆抬起头,直视着宋清道:“大王还敢信我?”

    宋清哈哈大笑,道:“将军若是诚心投降,我如何不信将军!”

    呼延庆斩钉截铁的道:“若是大王还原信我,小人情愿跟随大王!”

    宋清点点头,看向呼延灼道:“不知呼延灼将军呢?将军这般武艺为那帮奸臣所用岂非明珠蒙尘?”

    呼延灼不动声色的看了呼延庆一眼道:“人道山东及时雨,梁山小神仙,诚不欺我,若是大王不弃,小将愿随哥哥!”

    宋清又看向彭玘,彭玘思索片刻道:“小人听呼延将军的。”

    宋清含笑看着三人道:“三位将军稍歇,咱们回到山上再叙。”

    也不留人照看,一干头领或是追杀逃兵,或是收拢辎重,井井有条,却将三人闪了出来。

    “哥哥,咱们真的要降了这梁山么?”彭玘轻轻碰了碰呼延灼道,他好好地一州团练,就这样做了贼终究有些心不甘。

    呼延灼苦笑一声道:“我的兄弟,若是此时还在犹豫,恐怕我三人都做人刀下之魂了!”

    呼延庆转过头来,对着呼延灼道:“这次却是我连累贤弟了,恐怕三五日内这宋清定要劝我等将家眷取了。”

    呼延灼摆摆手道:“兄长严重了,你我兄弟手足,怕的甚么?况且就算你我都折在这山上,不是还有通弟么?况且……况且这般胸怀的大王未尝不是你我的机遇。”

    呼延庆看着兄弟的脸庞,有些难受的点了点头。呼延通乃是呼延赞二子呼延必改之后,呼延赞的四支后人成了四家,虽然往往依附于不同的朝中大牛,但是都能在关键时候拉自己人一把。靠着这种默契,呼延家也算是人才辈出。

    忙活到了天色大亮,这边才收拢完辎重,太多了,光是弓箭就不下数十万支!这是什么概念,这十万支足足够一万人的军队打一场大规模的战役。不仅如此,还有之前缴获的三千套连环铠;长枪、滚刀、盔甲等物更是扔的漫山遍野都是。至于粮食倒是不多,这里离济州这么近,粮食一直都是就近调来的。

    大获全胜。

    这场连绵两月之久的大战终于到了尾声,济州城现如今就像是梁山嘴边的一口蛋糕,只要一张嘴就能吃下去。

    众人回到了山寨,也顾不上庆祝,都是好好的休息了一日,尤其是林冲、关胜等人,此番连绵大战,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是极为疲惫。

    宋清却依然不敢放松,又将诸位军师叫了过来。

    三位军师都没有跟着下山,所以精神都不错。

    见人来齐了,宋清心中笑了笑,道:“济州知府张叔夜是个好官,我意让郝思文直接回山寨,莫要骚扰山下百姓了,整个济州府或多或少都是咱们的乡亲。”

    收拢人心么?吴用淡淡的一笑,这么年轻的寨主这一套收拢人心的手段当真不凡,恐怕此事传出去后,整个济州府的人心都要靠向梁山了。

    其实倒也不全是收拢人心,打青州是为了替秦明报仇,打莱州是为了船厂。打济州呢?首先出师无名,没有任何理由骚扰济州。其次打济州没有任何好处,梁山缺那点钱粮么?几艘船出去换回来的净是银钱。

    朱武站了起来道:“哥哥,今日打败官军,恐怕消息传到了朝廷,朝廷还会起军围剿。这济州城中一万多朝廷的兵马,哥哥不动心,么?况且这支军马不是禁军那帮弱旅,若能收为己用,下次对抗朝廷我军平白多了一份把握。”

    未雨绸缪,这才是真正的军师应该思考的。

    公孙胜笑道:“又不想骚扰百姓,又想收拢这群精锐,不妨让金大坚和萧让伪造一份文书,将这支军马赚出城来,还不任由我等拿捏?”

    萧让和金大坚是今年年初上的山,为了梁山水军得以在济水上横行无阻,吴用略施小计就把两人赚了上来。

    见吴用朱武都没有意见,宋清点了点头道:“赚出来怎么劝降这帮人呢?”

    公孙胜笑了一声道:“此事易而,全交在贫道身上了!”

    ……

    郝思文和宣赞回了济州城后,却愁坏了济州知府张叔夜。这济州城小,呼延灼这般大将带领万余士兵尚且不济于事,况且这些残兵败将呢?

    其实这支军队并没有和梁山交战,反而像旅游一样避开了各种大战。尤其是和呼延灼帐下的三州兵马一比,运气好的可怕。

    不过一夜的时间,接连收到来自呼延灼那边的逃兵,言道呼延灼呼延庆等人已经投了梁山。

    张叔夜大惊失色,对于郝思文、宣赞有了一丝的疑心,但又不得不依靠两人守城。

    当天下午,济州城来了东京枢密院的使官,要求郝思文宣赞二人率领军队入驻寿张,时刻监视梁山军队的动向。

    寿张距离梁山不是百里,是最近的县,用来监视梁山倒也无妨,只是梁山不缺水军啊!整个芦苇荡纵横八百里,梁山从哪里上岸不行?

    远的不说,郓城、济州都在水泊边上,虽然寿张距离梁山最近,但是哪有郓城、济州这样重要啊!

    思来想去,张叔夜叫来了正在清点士卒的郝思文和宣赞两人,也不客套,开门见山的道:“两位将军,你们不能去寿张!”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