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九十一章:不甘心的呼延庆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一章:不甘心的呼延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宋清的眼神,呼延庆又道:“哥哥,呼延灼乃是我族弟,此番只凭某三言两语定教呼延灼来降!只是山上有不少官军的探子,哥哥万万不要走漏了消息。”

    宋清大喜过望道:“兄弟先回去歇息,明日我便派人护送兄弟下山!”

    让高宠送呼延庆回到房中,宋清却把吴用等人叫到了书房。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书房。

    宋清笑了笑道:“三位军师,如今这呼延庆已经投降了我军,他道呼延灼乃是他族弟,想要劝说呼延灼来降。我却有些拿不定主意,不知此人是真是假。”

    “哥哥,此人乃是将门出身,又没有家眷在山上,哪里会轻易投降。”吴用略一思索便道。

    像这种将门根深蒂固,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人脉,资源数不胜数,一旦降了梁山,恐怕这些都化成了飞灰。

    朱武却摇了摇头道:“哥哥,不妨放他下山去。”说完,朱武看向公孙胜和吴用。

    两人都是聪明人,瞬间反映了过来,公孙胜笑道:“此计秒啊!”

    ……

    由于关胜被捉,所以宣赞和郝思文立马和呼延灼抱成了团。两军大营扎在了一起,时刻防备梁山来袭。

    呼延灼思来想去,攻打梁山先后折了陈州团练使韩滔、兵马指挥使关胜、平海军节度使呼延庆,这厢又没有水军,梁山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天时地利人和没有一处不在梁山的面上。当即决定给高太尉写了封书信,请求高太尉再给支援。

    第二日上午,宋清就找了艘小船将呼延庆送到了岸边,呼延庆直奔呼延灼大营而去。

    呼延庆到达大营门口的时候,不少士兵都在收拾行李!

    门口的将官虽然不认识呼延庆,但也是急忙通知呼延灼。呼延灼听闻呼延庆来了,直接拉着呼延庆来到了中军帐里。

    “兄长,前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三四十艘大船被别人一网而尽,让呼延灼好生纳闷。

    “一言难尽啊,都怪我识人不明。这次我被活捉到梁山,我诈降宋清,只说下山来劝降与你,他这才放我。却不知营中为何收拾行囊?”

    呼延灼苦笑一声:“兄长有所不知,屡次损兵折将,我军现下又无水师,怎么剿灭梁山贼寇?我已经给高太尉写了书信,在援军到来前,我准备带着将士去济州城。”

    呼延庆对着呼延灼使了个眼色,呼延灼忙道:“兄长放心,这里都是我的心腹。”

    呼延庆点点头道:“兄弟,这一遭你我二人都折在这梁山,恐怕回到了朝廷也不好交代。”

    呼延灼看着呼延庆,他知道自己这个兄长定有下文。

    “不妨明日我写封书信,就说你愿意投降,但是宣赞等人不愿投降。然后让宋清带领一支人马下山来,将这支人马吃下,回到朝廷也好有交代。”呼延庆看着呼延灼道。

    呼延灼站了起来,走了两圈道:“兄长此计甚秒,只怕这帮贼寇不会上当。”

    呼延庆笑了笑道:“这宋清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一心想要收服我等为他所用。那关胜已经降了贼寇,兄弟你又是我呼延家的当代佼佼者,他怎么会舍得放弃!”

    诱骗梁山夜袭有两个关键点,一是如何在书信中打动宋清,二是如何截杀梁山士卒。

    呼延灼和呼延庆商议良久,呼延灼提出了一个想法:“兄长,要不我亲自送这封书信,这样必能取信宋清。”

    呼延庆思摸着胡须,片刻才道:“你是三军主帅,怎可轻动?”

    呼延灼笑道:“如果兄长所言不假的话,我去梁山一定没有任何问题!而且我去更加稳妥,宋清定不会疑惑。”

    两人争执了片刻,呼延庆才同意由呼延灼亲自去梁山。至于怎么截杀梁山士卒,还得等到回来的时候再见招拆招。

    无论是呼延灼还是呼延庆都是果敢之人,两人商议完毕后,呼延灼叫来了彭玘、宣赞和郝思文,交代了一番,独自一人走出了大营。

    按照约定,到了子时,呼延灼来到了一处芦苇丛前,占了片刻,里面驶出一条小船,上面立着一个汉子,那汉子道:“你是信使?”

    呼延灼点点头,也不多说,跳上了船上才道:“走吧。”

    那汉子往呼延灼身上摸了半天,确认没有武器后才开船。

    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来到了一做巨岛之前,呼延灼跟着那汉子一路畅通无阻,没有丝毫阻拦。

    只是军中出身的呼延灼却是发现,这一路上光明哨不下十余人,影影从从的暗哨远超这个数字。

    再往前走,看见了一排排的房屋,都是崭新的青砖建造,房屋只见的路上都铺着青石板。

    好一座世外桃源啊!呼延灼暗自感叹道,想不到这宋清好生了得。

    那军汉领着呼延灼来到了一间房屋,里面灯光比较亮,甚是刺眼,呼延灼半天才适应过来。

    屋里上坐这一个年轻的郎君,这人呼延灼却是认识,正是宋清。下首是个书生打扮的,三缕长须气度不凡;旁边做这个道人,相貌英伟;道人旁边也是一个书生打扮,看来也是军师之流的人物。

    突然呼延灼有个想法,若是自己一举将屋里这些人都一举击杀,恐怕这梁山顷刻间就要灰飞烟灭吧?

    苦笑着摇摇头,却是看到了站在门边的一个青年和自己朝思暮想的林冲,这两人的武艺都不下与自己,况且又没有武器,怎么能顷刻间拿下这些人。

    “呼延将军怎么亲自来了,派上两个喽啰不就行了。”正当呼延灼胡思乱想间,宋清急忙走到前来说道。

    呼延灼忙拱手道:“帐下那帮军汉怎么能说得清楚,所以小将亲自前来,还望大王莫要见怪。”

    宋清笑着拉住呼延灼的手道:“将军莫要多礼,先坐下,喝杯水。”

    识趣的小婢女送过来了一杯茶水,呼延灼接了过去。

    一杯滚烫的茶水入肚,呼延灼才道:“大王,小人在汝宁多次听闻小神仙的大名,早有归降之意。只是我帐下的将校多是朝廷亲信,只有小将一人也是没法。”

    宋清不动声色的看了吴用一眼,吴用笑道:“将军乃是主将,只要将军略施小计,这帮丘八还不是束手就擒?”

    一时间呼延灼有些无语,按理说我要归降,你们是不是得帮我解决后顾之忧?这梁山的这帮贼寇怎么这么不上道。

    其实这是吴用的一种试探,单看呼延灼有何计划,这叫以静制动。

    如果呼延灼直接说出来了自己的想法,那么无论是引诱梁山劫营,还是将自己军队放入险地让梁山进攻总会露出破绽。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