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八十八章:混江龙夜袭莱州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八章:混江龙夜袭莱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却说李俊这边,从邹平与林冲分别后,数日才到了济水入海口。

    也不用什么航海图,顺着海岸线就往南出发。

    约有四五日就到了一处小岛,问了附近的渔人后才得知,此岛名曰浮游岛,往南二三十里便是莱州。

    停下船舶,歇息了一日,这才朝着莱州进发。

    莱州船厂不小,足足一千多工匠,京东东路除了密州船厂属莱州和登州两地船厂最大。

    宋代舟船的制造不但数量多,而且质量高,比以前具有更多特色:船体更巍峨高大,结构更坚固合理,行船工具更趋完善,装修更为华美,特别是开始使用指南针进行导航,开辟了航海史的新时期。

    而且类型也更加完善,不光有湖船、刀鱼船及魛鱼船等细长体小、吃水浅的尖底海船,还有落脚头船、大滩船、舫船、飞蓬船等各种用途的船只。

    梁山的钱粮最大的构成就是来源自祝家庄的五十万石粮食和神仙酿所得,想要自己组件自己能和官军对抗的造船厂还早得很。

    造船厂不同于铁匠铺,铁匠铺只需要几个熟手铁匠,配上个炉子就可以。一艘船上面的钢铁,各种木材,木板,数以千计。这根本不是孟康一个人能玩得转的。

    这天夜里,船厂灯火通明,还在加班加点的赶造船只。

    “哥哥,童威童猛准备好了吗?”张顺伏在草丛里,看着李俊道。

    “不急,再等等。”李俊摇了摇头。

    这次跟着李俊出征的基本上都是揭阳镇的老人,张横张顺,童威童猛,还有李立,所以李俊指挥起来也格外的得心应手。

    “头领,童将军那边准备好了。”

    不多时一个小喽啰跑到两人面前拱手道。

    李俊点点头道:“通知各什各伍,做好准备。”

    等了片刻,各什都准备好了后,李俊才站了起来道:“兄弟们,杀!”

    草丛中顿时杀出来一千多人,朝着船厂杀了进去。

    船厂本来也有兵卒看守,可惜的是现下初春时节,士卒抱怨天气寒冷都回去休息了。

    李俊等人杀到了大门处,竟然还没有人发现。

    李俊大笑着直接杀入了船厂里面,这时才响起了铜锣声。

    “强人杀来了!快跑啊!”

    ……

    顿时,整个船厂乱成一锅粥。

    张横张顺等人各有任务,李俊却带着一什的亲兵却是直奔船厂的中心,那里放着船厂最核心的东西——图纸!

    还没到,就看到里面出来了一个老者,约有七八十年纪,身形矫健,并不像一般的老人。虽然身上穿着官员的衣服,但是脏的不成样子,满是木屑泥土。

    李俊大异之,带着人拦下了这老头道:“不知先生是何人?”

    “老夫平简,你们是哪里来的强人?竟然敢打劫船厂,不要命了么!”老倌儿回道。

    李俊心头一动,道:“可是元丰六年造高丽使船的平简?”

    平简点点头,整理了下衣服道:“正是本官,你等是何人?”

    李俊刚想回话,张顺走了过来道:“哥哥,莱州的士兵出来了,我们得快些!”

    李俊点点头道:“劳烦平大人跟着小人走一趟吧!”

    说完,不等这平简言语,手一挥,小喽啰上前将平简绑了起来。

    船厂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海边还停着十余艘造好的战船,都是大料战船,正好便宜了梁山!

    当下,张横、张顺、李立等人押着投降的船匠,将整个莱州船厂的各种木材,钢铁一股脑的往船上搬。

    约莫忙活了半个时辰,又有小喽啰来报:“头领,两位童将军将莱州的士兵击溃了!他们马上就赶过来!”

    李俊大喜过望,如此一来时间充足,可以充分的收集。

    足足又忙活了半个时辰,童威童猛才带人赶来,两厢一会师,合作一处。

    “哥哥,这莱州的士兵差的我们太远了!连我梁山的水军都打不过,更何况马步军那帮人了!”童威笑着向李俊表功道。

    此番足足有七八百莱州官军,谁料想竟然一碰击溃。

    李俊笑了笑,没有接话。

    水军的船只操作方式大致相同,所以也不用人教,两只水军押着数百没跑掉的船匠,开着战船驶出了船坞。

    “哥哥!大事不好了!前面有支船队,都是战船,怕是朝廷的水军!”

    谁料想刚走了片刻,就有小喽啰来报。

    李俊张横等人都是大惊失色,哪里来的水军?

    并非是梁山水军打不过这支部队,而是梁山新得了这么多的船只,士兵大多都充作水手去了。

    十七艘大船,平均一艘就要三十到五十名水手,还得看管掠来的两百多船匠,这一下就是七八百人腾不出手来。

    而且梁山原本的战船上也要人手,两军原本不过就是两千人左右,这里去一些,那里去一些,能战之兵不过七八百人罢了。

    思索片刻后,李俊道:“定不是为了我们而来的,若是因为我们而来的话,恐怕早就杀了过来。”

    李俊话音未落,那边船队放下了了一只小船,朝着梁山水军而来。

    李俊也不惧,从船上拿出来了做好的路引,静静的看那艘船过来。

    “我们是登州水军平海军的,我们指挥使呼延大人命小人来问,你们是什么人?做什么买卖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那士卒上了船,倨傲的问道。

    李俊悄悄的拿出来两锭银子,不动声色的塞给那士卒道:“小人是兴仁府的客商,到莱州采购船只和木材。”

    兴仁府在济州西面,正好靠着济水。

    那士卒掂了掂手中的银两,入手颇沉,笑道:“官人稍后,小人这就去禀告大人。”

    说罢吗,这士卒下了船,就此离去。

    不多时,又乘着船返了回来,上了梁山的战舰道:“官人,我家指挥使大人有请。”

    李俊点点头,又塞给了这士卒两锭银子道:“敢问这位小将军,指挥使大人所为何事?”

    这士卒年纪也不大,被李俊一句小将军说的通红了脸,道:“官人勿忧,我家指挥使复姓呼延,单名一个庆。为人最是仗义,平生唯好结交义士,想来是叫官人到船上一叙。”

    李俊应了一声,道:“小将军稍等。”

    说着就拉着张横到了舱中,道:“张横兄弟,我先去看看这平海军的虚实,兄弟切莫乱动。”

    “哥哥放心,小弟省的。”

    在揭阳镇的时候,无论是张横还是穆弘都向来是以李俊为首,所以也不多说。

    李俊下了大船,和那小卒一并上了平海军的船只,谁料想,还没有到门口就把李俊惊起了一身汗!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