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八十六章:苦闷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六章:苦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关胜并呼延灼等人回到了营寨,急忙唤来医师救助宣赞。幸好的是宣赞伤势不太严重,到让众人出了一口气。

    关胜从宣赞房中走了出来,呼延灼正在外面等候。

    “关将军,宣赞将军如何?”

    关胜神色意味难明的道:“无碍。”

    呼延灼又道:“这梁山贼人骁勇,不可轻敌啊!”

    关胜闻言道:“我看这林冲秦明的武艺不在你我之下,又有高宠花荣等辈,不可和梁山再斗将!”

    呼延灼极为赞同的道:“是极!只是这梁山有水泊之险,我军又都是马步军。”

    关胜点点头道:“呼延将军莫急,我已经接到信使,平海军三五日就到了,到时先把这帮贼寇的水军给剿灭,然后将其困在孤岛上!到那时不用你我出兵,只要困上个十天半月,这帮贼寇必定投降!”

    呼延灼忙道:“我在东京有个相识,他姓凌,单名一个振。在甲仗库做副炮手,因为他善造火炮,能射十四五里,因此得了个名号,唤作轰天雷。若能将他唤来,定能立功!”

    关胜听言道:“既然是甲仗库的炮手,还是劳请将军休封书信。”

    说完两人苦笑一声,这甲仗库归枢密院管,恐怕只有高俅才能调动的动。

    “呼延将军,有东京的来的天使快到了!”

    两人正思索间,彭玘走了过来道。

    此天使想必正是为韩滔被捉之事而来。

    众人急忙换上了正服,前往寨门迎接天使。

    不多时,天使就来到了寨门,关胜等人已经备好了香案等物,都在营前等着天使。

    天使甚是满意,念到:“敕兵马指挥使呼延灼,具悉。事不久任,难以仰成;职不有总,难以集序。……讨伐梁山得胜,敕赏黄封御酒十瓶,锦袍一领;赍钱十万贯!故兹诏示,想宜知悉。”

    呼延灼心道:我这失了陈州兵马指挥使,怎么还有赏钱?

    那天使念完了诏书道:“呼延将军,借一步说话。”

    呼延灼急忙领了圣旨,将天使带到了自己的营帐。

    “将军,那韩团练如何失陷?”

    呼延灼苦笑一声道:“我军分散而来,韩滔将军在路上被梁山贼寇截杀,说来倒是我的过错。”

    天使看了看外面,确认无人后道:“呼延将军不必自责,这韩滔咎由自取。可是呼延将军,你知道高太尉为了隐瞒你这破事操了多少心吗?恁这里得了赏赐,全赖太尉周旋。”

    呼延灼目瞪口呆,看着天使说不出一句话来。

    天使继续道:“呼延将军,我来时高太尉有令,将军万万不可再与关胜一并行动。关胜是蔡京老贼的人,将军还得看清自己的立场!”

    见呼延灼不说话,天使怒道;“将军莫要自误,太尉手下的统制官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太尉换上几个统制官来也无妨!”

    呼延灼忙道:“天使勿怒,小人听闻太尉为我隐瞒过失,心中着实感动。”

    天使点点头道:“将军有此想法甚好,枢密院都是我们的人,将军剿灭三百,到了东京就是三千;将军剿灭三千,到了东京就是大获全胜!”

    呼延灼回道:“天使说的极是,只是我听闻东京甲仗库有个炮手,唤作凌振。若得天使回京,于太尉前言知此事,可以急急差遣到

    来,克日可取贼巢。”

    天使笑道:“这些都是小事,将军还是速速和关胜分开,莫要自误。”

    呼延灼苦笑着送出了天使,出了帐门却看到关胜正在和一个副使交谈,眼神一直往呼延灼这边瞄。

    目送天使离去,呼延灼转过头来道:“大宋……”

    “呼延将军有些事心里有数就行,不用说出来。”关胜知道他要说什么,急忙打断道。

    有些话大家都知道,一旦说破了就是劫难。

    呼延灼点点头道:“关将军,既然如此,你我两军分列营寨,互为犄角。”

    “和该如此。”

    呼延灼的建议是正理,呼延灼有连环马,关胜有水军,两支部队齐心协力才能破这梁山。

    宋清等人回到梁山后,召集了诸位头领商议连环马之事。

    “诸位兄弟,我听闻前朝要破这连环马还需要钩镰枪才行,不知汤隆兄弟可会打造钩镰枪?”宋清直直的看向汤隆。

    汤隆回道:“哥哥所言不假,家父曾在老种经略相公帐下打造这钩镰枪,祖传已有画样在此,若要打造,便可下手。汤隆虽是会打,却不会使。只除非我那个姑舅哥哥,只他一个人会使这钩镰枪法,他家祖传的枪法,不传外人。这枪法可马上,可马下,正克这连环马。”

    林冲大异之道:“可是那金枪班教师徐宁?”

    汤隆点头道:“正是此人。”

    “你不说我险些忘了,这徐宁的金枪法、钩镰枪法,端的是天下独步。在京师时,多与我相会,较量武艺,彼此相敬相爱,只是如何能够得他上山来?”林冲也是看向汤隆。

    汤隆自从上了山来,除却给李逵打造板斧的时候露了露脸,平日里哪里得到如此重视。

    当下颇有些激动道:“徐宁先祖留下一件好宝贝,乃是镇家之宝。前些年的时候,我曾随先父往东京视探姑姑时,这才得以相见,那宝贝却是一副雁翎砌就圈金甲。这一副甲,披在身上,又轻又稳,刀剑箭矢,都不能透,人都唤做赛唐猊。不少贵公子想要见一见,徐宁都是不允,推说这幅甲早就没了。这副赛唐猊,是他的性命,用一个皮匣子盛着,直挂在卧房中梁上。若是先对付得他这副甲来时,不由他不到这里。”

    吴用出声道:“既然如此,何不派鼓上蚤时迁兄弟走上一遭。”

    汤隆笑道:“若能将这幅甲盗来,包管赚我兄长上山!”

    宋清忙问道:“兄弟如何赚的他来?”

    汤隆急忙走过去,在宋清耳边言语一番,宋海笑道:“兄弟妙计!我这就唤时迁回来,与你同去!”

    时迁现下正在济州城中打探消息,却不在梁山。

    第二天一大早时迁并汤隆带足了金银,下山而去。

    哪成想,还没等徐宁到来,却等到了另外一拨人。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