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八十一章:呼延灼想骂人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十一章:呼延灼想骂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多时,梁山诸军来到了济州城下,栾廷玉率先出去叫阵。

    “梁山铁棒栾廷玉在此,呼延灼速速出来受死!”

    栾廷玉叫完不过片刻,城中出来一骑,这员虎将约莫有四十来岁的年纪,头戴冲天角铁幞头,锁金黄罗抹额,身披七星打钉皂罗袍,外罩乌油对嵌铠甲,骑一匹御赐踢雪乌骓,使两条水磨八棱钢鞭,端是英武非凡。这人正是那铁鞭王呼延赞之后,人送外号双鞭呼延灼是也!

    呼延灼出了城门,大喊道:“天兵到此,不思早早投降,还敢抗拒,真是不知死活!且看我把你水泊填平,梁山踏碎,生擒活捉你这伙反贼解京,碎尸万段!”

    栾廷玉大怒,纵马而出,和呼延灼战在一团。

    两只马儿成丁字状,棍来鞭往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负。

    花荣拿起了弓箭道:“哥哥,要不我射死此人?”

    宋清哈哈一笑道:“这般武将,这样射死岂不可惜?”

    熟读水浒的宋清却是记得,这呼延灼后来被封为御营兵马指挥使。率领大军,打败了金兀术四太子,二人交手三十合后,兀术自叹不如:“他果是英雄。他若年少时,不是他的对手。”大军一直杀至淮西,却因为坐骑踏毁吊桥,马失前蹄,呼延灼被掀翻在地,为兀术所杀。

    这样的虎将只怕堪比古之黄忠廉颇了吧?

    这时,济州城中又出来一员虎将,这虎将手持一把混铁枪,身披一件锁子铠,看着梁山众人大喊道:“邓天宝在此,谁人来领死?”

    郭盛纵马而出道:“赛仁贵郭盛在此,敌将受死!”

    郭盛一身白袍,风一般的杀了出去,和邓天宝战在一团。

    宋清大笑道:“这济州知府想要和我梁山斗将哩,花荣、高宠、张清!”

    三人纵马而出齐声道:“末将在。”

    宋清看着济州城道:“去看看这济州城有几斤几两。”

    三人领了命,杀了出去。

    张叔夜怕呼延灼、邓天宝有失,急忙鸣金,两人都是弃了对手朝城中而去。

    梁山众人哄堂大笑。

    “哥哥,看来这张府尹被咱们吓住了!”李逵这厮大大咧咧喊道。

    “哥哥,下次一个一个的上。”武松也是郁闷的说道。都是骑将,武松却是有些插不上手。

    宋清苦笑着摇摇头,本想试试韩滔彭玘在不在城中,谁知道这张叔夜竟然如此胆小。

    栾廷玉和郭盛走了过来,吴用忙问道:“不知这呼延灼武艺如何?”

    栾廷玉面色凝重的道:“此人武艺当在我之上。”

    众人大骇,栾廷玉什么武艺?梁山上排的上号的。

    除了张清和花荣两员暗器选手,恐怕也就林冲高宠两人算得上稳压栾廷玉了,就连秦明也只能是和栾廷玉不相上下。

    梁山军当即在城边扎下了营寨,准备休整一日,明日攻城。

    呼延灼回到了城中,颇有些郁闷道:“府尹缘何鸣金,再给我三五十回合,这栾廷玉恐怕就要丧命某的双鞭之下。”

    张叔夜笑道:“将军在城下看不真切,我在城楼上却看到那梁山军中又杀出来三员大将。”

    呼延灼点了点头,这府尹能有如此解释,已经算是极为给自己面子。

    张叔夜又道:“呼延将军,那贼寇已经在城下立起了营寨,守城之事还要拜托将军了。”

    呼延灼忙起身道:“大人严重了,此事是末将的分内之事。”

    张叔夜满意的点点头,又道:“这栾廷玉武艺如何?”

    呼延灼苦笑一声道:“这厮武艺着实不凡,想不到这贼军中竟有如此虎将,只怕那林冲秦明等人更甚。”

    张叔夜忙问道:“今日出战竟然没见到林冲。”他见过林冲的画像,所以有此一问。

    呼延灼点点头道:“想来林冲破了青州城,正在回来的路上。”

    这梁山贼寇如此悍猛,城中的这帮老爷禁军怎能挡得住!心中却是抱定了坚守不出的念头,只待韩滔彭玘两人,以及那关胜来了济州再作打算。

    想完,呼延灼做了个揖,道:“府尹安坐,末将这就和邓将军前去布置防务。”

    张叔夜点头道:“将军自去,若是有所需,尽管来找我。”

    ……

    第二日,任凭高宠等人如何叫阵,这呼延灼都是死守不出。

    但是梁山早就做好了强攻的准备,当下武松部和张清部带上洞屋车朝着济州城杀去。

    这洞屋车乃是用来填护城河的,下面有四个不大的轮子,整个类似于一个小型棚屋。无论是轮子,还是推车的人都藏在棚子里面。

    上面覆盖着浸湿的牛皮,而且整个车子的脊梁都是采用钢铁打造,即防火,又防弓箭,就是石头来了也不怕。

    三十余辆洞屋车浩浩荡荡的朝着护城河而去,呼延灼急命放箭,结果连个人影都射不到。滚石檑木金汁等物却是使不上劲,这等守城的利器只有敌人在城墙下面的时候才有用,不然士兵们哪来的力气将滚石扔出去。

    看着护城河就这样被填平,张叔夜面色也是极为难看,照着这个节奏下去,恐怕等不到援军了。

    地上留下了一地的弓箭,宋清等人却感觉这洞屋车果然物超所值。

    护城河被填平了后,梁山军又推出来了几十架云梯,这可不是电视上那种加长版的梯子,那种单薄的梯子纵是城墙上没有人,恐怕也没有多少人敢上。

    梁山的云梯是将官方的云梯改良过的,下面是一辆车子,车子上面有防盾等物,梯子却是利用绳子绞在车子上面,只要往后拉紧绳子,这梯子就可以直立起来;等到梯子完全直立起来,再将绳子系好就行了。车子下面还有不少长方形的铁条,用于固定车子。梯子上面还有抓钩等物。

    云梯还没全部出来,梁山军中又升起来了两辆巢车,这种车子倒不是十分精致,上面就一个可以升降的牛皮车厢,是用来观察敌情的。

    云梯后面跟着四五辆冲车,这东西可不是用来冲撞城门的,而是一栋会移动的楼房,所以也叫对楼。对楼一层层的都是密封的,只有最前面会有几个用于射箭或者伸矛的大洞,这般利器关键时刻还可以将士卒往城门上运输。

    这对楼足足有五六丈之高,倒是和济州城的城墙差不多了。

    呼延灼心道:苦也,这般攻城的利器,怎么都让梁山得了去。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