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五十五章:金风玉露一相逢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五章:金风玉露一相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去,原来是芹儿再给自己穿衣服,宋清出了口气又躺了下去道:“莫忙了,我再睡会!”

    芹儿手上不停的道:“郎君,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宋清摇摇头,芹儿又道:“今天是八月初八了,今天郎君大婚。”

    轻声轻语,听起来却像是天雷滚滚。

    想不到竟然如此的快,仔细想想也差不多了,去了江州足足一个多月,如今回来倒是正好,可是昨天怎么没人和我说啊,宋清暗自想到。

    谁和你说,那边在书房事情没说完你就去找鲁智深去了,和鲁智深一顿酒喝到了天黑,醉的不省人事。

    任由芹儿帮自己穿好衣物,抬眼看去,外面已经是晌午了。

    宋清洗了把脸,这才精神了许多,打量了自己一下,一身皂色圆领衫,倒还精神。

    芹儿拿着个幞头来递给了宋清,是黑色的。

    “我就穿这身去么?”一身黑色,不像是娶亲的样子。

    芹儿点点头道:“当然了,不然郎君还想穿什么?”

    其实宋朝的婚服基本上承唐制,但是也有稍许不同,三舍生及品官子孙可以穿九品幞头公服;庶民只能穿圆领衫和幞头都是黑色的。而新娘则是冠子、霞帔和大袖衫,颜色却是青色。红色作为婚礼的色调是从元明才流行起来的。

    不多时,又过来了两个婆子,拿着一些食物递给了宋清道:“寨主,先吃些东西吧。”

    宋清点点头,昨夜喝了这么多酒,肚子里面却是空落落的。

    吃了碗面条后,张婆子道:“寨主,你坐在凳子上,老婆子给你打扮打扮。”

    宋清依言行事,两个婆子拿着各种胭脂水粉之类的往宋清脸上摸,宋清那叫一个难受。

    强忍着好不容易打扮完,宋清一照镜子,这还是人么,小脸白的渗人,还有两个腮红。

    看到芹儿也在笑自己,宋清当机立断,直接把脸上的水粉洗掉道:“少抹点,有点那个意思就成。”

    两个婆子哪里敢违背,轻抹了些,再一看顺眼了多。

    “哥哥收拾好了没有?花轿都来了!”外面高宠已经在催了。

    张婆子急忙道:“大王,可以了。”

    宋清点点头,出了门去,外面停着两个花轿,还有些乐队,铁笛仙马麟不知为何也混了进去。高宠牵着马,笑吟吟的正等着宋清。

    宋清问着两个婆子道:“还有什么没告诉我么?”

    俩婆子又交代了一番这才让宋清出门。

    由于和雷梅儿订婚在前,所以雷梅儿算是正妻,花巧只能算是妾,理所当然的是先去雷梅儿处。

    其实中国古代是禁止在婚礼上奏乐,儒家认为音乐是跳动的,属阳,和属阴的新娘相冲。但是民间却根本不理他那一套!

    直道宋朝哲宗皇帝大婚,官员曾劝说太后不使用乐队,但是皇太后说:“寻常人家娶个新妇,尚且点几个乐人。”遂下令为婚礼作曲,从这以后婚礼奏乐才成了定制。

    宋太公神采奕奕的站在门前,宋清拱手道:“父亲。”

    宋太公点点头道:“往迎尔相,承我宗事。勉率以敬,若则有常。”

    宋清答道:“诺,唯恐不堪,不敢忘命。”

    这是定式回答,婆子早就交代好的。

    几个头领住的都不远,花荣就在秦明隔壁,所以不出片刻就到了秦明那边。

    “敬之戒之,夙夜无违姑舅之命。”雷梅儿的兄长也在给他同样的忠告。

    外面有人将宋清等人迎了进来,又有人安排茶水、酒等供乐人饮用,还给了他们彩绸和一些小饰物。

    等这帮人吃饱喝足了,才又奏起来乐,这是在催促新娘上轿了。

    片刻,一群姑婆簇拥着雷梅儿出了门,一身青色的宽袖衫,手里还拿着一把扇子挡在脸前。

    宋清眼神都留着新娘子身上,浑然没有发现新娘子身边还有一条老虎。呃,插翅虎。

    一群姑婆牵着新娘走到了门口,唱道:“新娘领出门,礼多方才好。此不比寻常买卖,十万,绑一起才够。”

    宋清笑呵呵的道:“十万哪里够?一百万也不够!”

    高宠使了个颜眼色,宋清这才反应过来,也唱道:“自古以来,绅士不带金。”

    话音刚落,身边的随从在马前扔出了几十个红包,一群小孩子哄抢而至。

    又有两个妇人拿着簸箕在花轿周围撒了不少谷豆,这叫撒谷豆,是用来辟邪的。

    雷梅儿这才上了花轿,自有一个多子的伴娘跟在花轿旁边,这也是取个吉兆。

    几乎又做了一遍相同的事情,这才把花巧也迎上了花轿。

    将两个新娘迎到了聚义厅前,又有几个妇人撒了一边谷豆,看着宋清都有些心疼,这都是粮食啊!

    新娘下了花轿,伴娘递给了二人同心结,另外一头都是由宋清拿着。雷梅儿和花巧一左一右跟着宋清走进来聚义厅,此番公孙胜作为司仪,宋老太公坐在高堂之上。

    如此拜过天地和高堂之后,先有人领着花巧进了洞房,然后才有人领着宋清和雷梅儿进入他们的洞房。

    两人进了房间,这才开始夫妻交拜。交拜之后,伴娘走了过来,将两人的头发各剪下一缕,伴娘一边唱着诗句,一边将两人的头发结成了一个同心结,这就叫结发。

    结在了一起,放到了一旁,又有人拿过来了两个紫金钵,钵底用红绿丝线打着同心结,这就是合卺,也就是俗话说的交杯酒。

    只是若是以前的低度酒还罢了,不知谁将那酒换成了新酿造的神仙酿,差一点没呛到宋清。

    宋清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周边乐呵呵的吴用李逵等人,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可惜的是这种时候没人会当回事。

    雷梅儿也喝的满脸通红,宋清看的真切,霎是诱人。

    两人喝完了将紫金钵往地上一扔,众人看去,一仰一俯,齐声道“好兆头!”

    这是表示日后夫妻阴阳协调,带有明显的象征的意味。

    欢呼声平息,又有一个妇人端着一个小盘子走过来递给了伴娘,上面都是些饰物,这叫定情十物。

    伴娘先去下第一件手镯,便向新娘手上套,便吟道:“何以致契阔?饶腕双玉镯。”

    依次还有臂钏,戒指,耳环,香囊,玉佩,同心结,金簪,钗,裙。总计十样。

    定情十物完了就开始灭烛,在灭烛的时间里,所有的宾客都可以来刁难新人,这也就是闹洞房的前身。

    众人闹腾了一阵子,这才出去,只留下两人。

    “娘子,我们歇息吧。”宋清看着面如桃花的雷梅儿道。

    雷梅儿轻轻地移开了扇子,这叫却扇,只见雷梅儿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虽然是北方女子,却生的甚是精致。

    宋清看痴了,雷梅儿道:“相公怜惜。”

    宋清刚想化身恶狼,转念一想,又谨慎的在外面转了一圈。

    听到宋清出来,别人都跑了,李逵那厮还撅着个屁股在墙角听,宋清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了过去。

    又逛了两圈,见没人了,宋清才回到房中。

    **苦短自不为外人道也,**骤停,雷梅儿躺在情郎的怀里道:“相公,你去巧儿妹妹哪里吧,女儿家一辈子就这么一遭。”

    宋清狠狠的亲了一口道:“好梅儿,我真是爱霎你了。”

    雷梅儿摇摇头道:“相公,阎婆惜的事情让巧儿妹妹误会颇多,还是要和她好好解释才是。”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