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四十四章:包子局葱丝部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四章:包子局葱丝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江摇摇头道:“诸位兄弟都是被官府逼反之人,情有可原。但我宋江却本是郓城押司,深受皇恩,不能做这不忠不义之事,莫要再权,这一遭江州我非走不可!”

    吴用心道:这个押司好生虚伪,若是你真是为了宋廷当初为何还会放过我等?

    宋清点了点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妨哥哥到厅上歇息片刻再说话。”

    宋江摇摇头道:“四郎,我这一遭只为看望父亲,如今父亲也见了,我也该下山了,免得误了期限。”

    众人劝了片刻,宋江只是不依。

    一直不说话的吴用道:“押司哥哥既然有忠义之心,我觉得还是莫要坏了宋押司的前程。”

    众人这才作罢,宋清对着山寨的众头领道:“诸位兄弟,我哥哥蒙难,这一遭江州恐怕不下于千里之远,若让我兄长自己去,不光家父放心不下,就是宋清也放心不下!如今山寨各司其职,蒸蒸日上,想来宋清离上个把月也无大碍。”

    话还没说话,武松抢道:“哥哥不可!你是山寨之主,若是出了什么事,叫我等如何是好?”

    马上林冲,马下武松,果然都是忠义之辈啊!宋清暗叹一声,也不生气,对着武松道:“二郎莫慌,如今见过我的官军极少,画像也不像,恐怕就是东京城我也去的!”

    吕方却突然豪放的道:“哥哥这次小弟跟着你去吧,路过东京的时候再给他来上一把火!”

    有新上山的好汉,不知道东京放火的阮小七问道:“哥哥们莫要说一半,急煞我了。”

    吕方就一五一十的将宋清东京放火的事情说了出来,晁盖一拍大腿道:“想不到寨主如此胆量,怕是就差往金銮殿上走一遭咯!”

    众位头领被吕方一说,也不甚担心宋清了,林冲还是道:“哥哥此番不妨多带些人马,多带些银钱。”

    宋清哈哈一笑道:“不用,我有高宠天下都可去得!”

    这不是假话,高宠虽然练习的是家传的枪法,但是缺乏名家调教。林冲师从周侗,乃是当世一等一的名家,所以闲来无事的时候林冲就和高宠对练。若是一对一的搏杀,梁山还有几人能打得过高宠;若是一对一的对练山寨,只有只有林冲才是高宠的对手。无他,缺乏实战经验,但是不可否认,高宠确是已经踏入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受到宋清一激,高宠豪迈的站了出来道:“诸位哥哥放心,有高宠在,定保哥哥无忧!”

    吴用摇摇头道:“高宠兄弟的武艺我们都知道,但是双拳难敌四掌,还是将亲卫队都带上吧。此去路途遥远,路上还得有个照应的人,不妨将芹儿也带上,好有个给哥哥洗衣做饭的。”

    宋清苦笑着道:“这哪里是发配,简直就是去旅行啊!”

    终究拧不过众人,就连宋老太公也出来帮腔,他巴不得儿子带个女人上路。

    这般安排妥当后,宋清又道:“诸位兄弟,我去之后山寨大小适宜由林教头做主,军师为辅,大小适宜都由两位处置!”

    无论是林冲的威望还是吴用的智谋,早就令众人叹服,自然没有异议。

    “小可在江州有个至爱相识的,现在在江州充作两院押牢节级,姓戴名宗。本处人称他为戴院长,因为他有道术,一日能行八百里,人们都唤作他神行太保戴宗,此人仗义疏财,也算是个侠义之辈。吴用休封书信交予哥哥,一来到了江州也有个认识的,二来有什么事也可以让次然来报信,教众兄弟知道!”吴用又道。

    武松却道:“哥哥,你要下山送宋押司,我也要回清河一趟,去将我那兄长接来!”

    清河在梁山的西北方向,而江州则在西南方向,所以也顺路。

    宋清点点头道:“如此甚好,武松兄弟和我等一起出发也有个照应。”

    宋清大喜过望,即可命人准备行李,书信马车等物。如此远的路程骑马恐怕能累死个人,还是马车舒服。

    三辆马车,一车由宋江坐,一车由宋清坐,最后一辆放些衣物粮食水等物。剩余的人或是骑马或是驾车,如此这般收拾妥当,已经是中午了,奈何宋江走的心甚且,所以也没歇息,直接就出发了。

    无论是高宠还是宋清身上都有案底,但是这个时代受到技术限制,所以宋清等人便是去那客栈歇脚也是无妨。

    走了一日,第二日走到了一个十字口路口,武松停了下来,对着宋清道:“哥哥,前面就是十字路口了,哥哥此行数千里,还望哥哥一路保重。”

    人与人处都是相互的,因为前世的原因,宋清对于像林冲,武松,杨志这般汉子都是十分敬重,二十分爱护,所以这些人也都是掏心掏肺的对宋清。

    宋清从马车里面走了出来,道:“兄弟一路保重,路上莫要贪杯,若是遇到什么劫难,记着,先保存自身,回来再带着山上的兄弟找他算账!切记,兄弟为人忠厚,莫要轻信别人,路上的酒家少喝酒,喝酒前多张个心眼!”

    宋清还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见着絮絮叨叨的宋清,武松倒还是第一次见这般景象。心中十分感动,单膝跪下道:“哥哥珍重,武松去也!”

    那边宋江也走了出来,道:“二郎真乃是忠义之士!”

    宋清对着武松道:“去吧,我也想早日尝尝令兄的炊饼。”

    武松翻身上马,就此告辞。

    路还是要继续赶,宋清回到了马车中,芹儿却是有些受不了马车的摇晃,脸色发白。

    宋清道:“是不是有些难受?”治疗晕车最好的方法就是何人聊天,不要老是在意身体的痛处。

    芹儿点点头道:“奴婢有点头晕。”

    这般年纪不过是十五六,也就是上高中的年纪,正是后世父母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的小丫头片子。这丫头不光伺候自己的衣食住行,还要忍受自身的难受。

    宋清伸出手,像搂自己妹妹一般将芹儿搂在了怀了,宋清道:“芹儿你家中还有什么人?”

    芹儿面色通红,心也普通跳个不停,小声的答道:“我母亲还在,就在山寨洗刷衣物。”

    “你是哪里人?”把玩着秀发,在这个没有洗发露的年代,上面竟然还有一缕清香。

    “奴婢母亲原是东京人氏,在蔡太师府上包包子,后来被卖到张御史家中,张御史家中妇人善妒,将奴婢和娘亲送到了老家,交由大夫人。”芹儿和宋清说这话,腹中也没那么难受了。

    “在蔡太师府上包包子?那么手艺一定极好了,回到梁山我一定要尝尝。”宋清点点头,有这般本事怎可浪费。

    芹儿却道:“我娘才不会包包子呢!她只会切葱,她是包子局葱丝部的,其余的一律不会。”

    宋清愕然。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