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二十章:清河武松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章:清河武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清想了良久,还是心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被一群人吵醒了,本就是和衣而眠,宋清急忙起来一看,外面有一个妇人和那高宠的母亲吵的正欢。

    宋清只听到那妇人大骂:“我那兄弟走了,你看你这贱婢做下的好事!教这自己的儿子杀人就算了,还偷汉子!”

    高母回道:“那只是路过的客人,大嫂莫要吵了!”

    那妇人一边蹦一边不依不饶道:“和路过的客人就睡上了?你还真是败坏我家的门风啊!都来看啊!高宠他娘偷汉子啦!”

    宋清心中大概明白了几分,这时高宠从内室出来了。

    宋清急忙拉住高宠的手道:“贤弟,那泼妇是谁,怎可如此对令堂。”

    高宠无奈的摇摇头道:“那是俺大娘,俺父亲死后,俺大娘屡次想要把俺母子赶走,好霸占俺家土地。偏生大爷是个怕媳妇的,一切事都听俺大娘的。这次俺杀了人却给了她理由,又是长辈,俺是打打不得,骂骂不得。照实让人气恼。”

    宋清哈哈一笑道:“这泼妇侮辱我等罢了,还侮辱令堂,这番看宋清的。”

    说罢宋清便推门走了出去,林冲也醒过来,急忙跟上了宋清。

    宋清一出门这可是戳了马蜂窝,那妇人一看更加得意大骂道:“乡亲们都看看,这就是高宠他娘偷得汉子,一偷还偷了俩,真是把俺高家的门风败坏尽了!昨天晚上我就看到这俩贼配军进了高宠家,俺高家想当年也是有名望的家族——”

    宋清苦笑一声,好汉遇到这事该怎么办?当然是痛痛快快的一刀过去,宰了这泼妇再说。

    宋清看着喋喋不休的泼妇,抽出包中宝刀,一刀刺了过去,那妇人反应不过来,被宋清一刀刺死在地上。

    周遭有看热闹,一看出了人命都做鸟兽散了,有那机灵的急忙去寻乡中族老。

    高母看着宋清苦笑一声道:“大王好快的手,这一遭俺母子不上梁山也不行了。”

    高母唤过来高宠道:“宠儿,把咱家的马牵过来,咱们马上就走。”

    他家中却是一直蓄养着战马。

    宋清急忙道:“贤母子上我梁山却是弊寨上下蓬荜生辉。”

    高母和高宠也是个果断的人,牵过来马,也没收拾房中细软,两人一骑,和宋清林冲两人直奔而去。

    走了大概四五里,高宠放慢马速道:“娘亲为何昨日不愿意上梁山,今日却是愿意去呢?”

    高母抱着儿子的后背道:“今日这汉子杀了你大娘,她不比那李虎,李虎孤家寡人一个,民不举官不究的,除了那张家没人会找我们麻烦。你大娘他家中有人,必定会报官。这两个好汉自然不会留下来让他们捉拿,定会将咱俩拿去顶缸。咱们不去这梁山,等着被捉么?”

    宋清听到此言只道:这妇人好生了得。

    宋清停下马道:“高夫人,高贤弟,这一番我们还不能先回梁山,还得先去沧州一趟,会一会沧州的柴大官人。不妨让林教头护送二位先回梁山?”

    高母道:“大王休要顾及我们母子,俺们身强力壮,吃得了苦,况且大王身边不能少了人。和大王一起去沧州却也无妨。”

    宋清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一同去沧州吧。”

    一行四人走了大概五六日便来到了沧州城中,因为宋清等人骑的马快,官府还要走手续,所以城中还没有几人的画像。

    林冲引着宋清来到柴大官人府上,林冲前去叫了门子去通传。

    不多时一群人簇拥着一个富贵人走了过来,宋清定眼一看,中间那人三十四五年纪,一身穿金戴银,蓄着三道胡须,端是一表人才。

    这富贵人正是小旋风柴进

    走到近前柴进行了一礼道:“这位可是宋押司的兄弟宋清?”

    宋清急忙回了一礼道:“正是小人,尊下可是柴大官人?”

    柴进扶起来宋清道:“正是小可。我道昨日便有喜鹊临门,原来是贤弟来了!”

    宋清急忙把身边的林冲高宠介绍了一下,柴进却是认得林冲的,不由得出言道:“林教头莫不是在梁山住的不便意?”

    宋清看了看四周道:“哥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柴进点点头,让伴当将行李马匹带了下去,自己拉着宋清的手来到了大堂上。

    这柴府外面看起来并不十分华丽,里面却是别有洞天,假山瀑布,阁楼花园,这般望去竟然看不到头。宋清心道:这柴进好大的财力啊!

    上好了茶,宋清行了一礼道:“哥哥,此番都是小弟的过错。”

    柴进急忙扶了起来道:“兄弟莫要多礼,何事尽管说来。”

    宋清急忙将自己在清风山落草,而又上了梁山之事说了出来。

    却是只字不提林冲火并王伦之事,只道自己兄弟气愤之下杀了王伦。

    其实在林冲心中以为宋清带他来沧州是为了拿他来赔罪的,毕竟王伦是死在了林冲刀下。但是宋清在和柴进的交谈中只说是自己的兄弟打死的王伦,令林冲心头一轻。

    柴进听罢沉思片刻,心道:这王伦已经死了,我犯不上为一个死人得罪这宋江的兄弟,况且人家这般却是给了自己好大的面子。

    想罢,柴进道:“我没想到这王伦竟然如此小气,还以为这厮是个汉子,如此火并了也大快人心!”

    说罢柴进把管家唤进来道:“快快准备好酒宴,今天我和宋清兄弟不醉不归!”

    管家急忙去准备,柴进又道:“贤弟上了梁山,令兄没有上山么?”

    宋清摇摇头,道:“俺父亲年迈,俺兄长便在郓城照顾父亲。”

    看着柴进疑惑的眼睛,宋清又道:“柴大官人有所不知,我父亲早些年便把我告出了籍,因此却是不怕那州府长官难为我家人。”

    柴进陪着宋清说了约莫有半个时辰的话,那边管家来报:“主人,宴席已经备好了。”

    柴进点点头道:“宋贤弟,林教头,高兄弟,请!”

    宋清等人和柴进来到了吃酒的阁楼上,阁楼早就备好的酒菜,足足有一二十样,端的丰盛!

    宋清道:“大官人盛情,这么多酒菜我等怎吃的完。”

    柴进哈哈一笑道:“不妨事,我叫上几个好汉一同和贤弟吃酒便是。”

    说罢管家便下去叫人,不多时边上来几个大汉。

    柴进指着前头的一个大汉道:“这位是清河武松。”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