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十九章:渤海郡王之后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九章:渤海郡王之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林家娘子身子骨弱,再加上没有必要折腾,宋清就命吕方带着众人回梁山去了,自己和林冲还是去沧州。

    不是宋清故意拆散人家夫妻,只是林冲来过沧州,见过柴大官人,好说话便是了。

    宋江和柴大官人的交情却是宋江去沧州的多,柴大官人未曾来过郓城。

    行了大概有四五日,刚过去濮阳。这两天晚上没有月亮,因此只能白天赶路,晚上休息。

    这天大概酉时刚过,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宋清林冲也放慢了马速,准备找一村落,借宿于此。

    两人望着炊烟走,不多时就找到了一个村庄

    这个村庄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

    宋清看着一间房间还亮着灯,宋清面善,林冲脸上又有金印,因此是宋清前去叫门。

    不出片刻,门开了,出来的却不是人,而是一杆约莫有腕口粗细的长枪朝宋清刺来。

    幸亏的是林教头眼疾手快,朝着宋清踢了一脚,这长枪才没有刺到宋清身上。

    林教头踢完宋清急忙抽出马背上的蛇矛,朝屋里冲去。

    林教头还没走到门口,里面却走出来一个汉子,和林冲差不多身高,也是八尺上下,脸上带着一个狰狞的面具,**着上身。

    两人一个是用丈八蛇矛,一个是用长枪,都是长武器,因此那人一出门就和林冲交上了手。

    这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刚一交手,林冲就感觉到这厮好大的力气啊,恐怕不下于鲁智深!

    林冲和鲁智深是结拜兄弟,因此林冲直接拿鲁智深来比较。

    鲁智深何等的力气?倒拔垂杨柳的力气啊,没想到这小村之中竟然藏着如此的好汉。

    宋清没有反应过来两人就打了起来,宋清一看,好像林教头还落在了下风!

    宋清恐怕林教头有失,急忙道:“好汉还请住手,我兄弟二人路经贵宝地,只为求借宿一晚。”

    那汉子哈哈一笑道:“莫要哄骗俺,你定是那张家派来杀俺。”

    一听声音,年纪不大,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宋清又道:“我二人若要杀你为何还敲门,等你睡熟了再去杀你岂不美哉?”

    那少年一想,这才住了手道:“却是俺误会了好人了。”

    那少年也不客套,直接道:“我前几日杀了人,你们若是不怕就来住上一晚吧。”

    宋清和林冲对视一眼,宋清道:“杀个人而已,怕得了什么?”

    二人把马绑在了门口,跟着那少年走了进去。

    屋里的摆设极其简陋,反倒是堂中间供奉着一个灵位。

    那少年将面具供奉在灵案上,转过头来对着林冲道:“这位兄台好生厉害的武艺啊!”

    林冲苦笑一声道:“若不是俺兄弟叫了停手,今日我就要败在了你手中。”

    宋清看着灵案,不由得出言问道:“我叫宋清,我旁边的这位兄长乃是豹子头林冲,不知好汉姓名?”

    那少年一听林冲,急忙道:“原来是林教头,早就听闻教头的大名!这位宋兄弟却是没听过名号。”

    宋清苦笑一声,若是宋江在此,恐怕这少年纳头便拜了吧?

    林冲急忙道:“俺这兄弟便是那山东郓城及时雨宋公明宋押司的兄弟,现在做了那水泊梁山的第一把交椅。”

    那少年也耿直,道:“及时雨莫非是那宋江,小人有所耳闻,只是未曾得见。”

    少年顿了顿又道:“俺叫高宠,父亲早亡,前两日俺和那村口李虎起了口角,那厮却扛不住俺三拳两脚,被俺打死了。这李虎虽然是孤家寡人,但是那大户张员外却是李虎的舅舅。他非得逼俺拿出二十两银子,俺家如此的穷,哪里拿得出来。俺娘却想着带俺去浙江投奔俺舅舅,本想着明日就走,所以才把你们当成了张员外派来阻拦俺的人。”

    高宠!这就是说岳第一好汉高宠!连挑十一辆铁滑车,在挑第十二辆时,战马疲惫倒下,掀他于马下,被铁滑车压死的高宠!

    想不到竟然真有其人,既然有高宠,那么日后肯定能见得那一位精忠报国的将军了。

    不知后世有多好英雄豪杰视那位将军为偶像,那位将军的气节鼓舞了一代又一代人。

    宋清心中正思索着,屋后走出来一个四十余岁的妇人,那妇人道:“宠儿,这是何人?”

    宋清定了定神,从包裹里面拿出来一锭金子道:“我和林教头本是路过此地前往沧州找柴大官人,因为天色渐晚,所以前来借住一宿。我听闻了令郎的事情,这是五两金子,足堪够那张员外的了。”

    那妇人却道:“常言道,无功不受禄,这金子却是我母子万万不能收下的!”

    宋清心中暗叹,没想到这高宠的母亲却也如此的知晓事理,这五两金子照实不少了,换成大钱也得有五万。

    林冲对着高母道:“大嫂有所不知,我这兄弟他亲哥哥便是那号称山东呼保义,郓城及时雨的宋江。他兄弟二人最好结交江湖好汉,仗义疏财,大嫂可放心收下。”

    那妇人又道:“有什么事能让我母子二人效劳的?”

    林冲看了一眼宋清道:“我本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我这兄弟本来也是良善人家。只是因为这世道,官逼民反,这才竖起那替天行道的大旗,在梁山落草为寇。贤母子与其在这乡间受这般鸟气,何不如与我等一起去梁山大碗吃酒,大块吃肉?”

    高宠很是意动,但是高母却道:“俺这乡间妇人不懂什么八十万禁军教头,只知道父母给的清白的身躯,万万不能落草为寇,做了强人。这金子我们不能收下,恁二人今夜在外屋睡吧,明日一早,你们走你们的便是。”

    高宠想说话,却被高母狠狠的看了一眼。

    宋清道:“不妨事,这些金子与我不堪一提,却能救贤母子,收下便是了。”

    高宠看了母亲一眼道:“娘,这两位都是江湖上有名的好汉,这般待我,我想和这两位哥哥一起去梁山。”

    十六七的年纪最是崇拜江湖好汉,总想着扬名立万,更何况身负绝学的高宠。

    高母怒道:“高宠!是不是恁爹死了,你不听为娘的话?你祖上乃是渤海郡王,你怎可放着好好的良人不做,去做那强人?”

    高宠平日里最听母亲的话因此道:“俺知道了。”

    高宠不再说话,宋清林冲二人也不便再劝,毕竟人家都这般说了。

    在高母的安排下宋清林冲二人在外堂和衣睡下,宋清却是心中一直有点失望,像高宠这样的好汉如果不能收到梁山实在太可惜了!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