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十四章:出了此门,莫要再来了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四章:出了此门,莫要再来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林冲大怒道:“吕头领差矣!俺今日只为诸位兄弟义气为重,这才火并了这厮,林某实在无心谋取山寨之主的位置。你让俺做这山寨主,传出去岂不惹天下人耻笑!诸位若是让林冲来做,林冲唯有一死!现如今我有一言,不知诸位肯不肯依我?”

    众人齐道:“教头所言我等安敢不从?愿闻其详。”

    林冲却指着宋清道:“我本是东京禁军教头,遭遇变故到了此地,王伦心胸狭隘,又无甚本事,只知道妒贤嫉能,因此林某才火并了他。我却不是这山寨之主的材料,我荐一人——宋清兄弟,有勇有谋,力克青州军,和他兄长都是天下闻名的仗义疏财之辈,可做第一把交椅,诸位可有意见?”

    众人皆道:“谨遵林头领。”

    宋清推脱再三,林冲花荣等人都是劝宋清,这才作罢。

    宋清坐定后,花荣道:“林教头本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文武全才,德才兼备,可坐第二把交椅!”

    林冲摇摇头道:“秦总管武艺不下于林冲,当坐第二把交椅。”

    秦明却道:“我不过是手下败将,安可坐的这第二把交椅,花知寨和林教头选一人坐便是。”

    三人你让我,我让你,一时间竟是无人做这第二把交椅。

    宋清道:“既然我坐了这第一把交椅,我有一事林教头可愿依我?”

    林教头笑道:“头领尽管说来,林冲莫敢不从。”

    宋清道:“教头与我等有恩,当做这第二把交椅。”

    林冲再三推辞,终究应承下来,坐了第二把交椅。

    众人商议半晌,往后依次排开是花荣,秦明,黄信,燕顺,吕方,杜迁,宋万,朱贵。共计九员头领。

    众人排好了座次,大家商议如何新建房屋,安排守备之事。

    商议完后宋清又道:“诸位兄弟,我等皆是因为朝廷昏庸无道才落得此地,并非那杀人放火的丧心之辈,所以我想派人缝制一面旗子,上书四个大字挂在咱聚义厅前。”

    秦明问道:“敢问哥哥是那四个字?”

    如今宋清也算是当上了大头领,再叫小郎君终归不妥。

    宋清看着外面道:“替天行道!”

    郓城-宋家庄。

    “三郎,外面有人敲门,你去看一看。”宋老太公对着儿子喊道。

    正是休沐日,所以宋江在家。

    “哎。”宋江应道。

    宋江摸索着穿上衣服,走到大门前打开门,却是宋清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四五个人。

    宋江定眼看去,有花荣还有一些生面孔。

    宋清问道:“兄长,父亲睡下了吗?”

    宋江白了一眼道:“父亲却是刚睡下,却被你吵醒了。”

    宋清带着众人来到宋老太公屋里,刚一进门宋清就跪下道:“父亲大人,孩儿不孝。”

    宋太公屋里摆着许多成亲用器具,礼品。宋清直感觉自己亏欠这个父亲良多。

    宋老太公刚披上外衣就道:“我的儿,快起来,没事,一切有父亲。”

    宋清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宋清跪在地上将自从去青州以后的事情说了出来。

    宋老太公对着宋江道:“三郎,你先出去,我和清哥儿有话要说。”

    宋江点点头,带着花荣等人来到了外面,备上茶水和众人说话自是不提。

    “我本以为你是受人蛊惑才想要去那梁山落草做强人,想着给你娶一房妻室,让你心性稳定下来,这事也就完了。你的本事我知道,远不及你兄长。谁料想这端短短十几日便做下如此大的事情,原是为父看走了眼。”宋太公倚在床沿说道。

    “父亲”宋清刚想说就被宋太公打断了。

    “也许这就是命吧,既然上了山,就不要挂念我这个糟老头子了,若是真如你所说打下一方基业,我便是死了也是笑着的。”宋太公笑着道。

    “只是苦了你那兄长,他一心想在官场上打拼,你说的养匪自重那一套在我看来全都行不通,你兄长又不是军官,怎么可能呢?”宋太公看着宋清道。

    良久,宋太公接着说道:“这一遭你我还需要断绝关系才是正理,你兄长也是个吃钱的无底洞,你把家里的粮食命人都拉走吧,操持这么大的一个山寨,不能缺了钱粮。家里的金银你也多取走一些,给我们留下日常用度的便可。”

    宋太公说完长叹了一口气:“恐怕我们亏欠雷氏兄妹颇多,本来都定下了婚约,在六月初三晚婚,也就是半个月后。”

    宋清道:“这全是我亏欠他们兄妹二人的,我自会去找他们,只是父亲,那花荣的妹子与我情投意合,我想娶她为妻。”

    宋太公却是极为开明的说道:“雷氏兄妹不是个不通晓事理的人,只管好言相劝便是。至于那花家妹子,只要为人清白,你想娶便娶,喜欢就行。”

    宋清看着宋太公,却是又想起了害的宋江入狱的另外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目前应该就在郓城县,应该早做谋划。

    宋太公道:“早些年你兄长当押司的时候,我告了你兄弟二人忤逆,出了籍,如今想来还是多亏把你也告了。”

    官贵吏贱,当小吏容易被人整,以至于连累家人。当时许多家中有小吏的都告到州府长官那里,取了凭证,无论何时都连累不到家人。

    宋清哭着磕了几个头,这个老人这么大的年纪还要为自己操心,实在不易。

    “我的儿,你的路凶险无比,以后三思而后行。来拉粮食的就找几个眼生的,装作买粮食的便可。还有,这宋家庄你不要再来了!我怕你再来的时候庄官府在庄上已经备好了强弩。为父年纪大了,你那兄长又无后,若有一日官府将我二人抓了起来威逼与你,你尽管放手施为。”宋太公枭雄之资,到了这般时候却免不得小儿女作态。

    宋清只是点头,却说不出话来。

    “把眼泪擦干,莫要让你那些兄弟小嘘。出了此门,莫要再来了。”宋太公长叹一声道。

    宋清狠狠的磕了几个头,出了门去。

    花荣等人在门外和宋江说话,宋江有心事,却一点不显在脸上,只管陪几人喝茶吃点心。

    “四郎。”宋江看着宋清道。心中已然翻江倒海,这兄弟这般作为却把自己放在了火上炙烤。说他去见官吧,又坏了兄弟义气,不让他去见官吧,自己前途堪忧。

    宋清跪下给兄长磕了几个头道:“哥哥,俺就走了,父亲全凭恁照料。哥哥若是有事只管去李家道口找朱贵兄弟,我这一去,却不知何时才回到这庄子。”

    宋江苦笑着点点头,看来自己父亲和兄弟谈妥当了。

    “兄弟去吧,家中一切有我。”宋江静静的道,站在月光下。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