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五章:小李广花荣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小李广花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却只觉耳边一痛,原来宋清只割去了燕顺的耳朵,并没有取其性命。

    燕顺茫然的看向宋清。

    “宋某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燕头领待我不薄,只是还望头领日后不要在做此丧心病狂之事。”宋清看着燕顺说道。

    其实自己是手一直在发抖,根本拿不稳刀子,生长在红旗下的少年让他去杀人还是有些难度,更何况要连杀三人!

    燕顺长叹一声道:“公子高义,小人铭记在心。”

    宋清点点头又道:“王英,郑天寿之流荼毒本地百姓久已,还请燕头领解散山寨,将山寨金银粮食分与本地百姓。”

    燕顺捂着耳朵道:“小人知道了。”燕顺不敢再言语。

    宋清从王英身上割了一块布递给燕顺道:“包上吧。”

    燕顺抬起头来深深的看了宋清一眼,没有说话默默的包在了耳朵上。

    当时已经是四更时分,正巧便有巡逻的小喽啰走到大厅门口,却看到了这渗人的一幕。

    昨日绑的那少年坐在桌子上,抱着一把刀,浑身都是鲜血。二头领和三头领倒在地上血泊之中不知死活。大头领也满头鲜血的站在一旁。

    好死不死的那少年抬起头看了小喽啰一眼,把他吓了一哆嗦。小喽啰不敢再看,径直的走到燕顺身前道:“大王……”

    燕顺抬起头道:“把山寨的人都叫起来吧。一个不差的都叫到厅前。”

    宋清看了一眼燕顺道:“燕头领自己处理吧,宋某这就告辞。”

    燕顺目送宋清走出山寨,心中阴晴不定,这个少年不一般呐……

    宋清骑上马匹,慢慢的走了大概几里地后,来不及辨别方向便疾奔起来。说来也巧,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寨子,上面写着清风寨三个字。宋清心中紧绷着的弦一松,从马上下来,吃了几口干粮,喝了半壶清水,然后就瘫坐在地上,这一夜凶险无比,尤其是最后自己离开山寨的时候,倘若当时燕顺命人来追,自己恐怕就是有十条命也落不下好。

    幸甚,还好挺了过来。杀王英和郑天寿并非宋清临时起意。宋清读水浒的时候便看过关于王英的叙述,这厮好色,吃人肉,贪财好色最强梁,放火杀人王矮虎。整一个心里变态,妄称好汉!

    这种货色人人得而诛之!宋江却为了笼络人心,还将扈三娘嫁于王英,实在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宋清休息了片刻,才朝清风寨走去。有那早起的猎户看到宋清一身是血,急忙围了过去道:“好汉为何一身是血,所来清风寨为了何事?”

    宋朝大多时候一个庄子基本上都是一个宗族,即使偶有外姓多半也有姻亲关系。受到唐风影响,宋人对宗族也是极为看重,往往把宗族看的超过国家。这种风气到了明朝尤甚,到了明代甚至有皇权不下乡的说法,那么乡里由谁治理呢?多半是三老之类的族中长辈管理,这更加重了宗族对于个人的影响,直至到了近代才稍微消减。

    话说这猎户看到宋清满身鲜血也是吓得不轻,但是自己的宗族父母就在清风寨中,如何让其不上心?

    “小人昨日遇到贼人,被我手刃后溅在身上的血。小人所来清风寨是来找花荣花知寨,不知阁下可否为我指路?”宋清拱手道。

    猎户松了一口气,随即带着宋清来到了花荣门口。

    花荣有早起练箭的习惯,眼神格外好的他大老远就看到了宋清,待宋清走到跟前,花荣放下弓箭急忙走到宋清面前。

    花荣是何等人物,自然看的出来宋清身上并无伤势,便道:“尊驾莫非是宋公明的兄弟宋清?”

    前两年花荣还在宋家住过几日,因此还记得宋清。

    宋清点点头道:“正是宋清。”说罢从包裹中拿出来书信递给了花荣。

    花荣接过书信后对宋清道:“四郎快去洗个澡,换身爽利的衣服再来与我吃酒。”

    宋清笑着点点头,还吃酒,昨天吃了一夜的酒。

    花荣家中并不太大,只有七八间房屋,一目了然,花荣随手一指道:“那间房屋便是洗澡的居所,四郎自去吧。”

    时值盛夏,并不需要烧水,用凉水洗一洗身上,便是最爽利不过的了。

    花荣自顾自的看起了宋江的书信,宋清径直走到那间房屋。

    却说花荣有一小妹,年方十六,昨夜酷热难忍,出了一身的汗,正欲早起洗个凉水澡,散一散暑气,谁料想进入水中,就有一浑身是血的汉子闯了进来。花小妹又羞又恼,顾不得走光,拿起旁边的木勺便朝宋清扔了过去。宋清刚走进来,就挨了这么一勺,加之昨夜一夜疲惫,眼冒金星竟然晕了过去。似乎晕过去之前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心中只道:好大……

    宋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感觉身上换了身衣服,还比较清爽。起身来到门外,却见花荣正在射箭。

    花荣的箭法以力道著称,所以才被冠以小李广的诨号,李广箭法?那是相传可以射石搏虎的劲射!

    只见花荣开了十余箭不见疲态,宋清不由得拍手笑道:“花知寨好箭法!”

    花荣回过头来亦是笑道:“贤弟可要多练练枪棒,打熬打熬力气!”

    宋清听得云里雾里,只能点头称是,至于早晨的事,宋清自知理亏,不敢追问。

    “我已经命人备下酒席,今晚便和四郎不醉不归!”花荣放下弓箭道。

    花荣备下的酒席多是山间野味,甚是丰盛,宋清也是饿急眼了,大快朵颐的吃下了几块肉和才和花荣说起来话。花荣不以为意,绿林汉子本就该如此,如果太过于注重繁文缛节,还算什么好汉?

    宋清大概讲了一下自己昨夜在清风山的经历,花荣抚手笑道:“四郎好胆识!那燕顺王英作乱一方,愚兄下面兵卒太少,不然愚兄早就去剿灭这窝强人了!贤弟这可是替愚兄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宋清点点头道:“这窝强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吃人肉,实在是丧尽天良!”

    花荣又道:“公明哥哥书信中写到,让你在我这里好生玩上几日,今日先好生休息,明日我便和四郎逛一逛这青州城。”

    一顿饭吃的宋清舒舒服服,正和花荣说话间,忽听得一声:“狗贼,纳命来”,宋清亡魂大冒。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