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巫师备忘录 > 67、怀疑

巫师备忘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67、怀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克拉佐交给阿卡丽娜的清单是哈雷开具的,上面写的都是市场上买不到的药剂材料。

    哈雷信奉那句话:所有东西都有它存在的价值。

    所以他想把自己手中的药剂配方都炼制一些成品出来,一方面为了练手,另一方面为了以备不时之需。

    阿卡丽娜收起清单后,达尔文和阿尔巴斯说要去庄园转转,给她和克拉佐制造了一个独处的机会。

    两个人说了一些关于教育小孩的话,就在克拉佐想对阿卡丽娜做点什么事情的时候,拉尔文走了进来。

    “殿下,我们该走了。”拉尔文躬身说道。

    阿卡丽娜微笑着向克拉佐道别,然后便离开了庄园。

    觉得非常扫兴的克拉佐想让人把哈雷叫回来,继续跟他进行对战训练,却被闯进来的阿卡丽雅拉走了。

    阿卡丽雅吃了那头长尾鲸的肉之后,也进阶成了伪黄金战士,最近一段时间,她每天都要来找克拉佐比试。

    他们走进比武场的时候,阿卡丽娜正在赶往王宫的路上。

    “殿下,”拉尔文对阿卡丽娜说道:“我们真的要为那个巫师学徒提供药剂材料么?”

    “怎么了?”阿卡丽娜问道。

    “我现在可以确定,博得就是他杀的。”拉尔文说道:“前天,我去博得的家看过,他的家被人仔细的搜寻了一遍,那人找到了博得的密室,拿走了一些制作药剂的工具。”

    “我们在木槿花庄园中找到了那些药剂制作工具。”阿尔巴斯接着说道:“那上面有博得的标记。”

    木槿花庄园就是哈雷现在住的庄园,也就是阿卡丽娜送给哈雷的那个庄园。

    “我虽然没在博得家中找到释放巫术的波动,但在一扇被拆下来的门上找到了巫术破坏的痕迹。”拉尔文见阿卡丽娜不说话,又说道:“那是爪子一样的痕迹,我怀疑那个人就是我们要找的死灵巫师。”

    “你是说克拉佐的朋友,”阿卡丽娜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说道:“就是我们要找的死灵巫师?”

    拉尔文和阿尔巴斯一起点头。

    “哈雷在王宫,”阿卡丽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们可以问问他。”

    此时,哈雷正在和小国王理查德一起品尝那些糯苓囊。

    “你是说这些就是海族人喝的酒?”小国王抿了一口,眯着眼睛笑呵呵的说道:“味道不错。”

    哈雷和小国王说了跟海族交易的事情,还把那些盛满了酒的糯苓囊送给了他。

    小国王有一些私房钱,哈雷于是建议他把这些钱投资在糯苓囊上,等海族人来了之后跟他们交易。

    “我需要接见他们么?”小国王很想见见哈雷说的那些奇形怪状的海族人。

    “不用专门接见,到时候我带你去找他们玩。”哈雷告诉小国王:“我父亲说,他们给我带了几个鲉人奴隶,到时候我把他们都送给你。”

    鲉人是一种只有巴掌大小的海族,他们身上长数条手指长短、色彩艳丽的背鳍,还能唱出很动听的曲调。

    在海里,弱小的鲉人是天生的奴隶,他们依附在实力强大的海族人身旁,通过清理他们身上的污垢谋生。

    他们两个正说的起劲儿,一个内侍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陛下,摄政王殿下回来了。”

    小国王立刻手忙脚乱起来:“她现在在哪儿?”

    “他们刚离开木槿花庄园。”内侍说道。

    “快,快把这些糯苓囊藏起来。”小国王慌里慌张的抱着一枚糯苓囊在屋子中乱转。

    哈雷示意小国王别慌,然后把桌子推开,用匕首把下面的地砖撬起来一块,并挖了一个洞,把那些糯苓囊丢了进去。

    “照原样弄好,”哈雷吩咐那个内侍:“等过几天再好好处理一下里面,把它修成一个小藏宝库,以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就可以放在这面。”

    小国王理查德狠狠的抱了抱哈雷,他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哈雷。

    “陛下,摄政王殿下要见哈雷少爷。”一个内侍跑进来说道。

    阿卡丽娜在自己的会客室接见了哈雷。

    “我叫你来,”阿卡丽娜犹豫了一下,决定直话直说:“是想问你一件事情,这件事很重要,你要发誓,绝不说谎。”

    “如果我不想说,”哈雷想了一下说道:“可以不说么?”

    “可以。”阿卡丽娜说道。

    “那好,我发誓。”哈雷右手抚胸,庄重的说道:“我以一个骑士的荣誉发誓,绝不向阿卡丽娜阿姨说谎。”

    我不是骑士。

    哈雷在心中说道。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句实话也不对阿卡丽娜说。

    “你父亲有个很厉害的朋友,你知道么?”阿卡丽娜问道。

    “知道。”哈雷说道:“我们一起打过仗。”

    那个巫师,其实是哈雷和克拉佐一起虚构出来的人物。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阿卡丽娜追问。

    “我们征缴海盗的时候,一个侏儒至强者杀了我外公,他和我们一起杀了那个侏儒。”

    “那个侏儒是怎么死的?”

    “是我射死的。”

    “你那时候多大?”

    “七八岁吧。”

    “七八岁?”

    “嗯,具体几岁我记不清了。”哈雷的声音低了下来:“我母亲死的早……”

    阿卡丽娜一想到哈雷孤苦无依的样子,心中又悲苦起来,沉默了一会儿才问道:“你一直没有继母么?”

    “没有。”哈雷赶紧说道:“父亲说不想找个不疼我的继母。”

    “你可以当我的继母么?”哈雷问道:“还有阿卡丽雅阿姨,我父亲很喜欢你们。”

    “也许你们可以给我生个弟弟。”哈雷见阿卡丽娜不说话,继续说道:“他将来可以继承我父亲的家业,我想我是无法从贵族学院毕业了。”

    “别瞎说,你是老大,咱们家的家业自然由你继承,”阿卡丽娜回过神来,说道:“再说我是贵族学院的院长,你怎么会毕不了业!”

    阿卡丽娜忽然发现自己说的话有问题,脸一下子变红,赶紧问道:“那个人后来一直跟你们在一起吗?”

    “嗯,”哈雷用力点头:“我们后来还一起杀死了好几个至强者,最厉害的是一个怪人,他有一只很厉害的大鸟,那只大鸟长了一对长长的耳朵。”

    “他是怎么杀死那个怪人的?”阿卡丽娜问道。

    “那个怪人是我射死的。”哈雷的话让阿卡丽娜有些无语。

    “他没动手么?”阿卡丽娜问道。

    “他用一面很大的光盾挡住了大鸟吐的火球,”哈雷故意把阿卡丽娜往远离死灵巫师的方向引:“然后用一个爪子样的斗气技抓死了那只大鸟。”

    “那个爪子是什么样的?”阿卡丽娜觉得自己找到了重点。

    “和我的手掌差不多大,”哈雷比划了一下,说道:“速度很快,一下子就把那只大鸟的心掏了出来。”

    “后来我请他给我演示过,那对爪子就像他的手,非常灵巧,能做很多事情。”哈雷很羡慕的说道:“我想跟他学,但他说我学不会。”

    “后来,他让我把那只大鸟吃了,”哈雷想了想,又补充道:“他说吃了那只鸟,我以后会变得很强大。”

    “他说的没错,你现在不就很强大了么?”阿卡丽雅认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又和哈雷闲聊了几句之后便放他离开。

    “或许我们判断错了,”拉尔文和阿尔巴斯从会客室中走了出来:“因为博得的缘故,那个巫师可能不信任我们,他应该得到了博得的笔记,估计刚刚晋升二级,不可能是那个死灵巫师。”

    “嗯,”阿卡丽娜说道:“我也这样认为,所以我准备向克拉佐提供那些材料。”

    “好吧,”拉尔文和阿尔巴斯表示同意:“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你们说?”阿尔巴斯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这孩子会不会就是那个巫师?”

    拉尔文和阿卡丽娜愣了一下,然后几个人互看一眼,一起笑了起来。

    这个无限接近真实的笑话很好笑,至少对他们来说是这样的。

    哈雷在付出了一千多枚源力结晶之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材料,但他没有立即开始炼制药剂,而是装了一阵子乖孩子。

    他需要时间确定巫师秘会是不是在悄悄的关注自己。

    闲着无聊的哈雷开始在庄园里乱逛,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克拉佐的秘密,确切的说,是克拉佐和阿卡丽雅的秘密。

    这两个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混到了一起。

    哈雷曾经不止一次的看到他们肩并肩的坐着聊天,克拉佐的手还常常在阿卡丽雅的身上揉揉捏捏,最近的一次,他们两个居然还接吻了。

    为了确认他们的关系,哈雷找到了拉尔。

    拉尔冒着生命的危险潜入他们幽会的场所,而后告诉哈雷一个消息:克拉佐和阿卡丽雅确实有一些亲密的行为,但还没走到最后一步。

    哈雷决定帮帮他们。

    阿卡丽雅这段时间在庄园中吃饭,有时候会亲自下厨,烹饪一些菜肴。

    这天午餐的时候,阿卡丽雅炖了一锅肥美的牛腩,特意给哈雷盛了最大的一块。

    “谢谢,阿卡丽雅阿姨。”哈雷道了谢,一边用刀切割牛腩,一边对克拉佐说道:“父亲,你和阿卡丽雅阿姨,什么时候结婚啊?”
巫师备忘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