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巫师备忘录 > 35、决斗

巫师备忘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35、决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一大早,克拉佐独自进了城。

    他说要去拜访一些老朋友。

    哈雷原本想跟着去来着,但他感觉克拉佐很愤怒,于是取消了这个打算,他不想招惹这种状态的克拉佐。

    哈雷带着侍从们去了营地边上的小市场。

    跟随迁移队伍行进的商团,也已经进驻了这个市场,他们在市场周围建立一些货仓和商棧。

    来市场交易的人越来越多,一些服务性的行业,也出现在市场之中。

    例如戏剧团、马戏团和其他一些行业。

    哈雷站在一个戏剧团前面,饶有兴趣的那些演员们演戏。

    那是一种类似歌舞剧的表演形式。

    几个穿着鲜艳衣服的演员在舞台上咿咿呀呀的又唱又跳,他们在表演上古时期的英雄故事。

    观看戏剧的都是些闲人,其中以小孩子居多。

    孩子们从来都是最投入的观众。

    哈雷跟那些孩子们站在一起,非常仔细的观看。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听到真正意义上的音乐。

    哈雷算是比较喜欢音乐的人,但仅限于听,他的音乐天赋很糟,尤其是唱歌的天赋,更糟。

    骑士团的辎重队伍中倒是有一个乐团,但他们只会演奏一些不适合活人听的礼仪乐曲。

    骑士们偶尔也会唱一些歌,但没什么曲调,沙哑的嚎叫才是那些歌曲的主旋律。

    那种歌曲听了之后会让人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克拉佐曾经让一个半夜里唱歌的骑士叼了一整天袜子……从此之后,除了克拉佐就再也没人唱歌了。

    哈雷一边抿着酒,一边静静的听。

    这里的音乐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很怪异,却好听。

    哈雷想把这个戏剧团带走,他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让罗克去跟他们谈谈。

    哈雷还看到市场中有一个马戏团。

    一个带着马鞍形帽子的小丑,正挥舞着鞭子训练一只四眼貘。

    四眼貘是一种肥嘟嘟的,长着四只眼睛的小兽。

    这种小兽长着圆溜溜的脑袋,脑袋上挤着四只眼睛,配上鼻子嘴巴眉毛胡子,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四眼貘挨了打之后,五官会抽抽到一起,再加上一瘸一拐的躲避动作,看上去非常的滑稽。

    马戏团的观众主要是小孩子,时不时地被四眼貘滑稽的动作逗得哈哈大笑。

    熊孩子们可没多少同情心,他们的观念中只有好笑和不好笑。

    哈雷对这种虐待动物的马戏没多大兴趣。

    不过,他也不会强行制止这种行为。

    哈雷认为每种人,每种物都有自己的存在方式,只要他们自己觉得快乐就好。

    至于被打的四眼貘……谁让它是四眼貘来着。

    哈雷看了那只四眼貘几眼就走了,没多久便皱起了眉头。

    就这么短短的几步,他至少看到十几个人在路边小便,甚至还看到一个人在两块石头中间大便。

    哈雷立即失去了闲逛的心思。

    他回到营地,立即把罗克叫了过来,在一张兽皮纸上画了一个简单的市场规划图,让罗克带着少年骑士团接管市场。

    这个世界的人和国人一样,习惯服从强权。

    在少年骑士团的棍棒之下,市场秩序仅用一个小时就建立起来。

    哈雷规范市场可不是为了当城管收费用。

    他现在揣着三万多金币,看不上这点小钱。

    哈雷只是单纯的不喜欢混乱而已。

    太阳落山的时候,克拉佐披着鲜血从苏洛卡达城归来。

    他似乎进行了一场战斗,十二颗头颅沿着他战马的马鞍系了一圈。

    这些头颅就是当初废了迪达克等人斗气的十二位真白银级职业者的头颅。

    “还少一颗,”克拉佐跳下马,把那些头颅解下来扔到地上,对闻讯而来的迪达克等人说道:“森达是个懦夫,他背弃了他的战友们,独自逃进了霍达克公爵府。”

    “明天我再去找他,我不会放过他的。”克拉佐拍了拍迪达克的肩膀:“那些施加给我们的羞辱,必将用鲜血洗净。”

    迪达克等人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克拉佐这样做,实际上是一个人在挑战整个公爵府。

    所有人知清楚,这其实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

    黄金级职业者是职业者的顶峰没错,可那只是职业者体系的顶峰,并不是天下无敌。

    大陆上能够杀死黄金级职业者的东西太多了。

    例如毒药、各种机关陷阱、特殊的武器……

    能够杀死黄金骑士的,还有巫师。

    巫师的存在对于大家族来说,并不是秘密。

    以霍达克家族的底蕴,可以轻易的找到这些。

    第二天……

    第三天……

    第四天……

    克拉佐每天都在霍达克公爵府的门口堵着,但森达·霍达克始终不敢应战,霍达克公爵也毫无动作。

    他们在暗中筹备能够对付克拉佐的东西。

    克拉佐为迪达克等人复仇的事情,骑士团的人已经传遍了。

    哈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兴奋。

    他不认为克拉佐会遇到什么危险,于是专门跑过去给克拉佐出了一个羞辱森达·霍达克的点子。

    哈雷让克拉佐征用了市场中的那个戏剧团。

    翌日,霍达克公爵府大门前的小广场上,出现了十二个骑士装束的人,他们身上满是鲜血,头颅在手中拎着。

    这是那些戏剧团的演员们在扮演那些被克拉佐杀死的骑士们。

    因为克拉佐接连在此挑战森达·霍达克的缘故,很多好事而无聊的贵族跑到这里观看。

    他们从早到晚呆在这里。

    霍达克公爵的威信并不是很高,苏洛卡达城有很多贵族反对他,只不过他对军队抓的很紧,反对他的贵族们不敢有所动作而已。

    克拉佐挑战霍达克公爵的行为让他们非常兴奋。

    特别是今天,克拉佐终于要搞事情了。

    贵族们围了一个半圆,看那些扮演成骑士们的演员们表演。

    演员们很投入,一边哭,一边唱:

    “森达少爷啊,我们为你流尽了血,你却背离我们而去啊,看着我们身首两分……”

    “森达少爷啊,我们为你失去了头颅,你却不肯安葬我们的尸骨,任由它被虫蚁啃噬……”

    “你羞辱了比你强大的人,却不敢面对他的怒火,只敢躲在温暖的床上,在侍女的陪伴下抱着枕头……”

    演员们一边唱,一边做出往霍达克公爵府爬行的动作。

    一个头上插满饰物,脸上浓妆艳抹的女性演员,从不远处扑了过来。

    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上面用很大的字体写了森达·霍达克的名字。

    这个扮演克拉佐的演员站在那些在地上爬行的演员前面大声哭唱:

    “我是森达·霍达克,神给了我男人的身子,却给了我女人的心……”

    “我好害怕啊,我真的好害怕,鲜血溅上了我的衣衫,尿液玷污了我的长裤……”

    “我好害怕啊,我真的好害怕,我的心中充满了恐惧,我的身体沾满了污秽……”

    “啊~~”这个演员突然看到了克拉佐,立即尖叫起来:“克拉佐,是克拉佐,他在这里……哦,救我,救救我吧……“

    戏子扮演的森达扑在那几个扮演骑士的演员脚下:“救救我,救救我吧……我,我会给你们生孩子……”

    哄~~围观的人们哄笑了起来。

    那个扮演森达的演员,很会制造气氛,立即扑到一个笑的最欢的胖子的脚下,高叫:“救救我吧,我会给你生孩子……”

    “你不是男人的身子么?”那胖子很配合,狂笑着大声说道。

    “我,我可以割了……”女演员怯懦的说道。

    她的话又引起一阵爆笑。

    明白的人都知道,克拉佐和霍达克公爵闹到这个份上,最后能活下来的只有一个。

    这个人是霍达克公爵的可能性极小。

    克拉佐可不是单纯的黄金骑士,他是白银骑士团的团长。

    由黄金骑士率领的白银骑士团,在王国的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

    只要克拉佐和骑士团呆在一起,能够战胜他的人还真的不多。

    演员们的喧闹声还没有落下去,霍达克公爵府的大门突然打开,森达·霍达克铁青着脸,全副武装地出现在门口。

    一支标枪挂着白蒙蒙的斗气飞向那个扮演他的女演员。

    克拉佐信手一挥,那支标枪就被打了回去,钉在霍达克公爵门口的牌匾上。

    演员们见势不妙,一个个迅速跑到克拉佐的身后。

    森达看着克拉佐惨笑一声,仰首灌下一瓶药剂。

    他的身体猛地膨胀起来,皮肤被巨大的力量撑的爆开,整个人变得鲜血淋漓。

    森达的肩膀、额头、手肘、脊背等关节处都长出了狰狞的骨刺……

    “恶魔,他是恶魔!”有的贵族惊恐的叫出声来。

    “是恶魔之血药剂,”有人很冷静的说道:“他喝了恶魔之血药剂!”

    森达似乎很痛苦,血红的眼睛瞪着克拉佐,身上腾起金黄色的斗气。

    在药剂的刺激下,他居然进阶了。

    “啊~~”森达一声大吼,整个人化成一道光箭,朝克拉佐飙射过去。

    克拉佐毫不畏惧,挺着盾牌迎了上去。

    冲锋!

    龙牙突!

    森达的样子非常凶悍,然而外表与实力差距太大,只一个照面就被克拉佐接连两个技能炸成了碎片。

    克拉佐用骑士枪挑起了森达的人头,跨上了战马。

    “你们几个,以后就跟着我吧,”克拉佐对那几个演员说道:“我的队伍,正好需要一个戏剧团。”

    其实这个戏剧团早就被骑士团收编了,克拉佐这样说,是为了绝掉霍达克家族的报复念头。

    公爵府的仆人们关上了府门,连森达的尸体都没有出来收拾。

    大陆上有种传说,接触过恶魔的人会终身受到诅咒。

    克拉佐冷笑了一声,带着戏剧团的人走了。

    自始自终,霍达克公爵府的重要人物都没有露面。

    霍达克公爵并不是一个隐忍的人。

    自己儿子死在门口,他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非常的反常。

    事出反常必为妖。

    克拉佐回到营地之后,立即下达了进入战争状态的命令。
巫师备忘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