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巫师备忘录 > 31、巫师手札(2)

巫师备忘录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31、巫师手札(2)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蛮风向克拉佐讲述了他遇到巫师的事情。

    蛮风是灵魂行者,他的性格和那些憨厚老实的普通牛头人大相径庭。

    他不喜欢一辈子窝在部落中,也不喜欢那种单调沉闷的生活。

    蛮风喜欢旅行,喜欢冒险,喜欢这种四处游荡。

    当他成为六级图腾战士,觉醒了萨满天赋的时候,便离开了部落。

    他擅长制作药剂,在冒险者中名气颇大,被称为无瞳行者。

    有一次,他在霍达克山脉的深处采药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两个人悬在空中对峙。

    一个是狼族人,一个是人类。

    两个人的打扮很古怪,都穿着长袍,带着尖尖的帽子。

    他们说着蛮风完全听不懂的语言。

    蛮风不傻。

    他知道这种会飞的人实力强到他无法想像。

    蛮风很想走,但那个狼族人凶狠的瞪了他一眼,蛮风的腿立刻软了,即不敢上前,也不敢离开,只好老老实实的站在旁边。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打了起来。

    他们战斗的余波,把好几座山都炸的粉碎,最后狼族人死亡,人族的那个重伤濒死。

    与此同时,蛮风也在进行他一生中最艰苦的战斗。

    他在拼命地逃命。

    蛮风的所有潜力都被挖掘出来,以免自己被战斗波及。

    兽族的人都崇拜强者,蛮风也不例外,于是出手救了那个濒死的人类巫师。

    所谓的救治,也就是给他灌了几瓶自己炼制的疗伤药剂而已。

    蛮风的药剂对人类巫师的作用不大,却把他从濒死的边缘拉了回来。

    人类巫师从腰间的布袋中取出一瓶药剂喝下,很快便恢复了伤势,随后向蛮风表示了感谢。

    蛮风这才发现,这位人类巫师是一个长的很有阳刚气概的女性。

    人类巫师告诉蛮风,她和那个狼族人都是一级巫师,那个狼族人是狼族的领袖,自己则是大陆的守护者。

    狼族人是王国所有族类的公敌。

    他们不事生产,专门以抢劫为生,所有族类在他们眼中,都是奴隶。

    这点和鼠族人很像,但狼族人有强大的实力,可以把他们的想法付之于行动。

    狼族人一直被这个人类巫师约束在山里,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直到这个狼族巫师从海对岸回来,他想带领狼族人走出大山,于是向她这个守护者挑战。

    如果狼族人赢了,他就是大陆新的守护者。

    还好人类巫师赢了,并杀死了狼族巫师,否则整个大陆都有跪伏在狼族人的爪牙之下。

    蛮风听的云三雾四的,但至少明白这位人类巫师阻止了狼族,拯救了大陆。

    拍马屁是所有智慧生命的天赋技能,尽管很多人不承认。

    蛮风也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耿直的牛头人,但此刻却把一生中的恭维话全部说尽了。

    人类巫师很高兴,从那个死掉巫师的布袋中掏出不少东西送给他,说是为了感谢他,还说这些东西对蛮风都很有用,很值钱。

    这些值钱的东西中就有这本巫师手札。

    此外,那个巫师还传授了蛮风一些关于炼制药剂的技巧。

    就凭这些技巧,蛮风炼制的药剂是王国最好的药剂。

    “那个巫师离开的时候,”蛮风现在说起来,仍是一脸惊惧:“撕开了霍达克山脉的天空,形成一个黑漆漆的,萦绕着雷电的裂缝,然后他跨进去消失了。”

    “真的么?”克拉佐的声音有些颤抖,如果儿子掌握的真的是巫师的力量的话……

    “真的。”蛮风的声音很低沉:“我从不说谎。”

    或许是这个话题太沉重,两个人都沉默了,静静的等着哈雷和蛮海的比武开始。

    哈雷背后背着弓和箭壶,手中拎着骨色的长棍,大步走进竞技场。

    这场比武,他志在必得。

    蛮海站在哈雷对面,他也极渴望赢得这场战斗。

    他以往的对手都是蛮兽,还没有真正和人交过手。

    和父亲一样,蛮海也是个红棕色的牛头人,但他不是灵魂行者,黑色的眼睛很亮,很有神。

    蛮海比哈雷高了半个头,标志性的牛角还未长成,弯如半月的牛角顶端秃秃的,镶着几枚黄金饰物,那是他身份的证明。

    他的鼻子上穿了一枚金色的鼻环,脸上涂抹了几道白色的油彩,神情郑重。

    “我叫蛮海·铁角。”蛮海抡了抡手中的战斧,瓮声瓮气的对哈雷吼道:“我会把你打的连你爸爸都认不出你来!”

    蛮海说道很粗鲁,这并不代表他对哈雷有什么恶意。

    这只是兽族人在竞技场上最普通的问候语。

    哈雷却生气了。

    他受的教育和蛮海不一样。

    骑士们总是告诉他,要尊敬对手。

    虽然他们在战场上做的比蛮海要过分的多,但那是在战场上。

    日常比武的时候,他们非常注重骑士礼节。

    哈雷没说话,朝蛮海行了一个骑士礼,然后横握着长棍摆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蛮海有些懵了,他不明白哈雷为什么朝他行礼,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举起战斧呐喊着朝哈雷猛扑过来。

    裂地斩!

    哈雷闪身躲开,跟着一转身,棍子朝蛮海的双腿扫去。

    说起战斗经验,哈雷可比蛮海丰富的太多了。

    蛮海最多不过猎杀了几只青铜级蛮兽,哈雷却足足有两年的时间呆在战场上。

    只一会儿的功夫,蛮海就被哈雷砸了好几棍。

    蛮海只会三个战斗技能,第一个是裂地斩,第二个是铁甲。

    铁甲是一种防御技能,能够在身体外面形成一个坚硬的战甲,防御力比坚壁稍弱,但胜在全面。

    也就是因为这个技能,蛮海才没有被哈雷重伤。

    哈雷的力气可不小,那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之一。

    蛮海有点急躁了,他的战斧挥上砍下,怎么也够不着眼前这个小个子人类。

    他哞哞地叫着,发动了他刚学会的技能,蛮牛冲撞。

    蛮牛冲撞并不是一个很好攻击技能,它如果没有碰到阻拦物的话,会因巨大的惯性作用,向前冲很远。

    有经验的图腾战士,多用这个技能来接近或者追击敌人。

    蛮海却用它来撞击哈雷。

    哈雷只是一个转身,便躲了过去。

    蛮海则哞哞的叫着奔向远方。

    哈雷曾经被拉尔训练了好久,虽然不能学习刺客技能,但躲避、藏匿这类通用技能还是学的很好的。

    蛮海从远处跑回来,又被哈雷敲了几棍子,气的哇哇大叫。

    “哞!”蛮风终于看不下去了,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声。

    他在提醒自己的儿子冷静。

    克拉佐瞥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蛮风的行为,已经属于干涉比武的行径了。

    克拉佐很理解他,并没有追究。

    因为哈雷如果处在蛮海的位置的话,他可能做的比蛮风还要过分。

    所谓的骑士荣誉,对于克拉佐这样久经沙场的人来说,随时都可以践踏。

    蛮风的吼声带着震慑的作用,蛮海终于沉静下来,不再乱用战斗技能,而是利用自己身高力大的优势,和哈雷战在一处,竟然逐渐搬回了劣势。

    哈雷的身体素质,毕竟只相当于黑铁巅峰的职业者,他的攻击对铁甲附身的蛮海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

    他会的技能只有光盾和火网,它们的威力太大了,哈雷不打算使用。

    标准版的光盾连克拉佐也无法击毁,标准版的火网则可以把一件白银级装备瞬间熔化。

    这只是比武,不是生死相搏,否则蛮海早就死好几回了。

    在哈雷眼里,蛮海只是皮糙肉厚而已,没有一点战斗技巧。

    蛮海可不只是皮糙肉厚,他的体力还很充沛,虽然一直被哈雷压着打,但斗志丝毫不减。

    如果一直这样的话,比武很可能作为平局收场。

    这可不是哈雷想要的。

    他决定让蛮海再次愤怒起来,这头小牛犊还不会调控自己的情绪。

    过于激烈情绪对于正在战斗的人来说,往往是失败的开始。

    哈雷有意的攻击蛮海身上那些对疼痛敏感的部位。

    例如大腿、尾巴根,脖子等部位。

    蛮海躲不开哈雷的攻击,被击中了好几次,疼的哞哞直叫。

    哈雷一棍子又戳在蛮海的大腿上,差点命中蛮海的子孙根。

    蛮海踉跄的退了几步,怒吼着发动了蛮牛冲撞。

    哈雷侧身躲过,蛮海再次奔向远方。

    哈雷把棍子插在地上,摘下了弓,缓缓地拉开了弓弦。

    强大的杀意从他身上荡漾出来。

    喧闹的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

    只有蛮海奔跑的声音在啪嗒啪嗒的响。

    哈雷还不会收敛自己的气势。

    铁角部落的人最多也就是打打猎而已,很多人被哈雷那种凛冽的气势吓住了。

    唯有蛮风例外。

    他以为哈雷向杀掉自己的儿子,握着战斧冲进了竞技场,惊怒交加地挡在哈雷和蛮海中间。

    “哈雷少爷,我们输了。”蛮风并没有出手,只是死死的盯着哈雷手中的弓:“你的位阶,根本就不是什么黑铁巅峰,至少在白银之上。”。

    “爸爸,”蛮海不满的走到蛮风旁边:“我还没输呢,再说,他的弓上没有箭……”

    哈雷慢慢地放下弓,松开弦,朝蛮风笑了笑,说道:“我是骑士团的重弓手。”

    比试就这么结束。

    蛮风拉着不明所以的儿子回了自己的帐篷,看样子要好好修理一下自己的儿子。

    克拉佐早在蛮风冲进竞技场的时候就揣着赌注跑了。

    哈雷赢了比试,并没有多兴奋。

    这种欺负小孩一样的比武,让他觉得有些羞愧。、

    他撵走了那些向自己欢呼的少年骑士团成员们,径直向自己的帐篷中走去。。

    克拉佐早就在哈雷的帐篷中等着他了。

    “这是你要的巫师手札。”克拉佐把哈雷想要的东西丢给他。

    “我不识字。”哈雷拿起手札翻了翻,脸色很不好看。

    哈雷总是忘记自己是一个文盲的事实。

    “我早就说要认字来着,”哈雷恼羞成怒,气愤的对克拉佐大叫:“你总是不让!”

    “啊,哈哈,”克拉佐打着哈哈,越说越觉得心虚:“认字这种事情,慢慢的自己就会了……啊,我去找蛮风,把他所有关于巫师的东西都弄过来。”

    克拉佐飞也似得逃出了哈雷的帐篷。

    哈雷盘坐在地毯上,拿着那边巫师手札一遍一遍的翻,越翻越觉得恼火。
巫师备忘录》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