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带刀禁卫 > 0001:流星飞过

带刀禁卫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0001:流星飞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凌晨四点的洛杉矶静悄悄,身材削瘦的中国留学生杜格走过清晨的詹斯台阶路,来到位于罗伊斯礼堂旁边的小山坡。

    经过与达伦科里森的一番搏斗,他已经精疲力尽。

    他顺势躺在山坡的柔软草地上,抬头仰望尚未散去的星空。

    “听说今天有流星雨。”

    他嘀咕了一句,可看不出天空有任何下雨的迹象。

    杜格是UCLA安德森商学院的大二留学生。

    他在大一学年就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为此,学校将他安排到特别的四室一厅宿舍,房间里还住着其他三名全额奖学金学生:遗憾的是,这三位并不是靠学业成绩,而是靠篮球。

    他们分别是UCLA的王牌后卫达伦科里森、超级中锋凯文乐福,以及球队3号替补控卫拉塞尔威斯布鲁克。

    凯文乐福是个不错的白人大个子,低调,沉稳,不爱夸夸其谈。

    拉塞尔威斯布鲁克也很单纯,除了穿衣品味让杜格感到头疼之外,他满足作为死党的一切要求:实际上,就连杜格目前广为流传的英文名字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然而…达伦科里森,这位NCAA的五星球员,校队的超级核心,他太骄傲自大了,眼睛里放不下任何室友。并且,他总是把客厅公众区域弄得乌烟瘴气,还经常带不同女伴回来,他的卫生状态与生活状态让有洁癖的杜格无法忍受。

    一年时间内,两人大大小小闹了不下20次矛盾。

    肢体冲突都有七八次。

    每次都是旗鼓相当,达伦科里森虽然身体素质更强,但杜格更灵活,而且他还学过武术,知道打什么地方最痛。

    于是,双方一直维持着旗鼓相当谁也弄不死谁的态势。

    今晚,激烈的矛盾又发生了。

    达伦科里森在上周日打出现象级的表现,拿下22分11次助攻6个篮板,赢得大量NBA球探的关注,甚至还上了《灌篮》杂志的封面。这让他兴奋不已,不断的拿自己的名字与勒布朗詹姆斯或者OJ梅奥相提并论,并且不止一次在寝室里宣称:等着瞧吧,老子马上就是NBA球员了,老子马上就要成为千万富翁了,你们这帮loser等着坐在电视前可怜巴巴的看着我走上麦迪逊花园的颁奖台吧。

    他总是这么口无遮拦,每个人都不喜欢他。今晚他招揽了大量女学生到寝室开派对,将客厅弄得七零八碎好似垃圾堆。

    在狂躁的音乐中,气愤的杜格转身将他的套套抹上辣酱。

    凌晨三点,科里森的房间传来一声惨叫。

    然后冲突开始,双方大打出手……。

    ……

    风儿轻轻吹过树梢,法国梧桐发出沙沙的声响。

    遥远的天边悄悄露出了太阳的光芒。

    躺在草地上的杜格觉得一切美妙极了。

    他虽然是商学院的高材生,但他很有音乐人的气息。

    他下意识的轻轻哼唱:“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我手一杯,品尝你的美。留下唇印的嘴。花店玫瑰,名字写错谁。告白气球,风吹到对街,微笑在天上飞。你说你有点难追,想让我知难而退……”

    最近,杜格脑袋里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冒出一些旋律与歌词。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次车祸导致的:三个月前,他在贝弗利山庄大道被一辆改装过的高底盘悍马撞到脑袋,倒在地上,车子从他身上开过,由于底盘较高,并没有被压死。反而在晕晕糊糊中感受时间都变得虚幻。

    最后,漂亮的金发女生将他叫醒,杜格一再确认自己没事,尽管她提出要送杜格去医院检查。但杜格急着赶飞机回国,只留下名片就离开了。

    从那之后,杜格看新闻或者其他资讯的时候,三不五时的就会产生错觉:这件事情我好像经历过一次。

    他询问过很多人,包括威斯布鲁克。

    大家都不觉得奇怪,威斯布鲁克甚至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听着,斯努比。这是即视现象,又称即视感。就是未曾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仿佛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

    “心理学家还指出,人们有时根本不需要真实的记忆,大脑内部就有可能自己制造一种熟悉的感觉。”

    威斯布鲁克的容貌以及他浮夸如同非主流的打扮很难让人相信他能说出这么有学识的话语,杜格特意去找了心理学方面的书,确认这不是孤例后,总算心安理得了下来。

    星罗密布,夜色静美。

    “唱的真好,我应该去伯克利音乐学院啊。”

    杜格自顾自的说道。

    很小的时候,歌手出身的母亲就培养他在音乐方面的天赋,他在十一岁那年就获得了钢琴专业十级的证书。

    一双纤细修长的手让国内的钢琴大师直赞这是上天的恩赐。一定要收杜格为关门弟子。

    可惜,他的父亲,浙东省著名房地产商杜可风先生并不希望他的儿子成为一名古典钢琴演奏家,他希望杜格攻读金融学,将来成为金融巨头,他受够了被人称作土大款的‘屈辱’,他希望儿子比那些批评自己的人更洋气。于是,他将杜格送到世界排名第二的UCLA安德森商学院深造。

    老实讲,杜格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从小他就习惯被妈妈安排,学钢琴,学跳舞,学武术,学小提琴,他从不反抗,而且每一样都能学到很精通的水准。

    关于他父亲将他送到安德森商学院,他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抱怨。

    只是。

    “未来,我要做什么呢?”

    他的眼睛望着天空,心底第一次对未来产生疑问。

    天空上的星星、月亮甚至天边还有一丝丝太阳的影子,宁静的夜空保持诡异的平衡,万千星辉没有闪烁哪怕一下。

    连老天爷都给不了我答案吗?

    杜格忽然有些沮丧。

    这时,眼前骤然一片火光疾驰而来。

    只见从天而降一道炙热的耀眼火球。

    “我靠!不会真的是流星吧!”

    杜格正要爬起赶紧逃……轰!

    一道炙热的暖流直接击中他的身体,他意识一懵,再也不能动弹。只受到身体里面的滚烫灼伤,仿佛被放在一千度高温炼炉里焚烧。

    而比焚烧更加痛苦的是,四肢百骸,无论是筋骨、皮肉、还是血管里面,都在疯狂的流淌着炙热的钢铁洪流。

    我要被高温液化了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死神来了’?

    杜格万念俱灰,他已经不敢想象的父母得知自己失踪后会有多伤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耳朵里传来拉塞尔威斯布鲁克的声音:“斯努比!你在哪儿?斯努比!”

    我还没死?

    他逐渐模糊的意识猛然惊醒,求生意识极度强烈起来,他发现自己身体里的钢铁洪流好象没有那么滚烫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它融入身体自动降温,还是自己意识已经接近麻木的缘故。

    他尝试着动弹身体,却发现根本无法移动。

    这时,拉塞尔威斯布鲁克看到了他。

    “嘿,我说斯努比,今晚你干得太棒了。现在达伦去了医院,还有他那个该死的姘头。现在,我们应该探讨下一步行动了,你说,我们是先把电话打给他妈妈,还是先打给他的未婚妻?或者给霍兰德教练?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取代他校队首发的位置了。”

    拉塞尔走过来:“你躺在这儿干嘛?不怕流感病毒吗?”

    他伸出手,试图将杜格拉起。

    杜格拼命眨眼睛,想让他放弃。

    茫茫一片黑暗,威斯布鲁克哪里看得清杜格的眼部动作,他伸手拉住杜格,刚准备用力将他拉起来……忽然,一股暖流疯狂的从他掌心涌入。当下,他感觉到身体内部一阵暖洋洋,舒服的好像在泡温泉。

    随着钢铁洪流涌入威斯布鲁克的身体。

    杜格的身体终于恢复了一些知觉。

    大概20秒后,钢铁洪流在维斯布鲁克体内循环一周,又重新回到杜格身体,此时他身体里多了一些维斯布鲁克的肢体特性,并且体内奔腾的能量也不再那么狂暴,好像能动弹了。

    多亏了拉塞尔,如果不是他过来帮忙过渡一下,可能真的要爆体液化了不可。

    威斯布鲁克晃了晃脑袋,他把杜格拉起来:“斯努比,你刚才有没有觉得身体暖洋洋的,很舒服?”

    杜格跟着摇摇头,脖子却被晃动的咯咯作响:“没有啊。”

    “我怎么感觉身体好像被上帝赐福,洗涤一番似的。现在我充满能量,恨不得马上去球馆疯狂暴扣。”

    威斯布鲁克越说越兴奋,然后他撒腿就跑…杜格明显感受到他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

    威斯布鲁克越跑越激动,各种变向,各种冲刺,各种起跳!

    五分钟后,他跑过来,满脸激动:“嘿,斯努比,瞧见了吗?我比之前更快更强壮了,我再也不会被科里森用身体欺负了,我现在只想赶紧把那个该死的混蛋叫到球场,让他见识一下我的力量。”

    “一年多的艰苦训练终于收获。鲍比说得对,只要每天苦练,一定会由量变产生质变!”

    拉塞尔威斯布鲁克踌躇满志,高兴极了。

    杜格想笑一个表示祝贺,却发现自己连笑容都变得格外僵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拉塞尔的身体素质全面升级,我却变成了一个半人半铁的钢铁机器人?

    ……
带刀禁卫》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