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08章 最后的守护者(上)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008章 最后的守护者(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恕我冒昧。”眼看两人就圣骑士的问题展开了辩论,兰洛斯当即强插一脚,成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既然你们意见不合,不如跟我说说看,或许我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呢。”

    未来的人类圣骑士组织可是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痕迹,兽人战争中大放异彩的白银之手,亡灵天灾头痛不已的血色十字军和银色黎明,以及重建后的白银之手成为对抗燃烧军团的主力!

    兰洛斯若是能跟他们打好关系,简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现在机会摆在眼前,他怎么可能放过?!

    正如法奥所说,兰洛斯是他见过第一个将近战和法术融合得恰到好处的凡人,由他来提供意见,或许能从客观方面给出有效的帮助。

    “当然,对于这件事,你一定比我们更有发言权。”

    朝大主教点头致意,兰洛斯将刚刚深思熟虑的想法娓娓道来:“据我所知,圣光是信仰的力量,它的意义不止怜悯,同样在于正义、公正。”

    “依靠怜悯和牺牲守护正义固然可敬,但若能在邪恶伤及无辜之前实施惩戒,岂不是更为有效?”

    兰洛斯的话让法奥陷入了沉思,而洛萨显然十分认同他的观点,不断点头附和。

    然而这并不足以说服大主教。

    在很多人心里,医生的手是用来救人的,而不是杀人。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梦想主义,虽然不好评论是非,但这确实算是一种信仰。让大主教改变信仰,可不是两三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

    幸好,兰洛斯还有底牌。

    “我曾走遍大江南北,有幸结识了这样一位伟人,这是他送给我的礼物。”兰洛斯的手指轻抚额头,一抹淡淡的金光悄然绽放,清晰勾勒出一朵火苗的图案。

    两双眼睛直勾勾注视着精灵法师的额头,洛萨和法奥的表情如出一辙,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

    “这怎么可能?!”

    异口同声的惊呼让周围的宾客下了一大跳,洛萨还好,看到法奥大主教这般模样,下半辈子跟子子孙孙可有的吹了……

    “圣光在上!”随着兰洛斯平复提尔印记的力量,法奥也终于回过神来,好不容易恢复冷静,又立刻追问,“能否告诉我,你口中的那位是谁?现在在哪儿?”

    兰洛斯遗憾地摇了摇头:“他已经将一切都献给了正义。”

    闻言,法奥心中的火热彻底冷却了下来,缓缓闭眼低下了头:“愿圣光护佑着他。”

    精灵法师的面容很是压抑,仿佛在强忍着什么情绪。在洛萨和法奥看来,他似乎在为他口中的那位伟人悲戚,纷纷在心底给他打下了重情重义的标签。

    事实?

    提尔和圣光的关系,应该是他用奥术和正面的精神力量创造了圣光吧?夸张一点儿来说,他都可以被称为圣光之父了,而且在人类社会,绝对没有任何人会反驳。

    让儿子保佑老子,这……

    “老师。”

    正当兰洛斯快要憋不住的时候,一个与法奥嗓门相仿,但明显年轻的声音突然靠近,使得三人的注意力纷纷放在了来人的身上。

    精灵法师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感受到他心中的悸动,漂浮在身后的艾露尼斯身上的光辉也悄然凝聚了起来。

    一切只因为,那个正处秃头危机的中年牧师,法奥的弟子,光明大教堂大主教,本尼迪塔斯!

    经历过大灾变版本的玩家可谓是对其印象深刻,那为骇人听闻的,暮光教父!

    似乎察觉到什么,本尼迪塔斯的目光投了过来,虽然有些疑惑为何兰洛斯这般模样,但他依旧还是保持着风度,朝对方露出了和蔼亲近的淡淡微笑,随后立刻靠近法奥,低声商议着什么。

    “真是忙碌的一天,我想,我必须得离开了。至于你的意见,我一定仔细斟酌。”朝兰洛斯和洛萨微笑致歉,法奥便带着本尼迪塔斯缓缓走远。

    看到这一幕,兰洛斯紧绷的神经逐渐松懈了下来。他的脑海中突然回想起儿童周青铜龙对血精灵孤儿的一句评价,不必为他将来所做的事或者想做却没做的事而负责任。

    不管本尼迪塔斯日后是否真的会版依暮光,至少现在,他是光明大教堂的大主教,是造福千千万人类的圣光先知。不提自己杀了他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洛萨和法奥,一个半只脚踏入传奇,一个在传奇领域浸淫多年,他可没有能力在两人面前击杀对方。

    至于证据,本尼迪塔斯的身份一直到大灾变后期才被揭露,那个时候,死亡之翼只差一点就能完成灭世的目标。

    他可不会那么自大地认为自己有能力抓住这只老狐狸的尾巴。

    至少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还有眼前的任务需要注意。

    想到这里,兰洛斯收回了视线,恰好看到了两位大主教身边的洛萨。方才由于对圣光的讨论而回想起提尔之墓的遭遇,兰洛斯的脑海里浮现起了索拉丁大帝的身影,那位走向末路的人类英灵,以及后者对自己的请求。

    安度因·洛萨,除了是暴风城爵士、皇家近卫、铁马兄弟会会长之外,更是当今世界,索拉丁血脉唯一的正统后人!

    奎尔扎拉姆便是那个时代的遗物!

    “还有什么事吗?”察觉到对方神情变得有些古怪,洛萨皱了皱眉,很是直白地提出了问题。

    沉思了一小会儿,兰洛斯摇了摇头。有关提尔之墓的事情包含了自己太多的秘密,再加上现在任务为重,实在不是什么开诚布公的好时机。

    虽然依旧有些疑惑,可洛萨并不是乐于纠结的人,摇了摇头,很快回到了莱恩国王的身边。

    至于兰洛斯,则是悄然锁紧了眉头。

    那个黑袍法师,不见了?!

    正当他试图搜寻目标踪迹的时候,视线边缘突然闪过一抹黝黑的色彩,一截柔顺的黑鸦尾羽。

    ————————————

    即使夜幕降临,暴风城的喜庆氛围也丝毫没有减少。相反,由于黑夜掩盖了那些破损的房屋和城墙,整个城市俨然一副歌舞升平、国泰民安的太平盛世模样。

    兰洛斯站在暴风要塞一处宽大的阳台上,由于墙壁的阻隔,身后的喧闹声在他走到这儿时,变得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投影,如梦似幻,听不真切。

    晴朗的夜空下,皎洁的明月好似给这个世界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纱,安宁祥和的观感,以及入春初始依旧冰凉的晚风,彻底抚平了兰洛斯的心绪。

    “我不记得我认识过你。”

    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突然在身边响起,引得兰洛斯立刻转过头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黑袍法师坐在了阳台边上,比夜色更加暗淡的披风在空中轻轻飘动,柔顺光滑的黑鸦尾羽仿佛燃烧起来的黑色火焰,不断跳跃、翻腾。

    神秘莫测。

    这个形容词第一时间出现在兰洛斯的脑海里,然而对方就像是心有感应,还不等他开口,竟是自己动手掀下了兜帽:“但我知道,你认识我。”

    微卷的棕色长发直达肩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晚风的原因,乍一看给人一种杂乱邋遢的感觉,但那张俊朗的面容打理得十分干净。白皙的肤色与浑身阴暗的装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微微皱起的眉头和如墨的眼眸,更是加深了他与生俱来的阴郁气质。

    “兰洛斯。”没有去接对方的话,兰洛斯坦然一笑,朝对方伸出了友谊之手。

    如此反应,倒是让麦迪文有些意外。他知道兰洛斯是提瑞斯法议会的一员,也知道他的目标就是自己,不过在自己的印象中,提瑞斯法议会个个都是眼高于顶的家伙。进自己地盘,可是连门都不带敲的!

    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个精灵法师面对自己近乎直白地挑明表现得如此平淡。

    或许是惊讶,也或许是其他原因,麦迪文并没有接受对方的善意。兰洛斯显然早有预料,淡淡然一笑,若无其事放下右手,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尴尬:“我知道,之前去拜访你的那些人都太过鲁莽,或许给你留下了很多不好的印象。”

    “但千万不要被第一印象蒙蔽,我们可是抱着十足的诚意来寻求合作的。”

    “合作?呵呵……”麦迪文笑了,但是那冰冷的弧度,仿佛连晚风都给直接冻结,“我可不会跟一群无礼之徒同流合污。”

    兰洛斯的眉头悄然一紧。

    提瑞斯法议会的作为虽然的确有失风度,但还不至于沦落到对方口中那么不堪。显然,艾格文已经将议会的所作所为告知了他。

    这并不难想到,前任守护者的后半生可一直都在东躲西藏中生活,甚至连自己的丈夫和儿子都没有见面机会,用苦大仇深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尽管这种情绪的源头来自黑暗泰坦的腐化,但一切已成定局,艾格文和提瑞斯法议会的矛盾,不容调和!

    而现在,这种矛盾遗传到了她的孩子身上,随着议会前些天的鲁莽行动,更是彻底激化。

    “虽然我也觉得不大可能,但我还是要问这个问题。”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兰洛斯将那双紫色的秘法眼对准了麦迪文的视线,“你愿意加入我们,承担起守护者的职责吗?”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