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03章 特殊待遇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003章 特殊待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古拉巴什之战给予暴风城不只是濒临国破家亡的伤痛,拜拉瑟恩·乌瑞恩,更是战死沙场。

    尽管暴风城重建的任务并未完成,但这并不影响前任国王葬礼的进行。白色的帆布挂满了各大建筑的屋檐,整个城市看起来庄严肃穆,压抑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而这种气氛在皇室居住的暴风要塞之前,更是浓郁。

    看着跨越运河的桥梁上来来回回的武装巡逻,兰洛斯并没有擅闯的想法,他可不想因为自己引起达拉然和暴风王国的政治纠纷,不过有的人并不这么想。

    ‘不过是一些穿铁皮的废物而已,一记奥爆术就能全部放倒,用得着看他们的脸色?’

    ‘我可不想把这次行动搞砸了。’

    ‘切,一群无名鼠辈就把你拦住了,说出去真是招人耻笑。’

    ‘……难道我当年单枪匹马独闯暴风城的壮举也要跟你细说吗?’

    不等艾露尼斯继续发牢骚,兰洛斯果断拉紧了腰包的绳索,同时也切断了跟对方的精神沟通。当然,只是暂时而已。作为当初能在蓝龙巢穴大闹一番的奥术实体,艾露尼斯有一万种方法强制跟兰洛斯交流。

    这货的话痨属性已经让后者烦不胜烦了……

    “我们还要等多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身旁的泰蕾显然也已经有些不耐烦。不同于艾露尼斯的急性子,她只是不喜欢傻站在这儿,像马戏团的猴子一样被人围观而已。

    也不怪别人,毕竟暴风城不久前刚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争,在城中来往的,绝大部分都是蓬头垢面的难民。兰洛斯很明智地选择披上长袍和兜帽,可泰蕾骨子里源自龙族的傲慢令她不屑于藏头露尾,因此……

    兰洛斯刚准备接茬,目光却定格在了对面,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嘛,这不是来了吗?”

    黑色的长袍上隐隐能看到魔法符咒在阳光照射下的反光,棕色的卷发随意披散在身后,显然它们的主人并不注重仪表,看起来枯槁而又杂乱。

    事实上不只是头发,哈加林满脸的浓密胡须和漆黑的眼袋看上去十分邋遢,单从外貌上来看,他比他哥哥哈格拉的年纪要大得多。

    “兰洛斯,你们终于来了。”

    看着挤开守卫匆匆赶来的**师,兰洛斯却只是露出假惺惺的笑容,阴阳怪气地说道:“真是庆幸来迎接我的不是哈格拉。”

    闻言,哈加林的脚步猛地一顿,满脸尴尬地笑了起来。

    身为法师,哈格拉的暴躁脾气确实招人厌烦,甚至可以说是严重影响法师睿智的形象。可哈格拉毕竟是他的哥哥,对方如此不留情面,实在是让人下不来台。

    不过这也情有可原,毕竟这两兄弟在兰洛斯一开始加入提瑞斯法议会的时候,可没少奚落后者。当然,兰洛斯也不是抓住过去不放的人,在目睹对方这般无措的狼狈后,也算是将这一页翻了过去。

    “虽然秘法会给了我任务指派,但说实话,我还没有搞清楚始末,我认为我们应该找个安静点儿的地方好好聊聊。”

    “当然,跟我来。”悄悄松了口气,哈加林抬脚便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恨不得立刻甩脱兰洛斯一样。

    至于那些卫兵,谁敢拦首席宫廷法师和能让首席宫廷法师难堪的大人物?

    难怪哈加林两兄弟不惜得罪议会也要进驻暴风城,受人敬畏这种事情,很容易让人上瘾。

    尽管刚刚遭受古拉巴什巨魔的攻击,但暴风要塞并没有被攻破,由于麦迪文的大显神通,巨魔的大部队在高墙之下死伤惨重。即便是现在,运河之上还能隐隐看见血迹和漂浮的巨魔肢体。

    因此,皇室的住处依旧如往日般富丽堂皇。

    娇艳欲滴的各色鲜花在庭院中争奇斗艳,修剪得形态各异的园林景观令人目不暇接,蝴蝶在其中翻飞雀跃,娇小乖巧的知更鸟在灌木中来回穿梭。

    一切的一切都与要塞之外的满目苍夷截然相反,唯有一点近乎一致,那便是压抑的氛围。

    庭院中不再有园丁和仆人忙碌的身影,不再有孩童嬉戏玩闹的欢声笑语,更多的是身披钢甲成群结队的巡逻士兵。

    “皇室还在处理国王的后事,我们在这儿不会被打扰。”来到庭院边缘一处不起眼的房间前,哈加林很是熟练地挥了挥手,一众卫兵当即会意,纷纷悄然告退。

    “我去,暴风城的生活还真是滋润呐。”兰洛斯也没有客气,昂首阔步地走进房间,不一会儿便啧啧称奇。

    整个空间虽然略显昏暗,却没有丝毫阴冷潮湿的感觉,窗口正对暴风城郊外,每时每刻都能享受鸟语花香。窗前,宽大的桌面上布满了各式各样炼金、附魔的工具,各种让兰洛斯眼红的昂贵材料如垃圾一般堆放在桌下,厚厚的积灰让他恨不得顿足捶胸。

    闻言,哈加林脸上再度浮现起尴尬:“呃,如果你是在暗示我向王子推荐你,那个……你知道的……”

    身为宫廷法师,哈加林可没有看上去那么不谙世事,有求于人又揭人短板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干出来。

    对方的目光不断在自己的眼罩和探出领口的褐绿色符文上来回,兰洛斯当然能明白他的意思。

    尽管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魔法回路的效能和牧师的治疗已经让邪能在自己身体上留下的伤疤恢复了大半,但由于超负荷使用眼棱,兰洛斯眼睛并没能恢复,眼眶周围的皮肤也依旧狰狞可怖,再加上充斥着不详气息的魔法回路……

    宫廷法师注重的不是‘法师’,而是‘宫廷’二字,皇家对于面子工程的重视,远超常人想象。不说兰洛斯掌握邪恶而黑暗的魔力,就单论这卖相,实在是不像什么好人。

    “安心吧,我还没有要养老的意思。”幸好,兰洛斯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葛,很是随性地摆了摆手,慵懒地靠在了窗沿。说来可笑,自己去过的地方似乎都不是什么适合长住的安全地带。

    奎尔萨拉斯就不提了,达拉然更是最终变成摔人无数的巨坑,至于暴风城,不知道遭受过多少次战火蹂躏。

    说到这里,貌似整个艾泽拉斯也找不到合适养老的地方吧?

    “那么说说看吧,你们两兄弟到底捅什么篓子了?”

    兰洛斯毫不客气的问题让哈加林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然而显而易见的是,他遭遇的问题远比对方的刁难要麻烦。

    深吸一口气,哈加林很快组织好语言,将这一切的来龙去脉统统告知了对方。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