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024章 阴影之下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024章 阴影之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暗影斗篷是掌握了阴影之力运用的高阶潜行者对战施法者最大的底牌,不仅能利用暗影能量解除自身遭受的法术和类法术效果,更能在短时间内做到法术免疫的效果。

    前世毕竟混迹过大大小小的竞技场无数次,这也是兰洛斯会第一时间放弃魔法攻击的原因。当然了,虽说暗影斗篷堪称施法者的噩梦,但它的持续时间很短,兰洛斯没有理由任由这个掀开底牌的潜行者从手中溜走。

    眼看对方头也不回地朝着小巷深处疾跑,兰洛斯立刻给自己施加上脚底抹油,抬脚便紧跟了上去。

    然而正当他追击上前的同时,细微的破空声以极快的速度接近,几柄飞刀在视线中迅速放大。

    当、当……

    将门板似的巨剑挡在身前,兰洛斯根本不需要多余动作便将对方的攻击挡下,可这样的攻击成功拖延了他的脚步。等他放下斯多姆卡,那名潜行者的身影几乎彻底融入了夜色。

    不幸的是,只是几乎。

    艾露尼斯!

    又是一道玻璃碎裂的尖锐声音在夜空下远远传开,赶在时与空的储蓄时间截止之前,潜行者的暗影斗篷终于失去效果。而作为少有的能自主行动的智能武器,敌人很容易忽视它的移动。潜行者没有想到,艾露尼斯竟趁着幻术和夜色的掩护悄然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尽管只有一半效果的冰霜新星,但依旧成功通过豁免,将试图逃窜的潜行者冰封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兰洛斯再度伸出食指,激荡的魔力在周围掀起狂野的飓风,朝着那尊以滑稽姿势定格的冰雕快速汇聚。

    嘭!

    再一次,那层将潜行者完全禁锢的寒冰四散炸裂,然而这并不是依靠兰洛斯的法术击破,也不是依靠他自己的蛮力挣脱。

    看着目标的身体化作一缕缕黑紫色的轻烟窜入地面的阴影之中,兰洛斯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暗影步,能够遁入暗影,并几乎瞬间移动到范围内的另一处阴影。不仅能够瞬间来到敌人的身后进行刺杀,更是能第一时间远遁,特别是在黑夜这种到处都是阴影的环境。

    更重要的是,这又是一项高阶潜行者技巧,这个人类,着实不一般。

    兰洛斯皱了皱眉,却并没有露出太大的失落。他的法术,可没有落空。

    六环法术,指示术,能够或明或暗给予受术者命令,当这个命令准确而特定的时候,法术效果将一直持续到目标将其完成为止。一旦试图违背,精神上的打击绝非一般人能够承受,二班的也不行。

    更可怕的是,这个法术能够在蛰伏期内能做到完全隐没,不仅感知难以察觉,就连法术侦测都难以检测它的存在。

    至于兰洛斯到底下了什么命令,嘿嘿嘿……

    “我不喜欢你的笑容。”正当兰洛斯心里暗爽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冷冽声线传入耳畔,引得他当即转头。不出所料,映入眼帘的正是身着全套符文铠甲的泰蕾苟萨,以及一左一右如小鸡般拎起的两个人类。

    紧身黑衣和腰间未出鞘的匕首证明了他们的身份,正是一开始被那个逃走的潜行者头子留下来跟踪兰洛斯的俩人,这也是兰洛斯将泰蕾苟萨留下的原因,不过……

    “死了?”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兰洛斯连忙快步走近,探了探两人一片平静的脉搏,满脸呆滞。

    “抱歉,第一次对人类出手。”尽管语气依旧冰冷,可泰蕾用行动表示了自己的歉意,朝着兰洛斯微微躬身,同时很是随意地将两具尸体扔了,扔了……

    所以你为什么要带过来啊?!

    迎着对方‘都是这些凡人太弱了’的‘委屈’眼神,兰洛斯一时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相顾无言,他唯有轻声一叹,随后连忙将尸体捡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见兰洛斯头也不回地整理起那两个凡人的尸体,泰蕾一脸不解。

    闻言,兰洛斯撇了撇嘴,头也不回地敷衍道:“趁热。”

    这句话实在是让人浮想联翩,然而遗憾的是,泰蕾并不懂得其中的精髓,微微歪着脑袋,精致的脸蛋上浮现起难得的疑惑。

    反观兰洛斯,两手分别放在尸体的额头,阴冷的魔力如缕缕青烟般腾升而起,由无形化作漆黑,又从漆黑分崩离析。

    虽然说兰洛斯所掌握的不洁力量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接受了他体内的黑暗魔力,见到对方如此肆无忌惮地使用起灵魂收割,泰蕾的脸上闪过一抹转瞬即逝的嫌恶,甚至还默默退后的两步。

    很快,精灵法师手中的邪恶魔力消散开来,兰洛斯一言不发地静立原地许久,这才摇了摇头,往来时的方向缓步离去。

    不同于对灵魂领域颇有研究的萨泰尔,一般人在死亡过后,灵魂会在自然的不可抗力之下逐步烟消云散,彻底化作这个世界的养分。偶有精神能力强大的施法者能够感知到世界力量的存在并负隅顽抗一段时间,更多的,则是无意识对现世的牵绊,使得灵魂因执念化作怨灵、幽魂这一类产物。

    不管如何,这些转变都在死亡时间之后几分钟内进行,而一旦超过这段灵魂的无助时期,兰洛斯的灵魂收割便难以顺利进行。

    这也是为什么大多数死灵法术所复生的不死生物都难以记起生前经历的原因。既然无法从两具尸体上获得更多线索,兰洛斯也没有那么变态继续把时间花在这上面。

    而泰蕾在看到对方头也不回地离开后,犹豫了一小会儿,强忍着嫌弃的情绪紧跟了上去。

    至于那两具尸体,没有任何能证明他们是达拉然居民身份的证件,而且还穿的这么花里胡哨,肯瑞托的巡逻队肯定会按照处理失踪流浪汉,或者被义务警员干掉的无名罪犯的方式处理。

    可令人意外的是,这处理,似乎来得过于快速了些……

    等到兰洛斯两人消失在了视线尽头,那两具愈发僵硬的尸体旁边,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漆黑的宽大斗篷几乎将他与夜色融为一体,唯有那双仿佛恶狼看到食物的眼睛,充斥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激动和兴奋。

    “有趣的法术。”一边自言自语式地低声呢喃,神秘人缓缓蹲下身来,也不知是因为月光的原因,还是本身就是如此,那如病态般苍白的手指从宽大袖口中伸出,不断在尸体的额头处跳动。

    看着缕缕与刚才一模一样的黑色轻烟幻象浮现,他那富有质感的烟嗓再度提高了半个八度以示惊讶:“暗影?不,这种腐朽的气息……哼,原来是死灵法术。”

    单从声音听来,这人出乎意外的年轻,而他话语中的情绪,更是如同一个刚刚进入科研小组的大学新生,年轻人对新鲜事物特有的好奇让人不禁松了口气。

    但,细思极恐的是,如果这个科研小组的第一项实验,是解剖两具尸体时呢?

    ————————————

    不久之后,达拉然城外的某处荒野,浓密的树林遮蔽了月光,将周围环境渲染得一片漆黑。

    一个黑影近乎慌不择路地疾驰在灌木之中,尽管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彰显了他的体力不支,但他向前的脚步依旧没有丝毫的减慢。直到确认了身后没有人跟随,他这才倚靠着旁边的粗壮树干歇息起来。

    然而很快,一股莫名的阴冷气息如凶兽的利爪般扼住了他的咽喉,原本肆无忌惮宣泄疲惫的呼吸声,戛然而止。

    “你看上去很狼狈。”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而令那个潜行者屏息以待的是,一柄锋利的匕首顶住了自己的脊梁。

    凭借对生理构造的精湛了解,他完全可以确定,对方能在瞬息之间将匕首送入自己脊椎骨的缝隙,切断自己的躯干神经以致永久性瘫痪。

    自己的下半生拿捏在对方手里,他额头处的汗水也因此而迅速冰冷下来:“大,大人,都怪那个爱管闲事的精灵法师,他,他……”

    “所以,你失败了。”云淡风轻的语气如同从树林上空悄然飘过的晚风,捉摸不定,但阴冷刺骨。

    闻言,满头大汗的潜行者浑身一颤,惊恐的目光在昏暗空间的映衬下显得无比绝望:“大人饶命!”

    短暂的沉默,背后那人却是收回了利刃,沙哑的中年人口音无比稳重,颇有一番掌握大局的上位者威势:“放心吧,希尔顿,我不会杀你。”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感受到脊梁处的尖锐刺痛终于远去,被称为希尔顿的潜行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心底里却对对方的话语产生了无数抱怨。

    既然知道会失败,这不是拿我们当炮灰吗?

    “你的逃跑能力不错,但直到现在,刀刃也依旧干净如新。”不知名的神秘人仿佛察觉到了对方的心思,缓步走到对方面前,留给他一个高深莫测的宽厚背影:“事实证明,以你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加入拉文霍德的行列。”

    话音刚落,原本还准备好好缓口气的希尔顿双眼瞪大,惊慌失措的神色再明显不过了:“可,大人……”

    “不过我有一个办法。”没有给对方求情的机会,神秘人缓缓转过身来,那双仿佛灌注了翻腾熔岩一般的眼眸呈现出无可违抗的骇人威慑,更让人惊讶的是,那漆黑的竖瞳,如同择人而噬的野兽!

    “一个让你重获新生的办法!”

    这一刻,希尔顿的心里长长松了口气,可在欣慰之余,不知为何,一种不明来由的不安感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