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第两百一十章 那些年在监狱里捡过的肥皂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一十章 那些年在监狱里捡过的肥皂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克拉苏斯这个名字,兰洛斯太熟悉不过了。

    魔法王国达拉然的统治机构是一个名叫肯瑞托的施法者组织,而作为凡人社会中最广泛的施法者组织,肯瑞托的统治阶级,是一个由顶尖法师组合起来的跨种族的,六人议会。

    其中可都是些有名有姓的**师。

    除了这个,克拉苏斯还拥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或者说,一个名字,克莱奥斯特拉兹。如此复杂拗口的发音,没错,他是一头巨龙!

    准确来说,他是一头红龙,而且是生命缚誓者红龙女王的配偶,最年轻也是最受宠爱的配偶!

    克莱奥斯特拉兹是红龙中罕见的魔法天才,他喜欢像自己的那些同类那样近距离观察和研究凡人种族。不过不同于大部分对凡人不屑一顾的巨龙,克莱奥斯特拉兹热心于教导凡人知识,并纠正他们走上的歧路。

    没错,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好人。

    可他很快发觉,想要教导这些种族,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入他们的社会并以领导人的身份直接指引他们。

    在成为六人议会中的一员之后,克拉苏斯热衷于培养凡人种族中具有潜力的法师,其最大的成就,便是日后的达拉然城主,英年早逝的罗宁……

    “看来,你听说过我?”见对方这般反应,克拉苏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既然兰洛斯知道自己,那么很多事情就可以变得更加简单起来。

    稳住心神,兰洛斯快速梳理了一遍自己的记忆,随后点了点头:“当然,达拉然六人议会的**师,恐怕没有几个施法者会不认识。”

    兰洛斯的话滴水不漏,没有让对方产生丝毫的疑惑,克拉苏斯依旧保持着那极具吸引力的笑容:“既然如此,我想我们的谈话会顺利很多。”

    听到这里,兰洛斯的神经不由自主紧绷起来,他跟达拉然没有半点交集,唯一能够促成双方进行谈话的,恐怕只有一件事情,或者说,一样东西。

    “我是真的很意外,没想到燃烧军团这么快就已经找到了再次入侵我们世界的方法,更意外的是,以你的实力,居然能瞬间关闭那种规模的传送门……”显然,克拉苏斯意识到了自己刚才所言的不妥,随后连忙尴尬一笑,立刻朝兰洛斯致以歉意,“啊哈,请别介意,我并不是质疑你的能力。”

    “我明白你的意思。”兰洛斯摆了摆手,示意无碍,随后缓缓抬起了自己布满狰狞疤痕的手臂,“不过你要知道,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轻松。”

    “看起来这股力量并不是那么容易控制。”话虽这么说,但克拉苏斯的脸上渐渐浮现起难以抑制的喜悦,兰洛斯身上的疤痕,不仅意味着牺牲,同样意味着,他承认了关闭传送门的能力。

    被他人觊觎自己的力量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兰洛斯有些兴致盎然了:“如果你是来跟我进行交易的,那么不好意思,你要失望了。”

    萨格里特钥石跟兰洛斯的灵魂几乎是绑定在了一起,想要将其剥离,兰洛斯并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活下来。为了自己的性命,任何觊觎钥石的人,都只能成为他的敌人。

    然而克拉苏斯接下来的话,令他意外:“你误会了,我想说的是,或许我们可以帮助你控制这股力量。”

    浑身一僵,兰洛斯缓缓抬头,空洞恐怖的眼眶正对克拉苏斯,即使失去了眼睛,可后者依旧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气势从中出现。不过很快,压迫感消失了。

    “可惜你晚了一步,刚才的话你也听到了,我现在是寄人篱下,身不由己呀。”兰洛斯笑着摆手,委婉拒绝了对方的好意。钥石的力量固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止燃烧军团的入侵,可同样的,这也是军团所觊觎的东西,被一群狡猾恶魔视为眼中钉,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不,是她晚了一步。”见状,克拉苏斯笑了,魔力汇聚到他的指尖,透过铁门和奥术监禁,悄然涌入了兰洛斯的身体。

    下一刻,日怒之塔的景象映入后者的脑海,阿纳斯塔里安的决策清楚传递到了他的耳畔。

    流放?真是无情……

    兰洛斯嘴角的弧度缓缓收起,脸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

    “抱歉,这并不是我的主意。”见对方汇聚到自己身上的感知再次变得锐利,克拉苏斯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的确,以克拉苏斯的性格,并不会做这样逼迫自己直到没有退路的事情,那么,他所说的‘我们’,到底是达拉然,还是……

    不等兰洛斯理清思路,富有男性魅力的声音再次传入他的耳畔:“艾尔达苟萨已经给了你找到我们的方法,考虑好,我会在另一边等你。”

    话音刚落,克拉苏斯留下一声充满歉意的轻叹,奥术光辉迅速在他的身上涌起,转眼时间,他彻底消失在了兰洛斯的感知之中。

    监牢之内,再一次恢复了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兰洛斯终于是有了动作,他缓缓伸手探入空间袋,从中取出了一张羊皮卷轴,其上的魔法回路不断绽放着淡淡的紫色辉光。

    这是当初艾尔达苟萨资助自己前往提尔之墓时附赠的传送卷轴,由于不知道传送道标设置的位置,他一直不曾动用,现在看来,原来如此。

    兰洛斯的脸上浮现起苦涩的笑容,缓缓将其撕开了来。充盈的奥术能量转眼将他淹没,周围的魔力剧烈动荡,很快,如同克拉苏斯那般,他消失在了监牢之内。

    至于墙上的那些奥术咒文,在克拉苏斯对自己施法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不知什么原因,它们都已经停止了工作。

    ——————

    日怒之塔,在精灵国王下达决策后,一众高等精灵也随之相继离去。阿纳斯塔里安,选择了相信达尔坎的话,并对兰洛斯进行了审判,很荒谬不是吗?

    可不管他们心中有多么不满,逐日者是这片土地的领袖,他的话不多,可言出必行。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王座上的阿纳斯塔里安仿佛全身的力气尽失,瘫坐在位置上,长长一叹。

    “陛下。”见状,碧洛华遣散了周围的侍女和卫兵,用魔力将大门轻轻关上,缓步来到了国王的面前,“您不必为此自责,这不管是对兰洛斯还是奎尔萨拉斯来说,都是好事。”

    “不,我并不是在自责。”出乎意料,阿纳斯塔里安轻轻摇头,“只是没想到,一向高高在上的巨龙,原来跟我们凡人,没什么不同。”

    没有给疑惑的大魔导师询问的机会,精灵国王将手轻轻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我想去看看,索兰莉安。”

    “遵命,陛下。”既然对方不想继续,碧洛华也很识趣地收起了心中的问号,驱使着魔力将两人包裹,转眼便消失在了原地。

    逐日岛的北海岸,海风习习,带来淡淡的腥咸气息,金色的枫叶随风摇曳,从上空来看,仿佛那海浪一直延伸到了陆地上。

    这里是一处绝美的景观点,背靠巍峨壮丽的太阳之塔,宽阔的海峡对面便是金碧辉煌的太阳之井。可大多数时候,这些都无人欣赏,如同迎着暴雪不曾曲折的傲梅,遗世而独立。

    今天,这里终于迎来了一位旅客,或许,是两位。

    海风中,一名身姿绰约的高等精灵静立了许久,丝质长袍无法掩盖她窈窕的身材曲线,精致的容貌不施粉黛,尽管以精灵的审美标准算不上惊艳,但却十分耐看。特别是她的双眼,如同点点星辰在其中闪烁,令人神往。

    不过她身边的东西却破坏了这种恬静的气息,一座,墓碑?

    “我似乎明白了,他在这里坚守这么多年的决心和意志来源。”感受到身边的空气流动产生变化,索兰莉安将手轻轻搭在墓碑之上,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轻声呢喃,“多美啊。”

    “是啊,这可是我们的土地。”身后,一个身着华丽服饰的年迈精灵走上前来,学着索兰莉安的动作,将布满褶皱的枯槁手掌轻轻搭在了墓碑上。随着他的动作,胸前那个金色的展翼凤凰似乎变得更加鲜活了起来。

    “陛下。”转过头去,索兰莉安朝对方轻轻点头以示尊敬。至于花哨的行礼,她知道,对方并不是以一个国王的身份来到这里,而是,一个朋友。

    或许,应该加上一个忧心忡忡的前缀。

    “您看起来有心事?”

    “我要是说没有,你会相信吗?”轻轻一叹,阿纳斯塔里安算是从侧面给出了答案,浑浊的双眼顺着蔚蓝的海面直达那道冲入云霄的金色光柱。

    “我们都见识过兰洛斯所具备的力量给我们土地带来的伤害,为了奎尔萨拉斯,为了奎尔多雷,您将他放逐的决定,一定会得到人民的理解。”

    “就因为他身上的邪能?”自嘲一笑,阿纳斯塔里安的双眼渐渐变得失神,连声音也细微到难以察觉的地步,“那我们跟曾经的暗夜精灵有什么不同?”

    “目的不同。”凝视着对方眼眸中的金色倒影,索兰莉安轻声回应,“我们是为了帮助他。”

    良久的沉默,阿纳斯塔里安默默一叹:“希望如此。”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