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第两百零五章 以日光的名义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两百零五章 以日光的名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弯曲的猩红刀刃轻松穿透索兰尼亚的胸膛,在萨泰尔的控制下,缓慢但极其规律地深入、割裂……

    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萨泰尔的灵魂。

    血泊中的狼狈尸体依旧安安静静躺在那里,可在那之上,一个萦绕着惨白流光的半透明身影在空中缓缓漂浮。

    这幅模样,兰洛斯在清楚不过了。

    灵魂是脆弱的,当初自己要不是萨格里特钥石的帮助,恐怕很快就会飞灰烟灭。可作为一名强大的死灵法师,再加上逆风收割者对灵魂的作用,萨泰尔同样能成功做到以稳定的灵体状态出现在这个世界。

    并且变得如同幽灵一般,不仅拥有浮空能力,虚体生物的模板让萨泰尔变得更加难以对付,而且,她传奇级的施法能力,可没有丝毫衰弱!

    “凡人,活该受死!”萨泰尔的嘶哑骇人的声音仿佛是无数厉鬼恶灵的集合,充斥着死亡和恐怖的回响,令人不由自主浑身战栗。

    不过真正让兰洛斯目眦欲裂的是,几乎完全刺入索兰尼亚胸膛的猩红刀刃,在萨泰尔的用力拉扯下,伴随着异常响亮的撕裂声抽出。

    鲜血,如倾盆般洒落在地。

    “不!!!”

    痛苦、仇恨,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愤怒甚至超乎了兰洛斯自己的想象。声嘶力竭的凄厉呐喊直冲云霄,破胆怒吼掀起在空气中掀起肉眼可见的涟漪,毫不留情地将缠绕在兰洛斯身上的厉鬼撕成粉碎。

    下一刻,磅礴的恶魔能量径直在他的身上炸开,兰洛斯提着斯多姆卡,瞬时化作一道萦绕着毁灭烈焰的漆黑流光,直直朝着萨泰尔冲撞而来。

    砰!

    粗犷的刀刃狠狠砸在逆风收割者之上,撼动山林的恐怖咆哮仿佛要撕裂喉咙,自兰洛斯的口中暴起。然而这一切在萨泰尔看来,不值一提。

    “你的反抗,微不足道!”话音刚落,无尽的阴冷魔力从逆风收割者中爆发,惨白的流光瞬间将两人彻底淹没,难以计数的厉鬼瞬间自逆风收割者中出现,尖利的爪子和凄厉的哀嚎不断撕裂兰洛斯的**和灵魂。

    恶魔、精灵、巨魔、野兽,以及无数连兰洛斯都无法辨认的生物怨灵,这都是乌萨勒斯在无数岁月中岁残害吞噬的灵魂,在无尽的折磨之中,早已湮灭理智,成为了乌萨勒斯的奴仆,和玩偶。

    爆炸性的冲击带给了兰洛斯难以想象的痛苦,连惨叫都没能发出,他的身体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来时的方向倒飞,重重砸落在碎石之中,溅起一片灰蒙蒙的尘土。

    萨泰尔的身边,无数怨灵不断从乌萨勒斯中涌出,糅合在一起的刺耳尖啸即使是远在大厅之外的高等精灵们都听得一清二楚,顿时,罗曼斯和兰娜瑟尔等人再度加快了脚步。

    脸上的狰狞笑容突然停滞,萨泰尔转过身来,看着入口处不断涌入的精灵卫兵,她的嘴角几乎紧贴耳根:“愚蠢的凡人,你们的反抗,毫无意义!”

    猩红的镰刀在空中缓缓划过,伴随着微不可察的轻风呼啸,如海浪般的恶灵立刻同时转头,充斥着疯狂和暴虐的猩红眼眸纷纷汇聚在踏入战场的高等精灵身上,在萨泰尔的命令之下,呼嚎着涌向前去。

    轰——

    太阳井大厅门口处的墙面,在这一刻彻底崩塌,十数名冲在前方的精灵战士直接被碎石淹没,剧烈翻腾的尘埃之中,不断传出他们声嘶力竭的惨叫声。极度绝望和痛苦的悲鸣让后方的支援一时间条件反射停下脚步,恐惧的神色不断在这些精灵的眼中闪过。

    “混蛋!”作为一名施法者,罗曼斯自然能判断出对方这种饱受世人唾弃的魔法有多残忍,立刻带头举起法杖,冗长晦涩的咒文顿时在这片被怨灵的哀嚎声所充斥的空间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可这,却成功吸引了那无穷无尽的怨灵注意。

    “防御阵型!”眼看一双双猩红的眼眸穿透尘埃汇聚到那群奥术师身上,兰娜瑟尔立刻发出大喊。沉重的金属甲胄不断交错,清脆响亮的碰撞声连成一片,数百位精灵战士举起镌刻着金色凤凰的鲜红盾牌,雪亮的长剑自缝隙中探出。仅仅数秒的时间,晨锋骑士团的战士们就完成了阵列的建立。

    可这对于虚体生物来说,毫无意义!

    嗷!

    凄厉的尖啸再度加剧,在众人都因为这刺痛灵魂的声音而浑身剧颤之时,无尽的恶灵如溃堤之洪,搅碎空中翻飞的尘埃,转眼便将大部队给淹没。

    血肉的撕裂、精灵的惨叫以及恶灵的狞笑声仿佛在这一刻汇成一曲混乱的恐怖交响乐。乌萨勒斯几乎在燃烧军团成立之初就已经存在,它参与毁灭了无数个世界,杀戮了无数的生灵,同样,它也吞噬了无数的强大恶魔。

    在它真正力量的显现之下,简直是单方面的屠杀!

    鲜血,几乎在大厅外汇聚成河……

    周身的烟尘渐渐散去,兰洛斯背对萨泰尔,宽大的双翼环抱住自己的前方,即便是暗影魔力的掩盖,依旧能看到一道道狰狞的创伤遍布他的背脊和翅膀,猩红的血水才刚刚溢出,便被不规则分布上身的邪能之火所吞噬。

    无穷无尽的恶灵所造成的杀伤力,远比想象中还要可怕。

    可身体上的伤痛并没有引起兰洛斯哪怕丝毫的反应,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眼前。

    双翼缓缓展开,随着光芒涌入视线,兰洛斯眼眸中腾升的炙热火焰渐渐平息,其中的倒影也愈发清晰。

    他的怀中,鲜血彻底染红了索兰尼亚的长袍,斑白的金色长发浸染得一片猩红。狰狞的创伤几乎将他整个胸腔割开,缓缓蠕动的心脏都清晰可见,可令兰洛斯目眦欲裂的是,那颗心脏,几乎被分成了两半!

    就像之前所说,心脏和大脑是凡人身体机能的核心,受到如此大的重创,别说是索兰尼亚,就算是传奇牧师……

    对,牧师!

    脑海中突然迸发出一线灵光,兰洛斯立刻抱紧索兰尼亚渐渐僵硬冰冷的身躯,传送术的咒文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从口中念出,淡紫色的魔法灵光不断在他身上涌起、平息。但很可惜,空间锁依然存在,直到法力值几乎消耗殆尽,他依旧没有办法突破一个传奇施法者的禁锢。

    似乎是兰洛斯的愈发焦急的动作影响,面容如白纸似的索兰尼亚艰难睁开双眼,原本充斥着智慧和坚定的深蓝眼眸在这一刻看起来暗淡无光,一片浑浊。

    僵硬得如同只剩骨头似的手掌抓住兰洛斯不断在空中画动的手指,在打断了兰洛斯的无用功之后,他在对方悲戚的目光中缓缓摇头。

    随后,他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僵硬的手掌突然用力抓紧,骨骼交错传出微不可察的脆响,疼痛一遍又一遍地侵袭着兰洛斯的身体。

    可兰洛斯反而是心生喜悦,他多么希望,这种疼痛一直保持着下去。

    “一定,要,保住太阳井……”鲜血灌入咽喉,索兰尼亚的声音变得愈发难以察觉,仿佛肺部漏风一般。事实上,确实如此,看着每当索兰尼亚开口说话,胸口处的创伤也不断朝外加快鲜血的喷涌,兰洛斯咬紧了牙关,硬生生阻止了想要打断对方的想法。

    等到血腥味儿充斥口腔,兰洛斯这才冷静了一分,迎着对方希冀的目光,他重重点头:“我保证!”

    这还不够,索兰尼亚虽然没有说话,可那依旧瞪大的双眼传递给了兰洛斯这样的信息。短暂的呆滞,兰洛斯总算是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他几乎是以这一生最郑重的语气开口说道:

    “anar“alah belore!”

    这句话的意思是,以日光的名义。对于奎尔多雷来说,这算得上是最郑重而不可违逆的誓言!

    兰洛斯话音刚落,立刻将目光放在了对方的脸上,可令他心如绞痛的是,那双浑浊的眼眸,已经彻底失去了神采。

    严格意义上来说,索兰尼亚的教育方式堪称揠苗助长,可没有他的帮助,兰洛斯无法达到现在的水平。他是一个合格而负责任的导师,尽管他对自己的教导开始于对提瑞斯法议会的亏欠,可他对自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严厉虽然说是导师负责的体现,可兰洛斯同样也对这个中年人产生过抵触心理。但是别忘了,这半年多的日子,严格意义上来计算的话,他跟索兰尼亚相处的时间,恐怕是最多的。

    现在,再也不会有人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纠正自己的施法咒文和手势,再也不会有人倾家荡产帮助自己进行模拟演习,再也不会有人在自己耳边唠叨,再也不会有人……

    不知怎么,兰洛斯的双眸涌现起一股莫名的炙热温度,让他不由得轻轻闭上了眼睛。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那个不让自己称他为导师的人,在自己心里已经变得比导师更加重要……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