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为你而战,我的女士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为你而战,我的女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温暖适宜的能量在体内欢快流转,兰洛斯仿佛隐隐能够听见自己的血肉和骨骼都在欣喜雀跃,然而他的灵魂,却一片冰凉。

    “达尔坎,你在干什么?!”

    无视身边奥术师的惊呼,魔导师撤下法术,很是洒脱地弹了弹帽檐,一抹浓郁而不详的翠绿光芒瞬间覆盖了他的眼眸:“干得漂亮,我的朋友!”

    嘶哑刺耳的声音显得那么熟悉,让兰洛斯浑身的汗毛都不由自主倒立。

    这个声音,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就在此刻,被璀璨光芒覆盖的空间中,一道漆黑的裂隙伴随尖锐的空间撕裂声出现,猩红的魔钢镰刀随之从中飞出,稳稳落在了达尔坎的手中。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露出了惊骇的目光,要知道,太阳之井高地的空间封锁是整个奎尔萨拉斯最严密的地方,这要什么样的东西才能无视这些限制?

    嗯,如果他们知道这是撕裂出整个逆风小径的武器,或许就不会那么惊讶了,只有恐惧……

    不等一众奥术师回过神来,手持乌萨勒斯的‘达尔坎’爆发出骇人的狞笑,抡起镰刀奋力一挥。

    暴虐的黑紫**力冲天而起,在空中拉伸分离,化作数之不尽的暗影箭矢,朝着周围所有的护井者们疾驰而去。

    不得不说,这些人被选做护井者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眼看‘达尔坎’突然发难,他们并没有撤下法术,反倒是加大了魔力输出,在暗影箭雨来袭之前,给予了太阳井一层严密的保护。

    看着井水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完美覆盖,这些奎尔多雷竟是极有默契地露出了笑容,即便是箭雨将他们吞没的前一刻,他们留在兰洛斯视线中的,都是喜悦……

    轰——

    虚空能量将二楼整个环形回廊撕扯得粉身碎骨,伴随着连绵的轰鸣,大半个回廊都坍塌了下来,厚重的尘土在毁灭性的力量下还未扬起,便已然湮灭。

    兰洛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感受着体内温暖的流失,即将突破临界却又最终放弃的挫败感让他怅然若失。不过在看到‘达尔坎’用暗影箭雨将所有人击杀后,他全身都冰冷了起来。

    不,现在不应该叫达尔坎了。

    魔力在身上不断流转盘旋,用红色为主的着装随之变得暗沉,一道道绿色的纹路遍布长袍,那对粗糙尖锐的犄角和燃烧着邪能之火的眼睛在兰洛斯看来,如此熟悉。

    “就像你说的,这些蠢货果然不堪一击。”萨泰尔的话虽然很是自负,但严格来说没有问题。对奎尔多雷来说,在太阳之井面前如何小心翼翼都不为过,施法时如果三心二意,很有可能对太阳之井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只是,令人意外的是,这些奥术师竟是会如此果断地以牺牲自我来保全,一口井?

    兰洛斯孤零零地注视着那个唯一完好的看台,恐惧的同时,更是感觉到无比的疑惑。

    我说的?我什么时候说过?

    噌!

    疾驰的刀刃撕裂这沉闷的空气,从废墟之后朝着兰洛斯的位置笔直而来。

    感觉到危险,兰洛斯第一时间抓住灭战者的剑柄,侧肩一顶,将大剑在身后形成了一道坚实的防护。

    一道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回荡在整个大厅内,由于距离问题,兰洛斯的耳膜被这响亮的声音震得差点失聪。

    “萨洛瑞安,你疯了吗?!”

    奎尔德拉上的湛蓝符文释放出绚烂的流光,在奥术力量的帮助下,萨洛瑞安在力量上完全压制住了兰洛斯,仿佛一座山压在自己的身上,让后者几乎喘不过气来。

    然而这并不算完,萨洛瑞安并没有丝毫收手的意思:“你这个,叛徒!”

    这两个字如同当头棒喝,让兰洛斯的双眼瞬间瞪大,其中的疑惑也一瞬间拨云见日,但是,为时已晚……

    眼看对方愣神,作战经验丰富的萨洛瑞安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狠狠一脚踹在兰洛斯的腿弯,顺势按住刀背向前一推。

    顾不上疼痛,兰洛斯控制着自己猛然向前倾倒的身体翻转起来,一掌奋力拍在地上,借势朝着一旁翻滚而去。

    几乎同时,一道巨响传入他的耳畔,奎尔德拉在坚实的地板上留下了一道狭长而笔直的裂痕。

    “我真是不能理解。”看台上,萨泰尔将乌萨勒斯杵在地上,一副悠哉游哉看好戏的模样实在是令人恨得牙根痒痒,“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伪装什么?”

    “难道你就这么喜欢看到这些人因为信任你而后悔的模样吗?”

    单论演技,兰洛斯在萨泰尔面前甘拜下风,他甚至有种错觉,自己面对的是一名恐惧魔王,一名以狡诈阴险而在整个物质宇宙闻名的纳斯雷兹姆。

    这么说起来,也没错……

    抽空瞥了一眼正在积蓄力量的逆风收割者,兰洛斯当即怒喝:“胡扯!萨洛瑞安,不要相……”

    话才说到一半,刀刃再次掀起狂风,割得他的脸颊隐隐作痛。

    当!

    巨大的力量甚至让周围的空气都掀起了淡淡的涟漪,兰洛斯痛呼一声,贴着光滑的地板向后滑行好一段距离,随后重重摔倒在地。

    “你不配靠近太阳井!”一刀将兰洛斯逼出井口的范围,萨洛瑞安瞥了一眼身边依旧坚不可摧的屏障上,立刻将目光放在了威胁最大的萨泰尔身上,“不管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都不会得逞,巫婆!”

    不得不说,萨洛瑞安作为一名战士,嘲讽技能绝对是满点。听到他这样称呼自己,萨泰尔脸上的笑容瞬间停滞,化作一抹令人心悸的危险。

    “你错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话音刚落,乌萨勒斯突然绽放起惨白的流光,死亡的气息瞬间席卷了整个大厅,在萨洛瑞安和兰洛斯惊骇的目光中,一个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掀开碎石瓦砾,重新站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那些护井者,活了?

    不,不是复活,是死灵法术!

    “遵从您的旨意,主人!”

    残缺破烂的身体上还残留着新鲜的血迹,然而他们已经感觉不到疼痛,统统面无表情地朝着萨泰尔的方向鞠躬致意。

    “不,这,这怎么可能?!”

    死灵魔法,由于其特殊性,很早以前就已经被奥术师们摒弃,在大多数人眼里,这种唤起死者的不洁法术早已灭绝,但现在,它们再次出现在了萨洛瑞安的眼前。

    近乎呆滞的目光挨个扫过不久前还跟自己谈笑风生的熟悉面孔,看着他们向敌人俯首称臣,萨洛瑞安的双手不断轻颤,仿佛连剑刃都无法提起。

    奎尔德拉似乎也在迎合他的心情,符文上的流光不断闪烁,十分灵性地传递出惊惧的情绪。

    萨洛瑞安突然发现,自己似乎高估了自己那所谓坚韧不拔的心智。他还没来得及对同伴的突然死亡而哀悼,如今却一个个以如此凄惨的模样重新站起,如同提线木偶,被敌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种打击,即便是他都无法承受……

    萨泰尔并不是死于话多的反派,她在奎尔萨拉斯蛰伏了这么长的时间,为的就是这一刻,她懂得忍耐,更知道时间的宝贵。没有去理会呆若木鸡的萨洛瑞安,用死灵法术复生这些护井者之后,她立刻给所有人下达了指令。

    “打开它!”

    显然,这些死者也知道自己主人的急切,甚至没有回话,立刻抬起了手臂。

    “不,你们不能!”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萨洛瑞安双眼猛地瞪大,立刻大声喊道。然而回应他的,是一双双呆滞却又饱受挣扎的目光。

    死灵魔法控制着这些奥术师的身体,同时这控制着他们的灵魂,他们无法反抗萨泰尔的命令,但是,萨洛瑞安可以!

    他看到了这些曾经同伴的眼神,也看懂了。

    紧咬牙关,精灵战士甚至嗅到了从牙龈中渗出的血腥气息,手中的奎尔德拉不住颤抖,他的思绪,此刻已然是天人交战。但是在看到这些复生的奥术师们控制着魔力汇聚到自己身边,那最后的防线开始轻轻颤动的时候,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举起奎尔德拉,双眼布满血丝的萨洛瑞安怒吼着冲向了那些不断灌注魔力以求解除防护法术的奥术师们。

    可是,那一张张熟悉的冰冷面孔,曾经是他的朋友、亲人……

    唯一令他欣慰的是,在他挥剑斩下的同时,他们眼中所透露的,都是欣慰。

    “愚不可及!”

    傲慢的刺耳低吼狠狠撞上耳膜,萨洛瑞安挥剑的动作突然停滞,看了一眼不知何时爬上自己身体的无数道黑色流光,他心若死灰。

    暗影囚笼……

    放下扔出法术的手臂,萨泰尔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低沉笑声,嘲讽意味简直不要太明显:“不管你想做什么,都不会得逞。这句话,我还给你。”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要么臣服,要么,去死,然后臣服!”

    “anar“alah belore{以日光的名义}!”萨洛瑞安的脸色变得极度狰狞,然而他并没有就此放弃,只听一道响彻云霄的战吼,奎尔德拉上突然绽放出炫目的光华。

    湛蓝的流光顿时将他身上的暗影法术撕得粉身碎骨,停滞在空中的剑刃也随之狠狠劈下。

    大片未曾完全冷却的鲜血溅落在墙壁,原本繁荣的艳红此刻看起来却那么令人心悸。

    然而这并没有令萨泰尔露出愤怒或者痛恨之类的情绪,恰恰相反,她咯咯直笑:“我就是喜欢你们凡人的愚蠢,无意义的抵抗,作为我品尝胜利果实前的余兴节目也不错。”

    手腕翻转,艾瑞达将纤瘦的指尖缓缓点向了萨洛瑞安的后背,磅礴的阴冷魔力迅速在其中汇聚……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