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抢饭碗的官二代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八章 抢饭碗的官二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愣愣直视兰洛斯的眼睛,温蕾萨看出了让她灰心丧气,乃至心生绝望的东西,笃定,不可动摇!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奥蕾莉亚会拒绝你的请求?”见对方仿佛失去了色彩,浑身僵硬如同雕塑,兰洛斯不忍心地轻轻一叹。

    “我当然知道,她总是把我当作孩子。”嘴角扯起一个别扭的勉强笑容,由于委屈,温蕾萨的声音渐渐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是的,我还没有完成学院的课程,但那又怎样呢?我的能力和战斗技巧,早就超过了很多中阶游侠!”

    “而且更重要的是,连瑟里斯,那个被我教训过很多次的小鬼头,居然都在半个月前去往了风行者之塔,凭什么我不可以?凭什么!”

    “瑟里斯是牧师,治疗者的数量一向都捉襟见肘。”

    “缺治疗者,难道士兵就不缺了吗?以我的能力,我可以……”

    看着温蕾萨愤愤不平地抱怨,兰洛斯摇了摇头,低沉的话语却显得很是笃定:“一个小小的士兵可改变不了一场战争。”

    “如果你真的相信自己的能力,就应该思考该怎样最大化的发挥它,而不是鲁莽地去挥霍它的潜能。”

    “奎尔萨拉斯拥有成千上万的士兵,但是合格的指挥官却是屈指可数。”回想起托曼森和赫里奥斯两名中尉,兰洛斯的脸上闪过复杂而真实的悲哀,深深印在了温蕾萨呆滞的瞳孔中。

    “相比能杀敌的士兵,一个运筹帷幄的优秀指挥官才能撬动战争胜利的天枰。”

    “你觉得呢?”见对方的目光开始躲闪,兰洛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知道,她听进去了。

    沉默突然降临峭壁,随着这片空间变得安静,海风和浪潮的声音缓慢而悠扬地回响,虫豸的低语更是勾勒出夜色的魅力,安宁祥和的感知渐渐填充着温蕾萨的胸膛。

    低着头,精灵小姑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看她紧握的拳头逐渐放松,原本激动的气息也慢慢缓和,兰洛斯轻轻一笑。知道自己这番功夫没有白费,很是欣慰地点头,随即缓缓起身。

    “谢,谢谢你。”突然打破沉默的声音显得有些仓促,如果不是兰洛斯感知超群,恐怕根本听不见温蕾萨这微弱到极致的嘀咕。

    “哈,别客气,就当是上次你帮我隐瞒的报酬吧。”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兰洛斯缓步离开了后山。

    凝望着对方消失的地方,温蕾萨久久不曾移动。由于刚好身处背光面,她的面孔笼罩在阴影之下,没有人能看出她在想些什么。

    ——————————

    几乎在兰洛斯踏入宿舍门的同时,一缕阳光悄悄从身后溜了进去,看着眼前这个布满灰尘的小房间,兰洛斯不由得自嘲一笑。

    说来也怪,自从被卫兵警告过后,自己似乎就没怎么在宿舍待过?幸亏没有宿管……

    连半只脚都没有踏进去,兰洛斯手臂一挥将房门重重关上。既然太阳已经出来了,他也懒得再回去休息,毕竟把工资放在艾洛娜那儿,总感觉不是很踏实。

    至于精神的问题,昨晚在夜色之下,兰洛斯发现了暗影力量对自己体质的隐性改变。黑夜之中,他的精神值恢复会快上很多,并且躲藏和潜行能力也能大幅提高。甚至在保持不动的情况下,他能确定,就算是拥有超凡感知的奥蕾莉亚都很难发现自己。

    顺着熟悉的悬空回廊走进学院,兰洛斯很快来到了艾洛娜的办公室,令他意外的是,又是一个许久不见的熟人出现在视线之中。

    兰萨恩徘徊在导师办公室的门外,紧握的拳头彰显了他的不安,阴沉的脸色更是让人不愿靠近。

    不过兰洛斯却没有在意,很自然走上前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派雷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兰萨恩猛地一怔,随即抬头看向来者,惊讶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兰洛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话说,你干嘛不进去?艾洛娜导师还在生你的气?”

    见对方提及自己当初众目睽睽之下跟导师表白的糗事,兰萨恩露出一瞬间的窘迫,脸上的笑容顿时充满了怨念。

    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兰洛斯连忙打了个哈哈,随即果断推开了房门。

    “艾洛娜女士,我的父亲今晚会在他的庄园举行盛大的酒会,不知我是否有幸能邀请您做我的舞伴呢?”

    金色的柔顺长发披散在肩膀上,为了防止发梢遮住面门,一个装饰着晶莹剔透的红宝石发卡将其固定在耳后。

    灌魔丝绸制成的精致长袍上纂绣着满满当当的精美图案,以兰洛斯对铭文和附魔的了解,他一瞬间便辨认出其中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奥术咒文。

    很显然,这是纯粹用来观赏,没有任何实用性的法袍。

    兰洛斯隐隐感觉到心口发疼,灌魔丝绸在人类社会的价值甚至超过了黄金,大多数施法者都只舍得将其用在编织法袍的关键部位,像这位精灵这样用作整套长袍的基础材料,简直是天大的奢侈。

    更令人发指的是,这老小子居然不给长袍刻画咒文,纯粹用来显摆,真是白瞎了那一身‘黄金’啊!

    “我会考虑的,菲伦德雷。”不断捏动眉心,艾洛娜虽然一脸不快,但是话语中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雷厉风行。

    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兰洛斯露出惊讶的目光,艾洛娜无奈地闭上了眼睛:“我的助手有工作要向我汇报,不如这件事我们之后再继续谈论?”

    菲伦德雷闻言抬头,总算是将那火热的目光从艾洛娜身上移走,下一刻,他转向兰洛斯的面孔中充斥着实质化的冰冷。

    兰洛斯的眉头猛地一挑,却毫不畏惧地迎上了对方。比气势,杀过巨魔、砍过精灵并且直面过腐化者和上古之神的兰洛斯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人。

    再加上虚空力量的强化,单论精神强度和韧性,超凡之下,无人能敌!

    菲伦德雷刚想开口,但兰洛斯神态的变化仿佛一柄刺入自己咽喉的利剑,让他浑身的血液突然逆流,双眼瞪大的同时,冷汗瞬间浸湿了全身。

    “兰洛斯。”朝着门口那个认真起来的助手喊道,艾洛娜虽然是板着脸,但是能看见,一抹赞赏在她的脸上转瞬即逝。

    “好久不见,艾洛娜导师。”收起精神压迫,兰洛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笑着朝导师打了个招呼。

    没有回应,艾洛娜鄙夷地瞥了一眼扶着桌角才勉强站定的菲伦德雷,朝他露出公式化的微笑:“那么,不送了。”

    连喘几个粗气,自知颜面尽失的菲伦德雷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兰洛斯,随后拂袖而去,狼狈不堪的模样让艾洛娜松气之余总算是露出了笑容。

    “看来我帮你转移走了一个大麻烦。”看到对方这般反应,兰洛斯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并没有太过在意,依然镇定自若地跟艾洛娜闲聊。

    “你似乎并不担心嘛,啧啧,看来院长这段时间的训练没有白瞎。”

    谦虚一笑,兰洛斯的脸上浮现起揶揄:“您也不错嘛,这位追求者的条件似乎相当惊人哟,您该不会是动心了吧?”

    四目相对,艾洛娜见兰洛斯还是这么不正经,顿时无奈:“你知道他是谁吗?”

    “你知道的,我只是一个乡巴佬而已。”耸了耸肩,兰洛斯拉开凳子,正准备大咧咧坐下去,对方的话却让他的屁股悬在了空中。

    “你应该认识他的父亲,泰里斯伯爵,是银月议会的一位议员。”

    在奎尔萨拉斯,爵位的高低对于实权的影响并不大。毕竟高等精灵不兴封地,最多奖励庄园和官邸,就算是银月城外的土地也有远行者和晨锋骑士团这种官方部队进行保护。

    因此,贵族手中私兵的规模自然是少之又少。

    而且说实话,几乎每一个高等精灵往前推个祖宗十八代,几乎绝大部分人都能世袭一个贵族头衔,这是长生种的优势。

    正是因为这种全民贵族的局面,高等精灵之间反倒是和睦共处,不存在什么阶级矛盾。

    但那是一般情况。

    银月议会,限制君王独裁统治的议会机构,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尽管只是其中之一,但是泰里斯所能动用的力量和财富实在是惊人。

    “伯爵大人的儿子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我以前可从没见过。”兰洛斯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招惹到了什么人,或者说,他并不在乎。

    “是啊,以前我也不缺人手啊。”双手抱胸,艾洛娜用审视的目光看向兰洛斯,一抹幽怨在其中快速闪过。

    这一发现倒是让兰洛斯有些心惊:“所以他?”

    点了点头,魔导师轻轻叹气:“说真的,我越来越觉得学院简直是在胡闹。”

    “虽然菲伦德雷懂得一些奥术知识,但是他从小就接受的是战士的训练。”

    “泰里斯那个老不死的,为了让自己儿子逃过晨锋骑士团的征兵,居然把他扔到老娘手下做事,真特么胡闹!”

    显而易见,艾洛娜这些天憋了一肚子的火,要不是上面那些迂腐的决策者阻拦和请求,她肯定早就用炎爆术把菲伦德雷送上天了。

    至于兰洛斯,并没有被对方这又是拍桌又是怒骂的火爆脾气吓到,他了解,艾洛娜只有在熟人面前会如此。

    不过对方的话倒是点醒了他。

    见艾洛娜渐渐稳定下来,兰洛斯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所以他是来抢我饭碗的?”

    眼睛微微一斜,艾洛娜的笑容显得理所当然:“不然呢?”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