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做一秒钟的英雄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四章 做一秒钟的英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等到大门重重关上,老管家停下了了继续向前的脚步,感受到门外的传送魔力转瞬即逝,他转过身来,脸上的愤怒和痛惜统统消失不见,有的,只是一片淡漠。

    抬手一挥,随着魔力涌起,奥术傀儡的一侧面门突然狠狠颤动,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强制撕开,伴随着金属扭曲而传出尖锐的哀鸣,一个巨大的豁口出现在它扁圆的脑袋上。

    下一刻,魔力轻轻探入其中,在法师之手的抓取下,一颗闪烁着淡蓝色辉光的水晶球从中慢慢飘了出来。

    也幸亏是奥术傀儡,如果是个人,如此粗暴地挖出眼珠子,一定会死的吧……

    伸手抓住那颗眼珠……抓住那颗通体晶莹、价值不菲的石英水晶球,老管家没有丝毫犹豫和心痛,指骨发力,竟是一下子将其捏得粉碎。

    四散崩飞的晶莹碎片并没有坠落在地,而是在阵阵激荡魔力的托举下缓缓飘起,柔和的辉光不断在其中折射。很快,一幕幕影像在其中显现。

    “进湖底待命。”图像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朝着老人发出指令后,一转眼便消失在了阳光之下。

    如果兰洛斯在这儿一定会惊呆的,那个人发出指令的人,就是他!

    这些影像,是奥术傀儡的视角!

    这个老管家,在监视他!

    如同幻灯片,熟悉的一幕幕在光影中浮现。水下漫游,进入墓穴并解除提尔之火和白银之手的防御,以及深入黑暗,遭遇索拉丁和扎卡兹……

    “果然,国王陛下还有,斯多姆卡……这么多年,我甚至都快忘记它的气息了……”低声自言自语,老管家将影像定格在索拉丁迎风消逝的那一瞬间,淡漠的双眼中,浮现起愈发浓郁的激动和哀伤。

    不同于刚刚装出来的愤怒情绪,看得出来,这次,他是发自肺腑地真情流露,对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国王?

    这个与世隔绝的老法师,到底是谁?

    经历过这么多次的传送,兰洛斯早就不再产生眩晕综合症,在魔力散去的第一时间睁开眼睛,然而看着前方的熟人,他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还是老样子,索兰尼亚站在浮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兰洛斯,似乎自从后者传送至提瑞斯法林地到现在,就一直没有离开过。

    逐日岛?传送道标不是应该设立在日怒之塔吗?

    “等你很久了,看起来你很迷惑?”

    索兰尼亚的话让兰洛斯回过神来,后者抓了抓鬓发,试探性地发问:“呃,我不是应该跟维林在一起吗?”

    “他们在跟银月议会交涉,政治公关总是这么麻烦。”索兰尼亚讥讽似的摇了摇头。

    “那我呢?”

    “你?”看到兰洛斯脸上的不解,索兰尼亚显然已经猜到了他在想些什么,随即揶揄一笑,“你又不是高阶成员,需要你瞎掺和什么?”

    “正好,趁这段时间,我会加快你的训练进度,争取在议会需要你之前结束我的工作,省的他们天天找我的麻烦。”

    听到院长这样的话语,兰洛斯的眉头轻轻一挑:“还要训练?不是让我去找那个恶魔的吗?”

    “那个恶魔在银月城潜伏了这么久,你以为一时半会儿就能把她揪出来了吗?”索兰尼亚不屑地撇了撇嘴,虽然是善意,但是他的话语还是让兰洛斯感觉到浑身不自在,“而且以你现在的能力,在这种实力的敌人手里,一转眼就躺下了吧?连生存都保证不了,你怎么能保证在找到她的时候将消息传递给议会呢?”

    细想之下发现对方说的在理,兰洛斯只能尴尬一笑,算是默认了。

    “很好,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喂!不用先吃饭的吗……”

    大厅中央,翻涌的魔力掀起愈发剧烈的狂风,随着耀眼的辉光突然绽放,兰洛斯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很快,感觉到身边的奥术能量如潮水般消退,兰洛斯立刻睁眼。

    不同于之前熟悉的丛林地貌,整片天空布满厚重的黑云,昏暗,压抑。目光所及,皆是废土,被邪能污染的土地黑化僵硬,别说进行种植,连普通人的生存都变成了问题。

    浓郁的硫磺气味儿刺激着鼻腔,让兰洛斯不禁狠狠皱起了眉头。

    当然,恶劣的环境只是一个方面,真正让兰洛斯心神剧震的是,前方,一个高大的身影蹲伏在沸腾的邪能火焰之中。

    宽大的黑色蝠翼紧紧贴合在背部,翼骨两侧的尖刺令人望而生畏。壮硕的蹄子上,漆黑的旺盛毛发在风中不断飘扬,利爪和布满倒刺的钢甲上流淌着令人心惊的毁灭力量。还有那对粗壮的恶魔之角,配合如此骇人的躯体,毁灭和恐惧的气息肆无忌惮地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贝尔艾什?不,比他更强!

    “你之前的课程都完成得很好。”索兰尼亚的声音直接在脑海中响起,让神经紧绷的兰洛斯不由得摒住了呼吸。

    “但是我要你忘记之前所学到的一切!”

    “这个恶魔是一名末日领主,多年前我和一众同伴曾讨伐过他,但是我们差点失败,直到守护者的到来我们才成功将他放逐。”

    “这是你最后的课程,我不需要也没指望你能战胜他。”

    “只有一点。”

    “活下去!”

    吼!

    话音刚落,前方那个恐怖的怪物缓缓颤动起来,随着他起身站立,一双燃烧着翠绿火焰的铜铃大眼恶狠狠看向了兰洛斯。

    仅仅一眼,后者的灵魂突然剧烈一颤,仿佛感觉到什么,兰洛斯蓦然抬头。

    一颗绿色的流星从天而降……

    轰——

    “咳咳……”浑身瘫软摔倒在地,兰洛斯不断喘着粗气,豆大的汗滴划过眼角,看着它狠狠摔碎在眼前,精灵法师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大汗淋漓。

    “你死了。”淡漠至极的发言,可兰洛斯却能从中听到一丝失望。

    委屈和愤怒充斥着胸膛,兰洛斯狠狠一拳砸在地板上,随即立刻站起,死死盯着上方的索兰尼亚:“你让我面对的是一名传奇!这是作弊!哪个中阶法师能在传奇恶魔的手下存活?我不服!”

    平静注视着咬牙切齿的兰洛斯,索兰尼亚沉默了许久,等到对发的呼吸渐渐平稳,他这才缓缓开口:“当初将这只恶魔召唤到艾泽拉斯的,是我的导师。”

    兰洛斯的呼吸突然停滞,莫名的,他的心里升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情绪,他似乎预感到了什么。

    “当时的我跟你一样,只不过是刚刚接触到五环魔网的一介菜鸟。”

    “但是为了阻止导师犯下的错误造成更大的灾难,我加入了讨伐这个恶魔的行列。”

    四目相对,兰洛斯很清楚,对方没有撒谎,更令他羞愧的是,他没有从对方的眼中看到自己刚刚的,恐惧。

    “虽然我和我的同伴加起来将近二十人,其中不少都是魔导师之流,但是直到守护者到来,存活下来的仅有三人。”

    诉说如此惨痛的回忆,双手抱胸的索兰尼亚依旧一脸平淡,然而他越是淡然,兰洛斯心中越是惊涛骇浪。

    “一位是导师的朋友,半只脚踏入传奇领域的巨龙,一位是九阶破法者,能够与传奇奥术师打成平手的禁术监护者。”

    “而我,是唯一幸存的奥术师,一个中阶法师。”

    索兰尼亚的目光中总算是泛动起一丝别样的光彩,除了悲伤之外,还有自豪,让兰洛斯错愕的脸上不禁流露出由衷的敬佩。

    “而且我所掌握的只有奥术,没有邪能,没有暗影,更没有。”将目光放在兰洛斯背后,索兰尼亚的眼睛微微眯起,“斯多姆卡·灭战者!”

    !!!

    兰洛斯的心跳突然骤停,震惊的光彩在眼中一闪而过。

    虽然说索拉丁曾带着斯多姆卡在精灵与巨魔的战场上大显神威,但那都是2800多年前的事情了,索兰尼亚怎么可能会认识灭战者?

    精灵是长生种没错,但是看看那个时代的代表人物,须发皆白老态龙钟的阿纳斯塔里安国王,再对比一下这位身子骨依旧硬朗的院长。

    这不科学!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见对方这般模样,索兰尼亚却是笑出了声,“我确实没有参与过那场战争,但是我的导师也曾用这样的幻境魔法来训练我。借助奥术的力量,我体会过很多次斯多姆卡的强大。”

    看着身边这些复杂到难以想象的符咒和铭文,兰洛斯的心中再一次自发浮现出敬意,

    作为上层精灵的后裔,奎尔多雷虽然曾遭受过难以想象的苦难和迫害,但是他们真正做到了用奥术改变生活,而现在的繁荣,来自于前人的鞠躬尽瘁。

    至少这种态度,值得人尊敬。

    “如果你觉得不乐意,我可以立刻结束你的训练。”见兰洛斯沉默了许久,索兰尼亚似乎也失去了耐心,说这话的同时,显而易见的失望在眉宇间闪过。

    结束?

    兰洛斯咧嘴一笑,抬头看着在奥术光辉映照下显得高深莫测的院长,伸手抓住了背后的灭战者,绷带随之纷纷断裂,传出一阵阵细微轻响的同时,露出了大剑黯淡粗犷的身躯。

    “放马过来,我奉陪到底!”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