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第五十三章 不想成为刺客的潜行者不是好盗贼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三章 不想成为刺客的潜行者不是好盗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兰洛斯用力场冲击击毙奥玛拉并非只是为了出气,灵魂收割虽然被自己中断,但是对后者的精神和灵魂产生巨大的创伤,以王庭和议会的能力,检测出这种黑暗魔法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不希望引火上身,同时,他希望帮助瑟里斯正视自己的所作所为。

    不开锋的剑不会让任何人重视,更何况持剑者还是一群孩子?但是当这群孩子拿起尖刀的时候,谁还会不屑一顾呢?

    相比单纯搜集情报的盗贼,刺客的身份更加让人危言耸听。

    “你们几个,到底是什么人?”将所有人聚拢在草坪上,一名破法者队长指着兰洛斯三人质问。

    瑟里斯看了一眼轻松写意的兰洛斯,咬了咬牙,正准备开口,一阵轻风涌起,空地上突然绽放起耀眼的白光。

    “温里奥,这几个人还是交给我们来吧。”随着白光渐渐消散,两个身着高贵的精灵露出了真容。

    “遵命,大魔导师。”短暂一愣,被称为温里奥的破法者躬身致意,立刻退了下去。

    “好久不见,瑟里斯,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留着灰白山羊胡的年迈精灵第一时间将目光放在了瑟里斯的身上,而后者,则呆愣了许久。

    回过神来,瑟里斯立刻恭敬地半跪在地:“愧不敢当,冯德洛尔大人。”

    冯德洛尔的脸色愈发凝重,声音也变得低沉起来,让瑟里斯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我可不是在夸奖你。”

    虽然话语中带着责备,但是显然冯德洛尔和瑟里斯的关系不错,至少曾经不错。在看到后者身上骇人的伤疤后,首席牧师悄悄叹气,朝着他抬起了右手。

    一股温暖的气息突然簇拥在瑟里斯的身边,点点金色的微光欢呼雀跃着涌入了他的体内。

    可怕的灼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脱落,露出一片片雪白的新生皮肤。

    牧师的治疗神术是需要时间的,在冯德洛尔帮助瑟里斯恢复的时候,他身边的碧洛华缓步走向了兰洛斯。

    “说说看吧,小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乐意为您解惑,大魔导师……”微微一笑,兰洛斯躬身行礼,随后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当然,有关奥玛拉的死,他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

    还是那句话,他了解对方,只要不是敌人,这个注重实用能力的大魔导师肯定乐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男爵大人的罪证就在瑟里斯手中。”最后,兰洛斯将主动权交到了潜行者手上,使得后者浑身一颤,犹豫和挣扎在眼中转瞬即逝。

    “瑟里斯?”碧洛华问道。

    瑟里斯转头看向兰洛斯,对方的眼中的信任让他无所适从。随后,他又瞥了一眼周身温暖的圣光,以及冯德洛尔意味不明的注视,紧咬牙关,点了点头。

    “兰洛斯,说的没错,奥玛拉试图潜逃……”从怀中取出账本,看着它在魔力托举下飘向大魔导师,不知是不是错觉,首席牧师冯德洛尔脸上似乎闪过一丝失望,令他无比心痛的失望。

    对不起,导师……自己选的路,我必须……

    “这么说来,你们反倒是立功了。”碧洛华仔细翻看着手中的账本,嘴角露出了莫名的笑容,“小子,你真的不考虑加入日怒军团吗?”

    “大魔导师谬赞了,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兰洛斯笑得很开心,是真的开心。

    如果瑟里斯实话实说,以他之前的功劳和奥玛拉的罪行,也并不会受到很重的惩罚,但是他一定会对这位潜行者失望。

    然而他没有,尽管挣扎的情绪如此明显,但是瑟里斯选择了听从他的话。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不管是对他和那些孩子,还是对于整个银月城。

    “不用谦虚,等我向银月议会上报后,你会得到应有的奖赏。”摆了摆手,大魔导师见冯德洛尔已经完成治疗,继续说道,“为了报答你们的所作所为,这里我们会负责打理,现在,你们可以离开。”

    点了点头,兰洛斯三人走出了庄园的大门。

    目送几人离开,冯德洛尔不再压抑自己的愤怒,来到碧洛华的面前质问道:“明明已经发现那小子的不对劲,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放他离开?!”

    “老伙计,别冲动。”拍了拍牧师的肩膀,碧洛华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抬手一挥,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将两人笼罩,声音无法传出也无法传入,两人之间顿时变得安静了起来。

    “你知道的,瑟里斯放弃圣光之道的原因。”

    “不用你提醒。”回想起过去,冯德洛尔的脸上闪过浓浓的悲痛,“我问的是那个小子,那个使用黑暗魔法的法师!”

    “不管是冲动还是什么,瑟里斯选择了这条道路,这条回不了头的道路。”没有正面回答,碧洛华的声音依旧没有起伏,平淡而富有魔力,让冯德洛尔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但是你看见了,他有所迟疑,他很迷惑。”

    “虽然瑟里斯依然在为银月城尽心尽力,但是……我很喜欢那个小子的话,银月城需要的,是一把利刃,而不是玩具。”

    “同样的,这样的利刃我们不应该嫌多。”

    “不敢苟同。”冯德洛尔皱了皱眉,“瑟里斯是我最得力的学生,他本来可以成为一名强大而善良的牧师,虽然现在……但是我相信他,他一定可以……”

    “老伙计,你明白的。”打断了牧师的发言,碧洛华的声音有些唏嘘,但是却坚定异常,“与奎尔萨拉斯为敌的人,不需要救赎!”

    “巨魔,以及奥玛拉男爵,都是如此!”

    “……那么兰洛斯呢?”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对奎尔萨拉斯有利的,我会看着他。”大魔导师的眼中浮动着胸有成竹的光芒,似利剑,如鹰隼,“如果未来的某一天,他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我会亲手,了解他!”

    ————————

    很快,兰洛斯一行人回到了谋杀小径,一直保持沉默的瑟里斯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凝视着那个满脸笑容的法师。

    “我可是刚刚帮你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难不成你要翻脸不认人了吗?”见状,兰洛斯露出了夸张的惊讶和痛心。

    “不,我,我只是……”摇了摇头,瑟里斯的犹犹豫豫最终变得坚决起来,“我只是想要谢谢你。”

    收起浮夸的表演,兰洛斯露出了难得的正经神态:“谢我什么?”

    “很多,但是我还是不会赞同你的说法。”

    “哦?”

    “至少现在,孩子们不应该接触这些东西。”不同于之前,瑟里斯显然已经接受了他的劝告。毕竟当初脱离牧师的行列,他想做的,更多是刺杀的工作,然而现在有了这些孩子的牵绊,他只是有了顾及而已。

    孩子们?他们应该早已经接触到这些了吧?

    看了一眼对方身后的瓦蕾拉,兰洛斯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瑟里斯教导了他们技能,同时也给与他们任务,不管是搜集情报还是跟踪探查,这些孩子所看到的东西比同龄人要多得多,他们的心智也比瑟里斯想象中要成熟得多。

    在兰洛斯看来,瑟里斯的担心是多余的,不过并非没有道理,他能倾听并认同自己的看法,已经足够了。

    “听起来我们还能聊很久,要喝一杯吗?”

    “不了,我这个样子出现在酒吧,只会成为别人的笑柄。”苦笑摇头,瑟里斯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和耳根。虽然圣光能够恢复创伤,但是并没有生发护发的功效,原本的鬓发消失不见,独留一片白白净净的皮肤,与原本的肤色呈现出鲜明的对比。

    这面相,确实……

    “哈哈,你应该庆幸,至少没有毁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兰洛斯善意的劝慰道。

    无奈撇嘴,瑟里斯灵敏躲开了他的手掌:“得了吧,我可不想吓到那些姑娘们。”

    “既然你这么说的话。”微微一笑,兰洛斯朝对方伸出了右手,“下次见面,你请客。”

    紧紧抓住对方的手掌,瑟里斯露出了同样的笑容:“没问题!”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正当兰洛斯要跟瑟里斯道别的时候,银铃般清脆的声音横刀插入,其主人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性格显露无遗。

    虽然是有些不礼貌,但是兰洛斯却并没有在意,毕竟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不管是从职业还是心性,他基本可以确定,这个小小盗贼的身份。

    “如果按照你说的,我们不也是在犯罪吗?”平淡至极的问询,但是却让气氛瞬间降至了冰点。

    “瓦蕾拉!”眉头一紧,瑟里斯厉声低喝。

    摆了摆手,示意瑟里斯淡定,兰洛斯半蹲下来,以求与金发小女孩儿平视:“我们可不是在犯罪,为什么这么问呢?”

    “你刚刚杀人了。”瓦蕾拉小巧的眉头轻轻拧起,淡漠的神情虽然是想表现得稳重,但是细细的皱纹却增添了一丝可爱。

    “我只是将他应受到的惩罚提前了而已,你认为行刑官是罪犯吗?”

    “可你不是行刑官。”

    “这只是一个比喻,也是你和瑟里斯存在的意义,贵族的特权让奎尔萨拉斯无法对他们进行完善的制裁,所以他们需要你们。”

    “我不明白。”仔细思考了一小会儿,瓦蕾拉轻轻摇头,金色的柔顺长发不断飘动,惹人喜爱。

    笑了笑,兰洛斯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瓜:“瓦蕾拉小姑娘,等你再长大一点儿,会明白的。”

    短暂呆愣,瓦蕾拉一把拨开了兰洛斯的手掌,怒气冲冲地朝他吼道:“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

    虽然略有尴尬,不过兰洛斯也没有在意,强忍住笑容,十分绅士的行礼:“是,瓦蕾拉·萨古纳尔女士。”

    话音刚落,一阵凉风从小巷中溜过。

    这下是真的尴尬了……

    “噗!哈哈……”瑟里斯捧腹大笑,看那模样,就差满地打滚了。而瓦蕾拉也被这大笑声惊醒,原本对兰洛斯好不容易做出的和善姿态瞬间消失,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对方,重重一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眨了眨眼,兰洛斯一脸茫然地看向瑟里斯,后者好不容易止住笑声,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不知道吗?在萨拉斯俚语中,萨古纳尔是鲜血的意思……法师大人,能否告诉我你刚刚在想些什么?”

    所以,这小姑娘不姓萨古纳尔?不是那个在3V3竞技场中的刺杀贼?我乌龙了?

    没有理会瑟里斯的调侃,兰洛斯看向那个快要消失在视线中的娇小背影,眉头都快要挤出水来了。

    至于那位走远的金发女孩儿,在走进阴影的同时,嘴角浮现起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容。

    萨古纳尔?似乎也不错……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