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第三十章 替罪羊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章 替罪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湍急的艾伦达尔河呈巨大的U型贯穿了奎尔萨拉斯的腹地,虽然源头来自无尽之海,但是经过高等精灵的魔法力量处理,这条河流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淡水河,是奎尔萨拉斯的母亲河。

    东部圣殿的位置就在这条河开始向南弯曲的地方。

    此刻,骑着陆行鸟行进在河岸上的两名精灵正朝着这个地方赶来。

    虽然没有马匹那么狂野,但是奔跑中的陆行鸟依然颠簸异常,兰洛斯并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奥术专研这种精细工作。不过他同样没有把时间花费在眼前的美景上,相比这个,充分利用有限的时间去提升和充实自己是他最大的优点,精灵悠长的寿命并没有改变他在绝症煎熬的时间里领悟到的真理。

    真正的力量只会眷顾付出努力的人。

    借助萨格里特的推演能力,他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中巩固并改进所学知识,同时预习着那些早就记录下来的2环法术。

    “兰洛斯,我们到了。”法师一路走来都保持着沉默,反倒是让温蕾萨不习惯了起来,对于女孩儿这个正值青春的年纪来说,最厌烦的就是枯燥无味。

    听到耳边不耐的话语,兰洛斯有些不解对方为何会如此不高兴,但是他并没有过多去揣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相比西部圣殿的荒凉,东部圣殿由于与远行者居所隔岸相望,人气可比前者要火热得多。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几名全副武装的卫兵拦在了兰洛斯两人的面前,做好了随时拔刀战斗的准备。

    “我是兰洛斯,法瑟林学院助教,从西部圣殿赶来,有重要的消息要传递给兰德拉·晨行者。”瞥了一眼对方身后高耸华丽的尖塔,兰洛斯一边感叹着薇兰妮亚的清贫工作和生活,一边简单说明了来历。

    带头的卫兵朝身后的同伴使了个眼神,随即朝兰洛斯抱歉躬身,并没有给予放行:“请耐心等待,我马上派人通报。”

    “如果两位不介意。”卫兵队长的目光在兰洛斯身后那个百无聊赖的女孩儿脸上驻足了许久,在同伴的提示下回过神来,随即清了清嗓子,连声音都变得缓和了许多,“岗哨里有充足的休息空间和补给……”

    这就是魅力值的差距。

    兰洛斯的脸黑得像碳,漠然注视着这名突然变得殷勤起来的精灵卫兵,好不容易才把那无名之火压了下去。

    短暂的等待,在得到许可后,兰洛斯两人被带进了东部圣殿的高塔之内。

    “那么说说看,你们从薇兰妮亚那里带来了什么?”中央大厅,一名高挑的精灵魔导师转过身来,在强大气息的衬托下,她眉宇间的散发着莫名的威势,与那热情火红的长发截然相反,冰冷和高傲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相比薇兰妮亚的简朴,兰德拉的身边不仅有装备精良的精灵卫队,服务于此地的施法者都以她为中心环绕,刻满深奥铭文的华丽长袍更是彰显了她的高贵。

    作为一名魔网监护者,她的实力、财富和地位都远远超过了薇兰妮亚。

    短暂的犹豫,兰洛斯打开了包裹。

    “这是西部圣殿的导流法阵?你把它带来做什么?”眉头一紧,兰德拉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对方。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似乎只要兰洛斯有任何异动,这些卫兵和法师会立刻将他擒下。

    “薇兰妮亚让我带过来的,导流法阵出了一些问题,她需要你的帮助……”虽然很不喜欢这种局面,但是导流法阵是各大圣殿最重要的装置,兰洛斯表示理解,很是耐心地将大致情况告知了对方。

    “哼,我就知道,当初银月议会让那个小妮子独自看护西部圣殿根本就是个笑话,如果真有本事,这些小事直接用传送不就行了?还非要找两个跑腿的……”意识到自己的话语不是那么礼貌,兰德拉没有再继续下去,用法师之手将水晶牵引到身前,仔细端详了起来。

    不过兰洛斯并没有对她颇具贬低意味的语气有所反应,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和不安。

    薇兰妮亚是一名魔网监护者,少说也应该有接近高级施法者的实力,掌握5环法术传送术想来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为什么?

    “该死!”

    兰洛斯心中的不安应验了,只听兰德拉发出一声惊呼,漂浮在她身前的水晶突然浮现起无数细密的绿色纹路,下一刻,空气传出一声低沉的爆鸣,绿色的火焰猛得从中腾升!

    轰!

    仿佛地雷爆炸,庞大的魔力瞬间被混乱能量引燃,凶猛的邪能烈焰如下山猛虎,呼啸着冲撞周围的一切!

    几乎同时,空中传来一阵细微的轻鸣,一个巨大的球形护盾瞬间将爆发的烈焰包裹,浑厚响亮的撞击声如同重锤砸落在兰洛斯的心口,让他震惊之余,差点吐出一口淤血。

    “抓住他们!”用魔力持续不断地维持护盾用以抵抗邪能的爆发,兰德拉抽出空隙,凶神恶煞地大喊。

    下一刻,十数柄刀剑架在了兰洛斯和温蕾萨的脖子上。

    “为什么抓我?”

    “放开我!”

    ……

    不同于温蕾萨的极力反抗,兰洛斯任由卫兵将自己带走,脸上的神情因沉思而显得有些出神。

    邪能?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哐当!

    铁门的撞击声终于唤回了兰洛斯的心神,看着铁笼外的一众卫兵对自己抱以怒目,他渐渐明白了一些东西。

    他的第一直觉是对的,薇兰妮亚……

    相比东部圣殿的热火朝天,今天的西部圣殿冷清得可怕。

    走到一面朴实无奇的墙壁前,薇兰妮亚轻轻叩击了一下,随着一抹绿色的能量灌注到其中,墙面上竟是浮现出一个淡淡的魔法阵。

    随后,大厅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响动,中央位置的地板一块块下沉,露出一条漆黑的螺旋楼梯。顺着楼梯向下,当视线彻底变为伸手不见五指的那一刻,薇兰妮亚轻轻拍手。

    噌!

    蓝色的魔法火焰突然在墙边的火炬上腾升,突如其来的火焰给这片空间带来了难得的光亮,不过当视线汇集到房间中央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希望这火炬永远不被点燃。

    尸体,一具具枯槁的腐尸堆放在四周,仿佛已经死去了无数个岁月。但是他们身下红褐色的血迹却证实了,死亡时间最长不会超过一周。

    在这遍地的鲜血中央,一个漆黑的四方平台出现在眼前,一名还在喘息的精灵被五花大绑扔在上面。枯槁的长发,无神的双眼以及惨白的脸颊让人不忍直视。显然,无尽的痛苦折磨碾碎了他的心智,即使薇兰妮亚走到他的身边都没有丝毫反应。

    “啧啧,我可怜的学徒。”带着熟悉的笑容,薇兰妮亚的指尖轻轻划过对方的脸颊,随着魔力灌注到他体内,后者涣散的瞳孔总算有了聚焦。

    “混蛋,贱人,奎尔多雷,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这个"biao zi"……”愤怒、憎恨,猩红的血丝布满了眼眶,深深凹陷的双眼让他看上去如同恶鬼,再加上仿佛撕破气管的沙哑低吼,令人毛骨悚然。

    “我最讨厌别人叫我"biao zi"。”薇兰妮亚虽然微笑不变,但是眼中却闪过了微不可察的戾气,“就算是我最心爱的学徒也不行。”

    手腕一翻,一柄雕刻着复杂花纹的猩红匕首出现在薇兰妮亚手中。不,那并不是原本的颜色,那是凝固的鲜血,是精灵们哀嚎着的灵魂!

    “我在地狱,等着你,"biao zi"!”瞪大的双眼死死盯着女人,他多么希望眼神也可以杀人,这样,那个巫婆一定会碎尸万段!

    “不。”用匕首划过下颚,薇兰妮亚轻声呢喃着,一个不经意,刀尖刺破了对方的皮肤,缓缓撕裂血肉,在精灵剧烈的颤抖中深入了咽喉。

    鲜血如泉涌般流下,逐渐将精灵身下复杂而扭曲的刻痕填满。

    “你的灵魂属于主人,去不了地狱。”薇兰妮亚的笑容在血色的映照下显得无比狰狞和恶毒。

    匕首割裂咽喉的痛苦比精灵原以为的要多得多,随着鲜血沁入身下的魔法阵,全身如同被无数的蚂蚁噬咬着。更让人恐惧的是,随着法阵越来越饱满,精灵身上的皮肤和血肉以极快的速度萎缩干枯,仿佛一下子成为了步入暮年的老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通过鲜血,缓缓注入到祭坛之中。

    恐惧,痛不欲生!

    他想要哀嚎,但是肺部的空气只是带动了更多的鲜血从咽喉涌出,而越是这样,那发自灵魂的痛楚也越来越尖锐,深刻。

    越挣扎,越痛苦,他越痛苦,薇兰妮亚也就越高兴。

    看着精灵在无尽的折磨中流露出恐惧和痛苦的神情,他的目光从开始的憎恨到现在的请求解脱,每一刻的变化都能让薇兰妮亚无比愉悦。

    这就是你的下场,那些辱骂我、看不起我的人统统都要遭遇的未来!

    “不错的表演,但是没有远见。”富有质感的沙哑声音显得十分低沉,突兀地在这片空间的四面八方响起,让女人立刻停下了癫狂的大笑。

    “主人!”魔网监护者面朝祭坛单膝跪地,惶恐万分地将那骄傲的头颅深埋在胸口。

    几乎同时,那还在垂死挣扎的精灵身下,侵染鲜血的法阵绽放出耀眼的绿色辉光,随着混乱力量逐渐腾升汇聚,一个半透明的模糊虚影出现在祭坛的另一边。

    猩红的镰刀仿佛是从那颗长角的骷髅颅骨中延伸出来的长舌,随着萨泰尔向前一挥,被当作祭品的精灵彻底失去了生息。

    不过他并没有解脱,一缕缕惨白的流光从他身上涌起,在空中汇聚成精灵的大致模样,在无尽的惊恐和哀嚎中,被乌萨勒斯彻底吞噬。

    “只有无尽的折磨才应该是他们的归宿!”

    PS:乌萨勒斯·逆风收割者的外观参考法师塔挑战:罪恶之脊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