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艾泽拉斯之救赎 > 第二章 法瑟林邀请函

艾泽拉斯之救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章 法瑟林邀请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咯吱!

    厚重的房门被缓缓推开,锈蚀的边角与地面摩擦,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响亮动静。

    不过这并没有打扰到房间中那个伏案疾书的佝偻身影。

    随着兰洛斯打开房门,略带寒意的晚风偷偷溜了进来,烛台上的火焰轻轻一颤,这才唤回了老人的注意。

    “你回来了。”将羽毛笔小心翼翼平放,弗格斯抓了抓下巴凌乱的灰白胡须,缓缓站起了身。

    数千年前,在受到精灵同胞的驱逐并远离永恒之井后,奎尔多雷渐渐失去了永生的祝福,疾病、衰老,属于普通人类的烦恼降临到了他们的头上。

    不过即便如此,精灵的青年时期依然比人类要悠长得多。只有真正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奎尔多雷才会像弗格斯这样,佝偻、虚弱。

    当然,兰洛斯在半年前第一次见到弗格斯时,也曾幻想过他是不是人们常说的‘白胡子老爷爷’。

    事实证明,他只是一位普通老人,一位年迈的村长而已。

    顺手关上房门,兰洛斯轻轻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当他正要杵着拐杖走向自己房间时,目光却被书桌上反射着微光的墨痕吸引:“这是告示?从哪儿来的?”

    金枝村是个小地方,衣食住行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不需要外界供给物资,也没能力向外输出商品。因此,这个地方几乎被遗忘,上一次发布告示还是兰洛斯被救回来那天。

    不过显然,这一次可比之前要重要得多。

    “银月城。”轻轻一叹,弗格斯布满沟壑的脸上浮现起浓浓的忧愁。

    兰洛斯的眉头轻轻一挑,莫名感觉到空气似乎变得压抑起来。

    “最近森林巨魔似乎加强了攻势。”弗格斯拉开抽屉,慢悠悠翻找起什么来,“几个前线侦察小队好几周都没有消息了,边境的安全线也越来越模糊……”

    “这些巨魔再猖狂,也不至于威胁到我们村子吧?”兰洛斯的话虽然有些消极,但是不可置否,他说的没错。

    金枝村位于永歌森林的腹地,北有守备森严的阳帆港,南下越过艾伦达尔河,还有大型聚集地金雾村做哨兵。这些森林巨魔更不可能从西方的金色沙滩登陆,除非他们想被高等精灵的舰队轰杀成渣。至于东方,溪谷终年大雾,那些游荡在其中的自然之灵不会对任何打扰它们的人手下留情。

    正如兰洛斯所言,威胁金枝村,笑话……

    弗格斯浑浊的双眼放在了兰洛斯的身上,透露出的谨慎让后者收起了笑容。

    “永远不要低估这些残忍的怪物,如果当年不是阿纳斯塔里安陛下放下身段,与人类帝国阿拉索结盟……”弗格斯似乎回想起一些不堪的往事,顿了顿,默默摇头,随即草草结束了这个话题,“总之,做为一个过来人,我奉劝你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巨魔。”

    “明白。”点了点头,兰洛斯一脸郑重地点头。

    事实上,他比弗格斯更加明白巨魔的强大,不管是阿曼尼,还是达卡莱、古拉巴什,或者赞达拉。

    他对这些生物的了解,可能比这位活了数百年的老精灵还要多。

    不过一码归一码,他依然不认为这些祖阿曼的森林巨魔会不远万里来进攻这个没有任何战略意义的小村庄。毕竟据他所知,高等精灵之所以会与这些巨魔爆发战争,其根本原因在于,银月城建立在了一处魔力枢纽之上。而好死不死的是,这一处魔力枢纽,恰好是人家阿曼尼巨魔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祖先遗迹。

    数千年来,奎尔多雷和森林巨魔爆发了无数次战争,双方之间只能是你死我活,绝对没有和解的可能。至于开始的原因,早已经不再重要。

    因此,说的难听些,巨魔所渴望的东西并不是一个金枝村能够满足的。

    “啊,找到了!”弗格斯的一声惊呼唤回了兰洛斯的思绪,后者立刻将注意力放在了他手上。

    只见弗格斯拿着一卷书信,其上精美的火漆蜡封隐约闪烁着金黄色的微光,如同一只昂首展翼的凤凰。

    “这是?”

    “法瑟林学院的邀请函。”弗格斯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然而这看似平淡的回答却让兰洛斯瞪大了双眼。

    法瑟林学院位于银月城的西北方,一座被称为逐日岛的孤岛上,唯一与外界的联系,是一条直通银月城的跨海大桥。

    这个地方与统治着整个银月城的逐日者王庭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不提它的名字,第一任奎尔多雷的领袖,达斯雷玛,便是安葬在这座岛屿。

    而法瑟林学院的意义,便是帮助王庭培养优秀的魔法学徒以及各种学者。打个不算恰当的比方,这就是一所皇家军事学校。

    当然,这些都不是让兰洛斯惊讶的原因。毕竟,这个地方也是游戏中血精灵的出生地。

    眼看兰洛斯呆愣着没有理会自己,弗格斯轻咳一声,拉回了他的思绪。

    后者歉意躬身,随即却将邀请函推了回去:“老爷子,虽然战事吃紧,但是应该还不需要我这种行动不便的残疾人参军吧?”

    兰洛斯的笑容带着自嘲,以及浓浓的无奈。

    “你说对了一半。”弗格斯当然知道为什么,快速瞥了一眼他的右腿,“这跟前线确实有关系。”

    “不过可不是让你去当学徒,老头子我也不是那么没良心的人。”抓了抓下巴的灰白胡须,弗格斯挺直了腰板,一脸自得的模样仿佛在等待夸赞,“这是邀请你去当助教的。”

    ???

    “助教?我?!”

    “你这是什么表情?”对方的眼中没有预料中的崇拜,兰洛斯不敢置信的荒诞神情让弗格斯有些尴尬,随后立刻板起脸来,“我可是花了很大的人情才帮你争取到这个职务的,臭小子,你可以不相信,但是绝对不能拒绝!”

    话音刚落,弗格斯一把将邀请函塞进了他的手中。

    “可是……”除了曾经的学生时代,兰洛斯从来没有接触过教师这个行业,更何况还是教导一群精灵?简直荒谬至极!

    “别担心,只是助教而已。”弗格斯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份工作没你想得那么难。”

    见对方还想说些什么,老爷子再次出声,让兰洛斯不得不憋了回去:“相信你自己,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你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

    “你的学习热情是我所见过的奎尔多雷中最饱满的,仅仅半年多的时间,你基本上已经把我的藏书都看了个遍。”

    “单论艾泽拉斯的历史和地理人文,你甚至比我这个活了一千多年的老头子都要了解……啧啧,说起来真是惭愧。”自嘲着摇头,弗格斯接着说道,“而且看得出来,你对奥术方面的知识有着超乎寻常的渴望和天赋。”

    “我不是施法者,这里的知识没有办法满足你的要求,但是法瑟林可以。”

    “那里有着最正规的教育模式,无论你将来想要成为政客还是施法者,法瑟林都能实现你的愿望。”

    “而且……”弗格斯的目光下移,停留在了兰洛斯的右腿,“而且以那里的牧师所掌握的知识,你的腿疾或许有办法医治。”

    “老爷子……”弗格斯嘶哑的嗓音让兰洛斯的心脏狠狠一震,仿佛被什么东西攒住,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弗格斯眼中闪过一丝不舍,随即很快露出洒脱的表情:“好了,别这么看着我,本来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搞得这么难受干吗?”

    摆了摆手,弗格斯转过身,缓缓走上了楼梯:“别忘了,四天后的正午,阳帆港会有一艘前往逐日岛的货船,我帮你预订了位置,可别迟到啊。”

    目送对方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兰洛斯仿佛看见了自己在孤儿院时的院长,同样的苍老,同样的佝偻,以及,同样的孤独……

    据传言,弗格斯的伴侣是一位游侠,在早年与巨魔的战争中不幸身陨。而弗格斯为了表示对爱人的忠贞,近千年来,始终孤身一人。

    如今他已时日无多,但是膝下依旧无儿无女。可他并不是冷血动物,他依然渴望亲情,在这半年时间以来,兰洛斯对此表示非常明白。

    弗格斯虽然不曾明说,但是显然,他是将自己当作他的孩子一样在照顾。

    对于兰洛斯来说,这种感觉,很暖……

    用力攒紧手中的邀请函,兰洛斯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微微向上的弧度。

    黎明的阳光顺着窗口偷偷爬进,悄悄抚摸着兰洛斯苍白的脸庞,后者额头上的反光显得格外刺眼。

    似乎有所感应,精灵少年猛得睁开双眼,湛蓝的眼眸透露着无尽的恐惧和痛苦,尽管只有一瞬间,但是依然让人惊骇。

    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人露出这样可怕的神情?

    连续几个深呼吸平复了胸口的剧烈起伏,少年颤巍巍坐直,愣愣地看着窗外,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切都笼罩在辉煌的金色之中,如梦似幻。

    然而兰洛斯此刻并没有心情去欣赏这幅美景。

    噩梦,几乎每晚都会侵袭他的脑海,噬魂者的狞笑,漫山遍野的恶魔发出尖啸,蛛后猩红双眼的注视……

    在马顿发生的一切仿佛幻灯片一般在梦境中萦绕。

    幸好,这只是一场梦。
艾泽拉斯之救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