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神厨狂后 > 第541章 以身抵债

神厨狂后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541章 以身抵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太子也弯眼看着她,说道:“母后,师伯说了,小金子一天要吃三锭金子,不然它会营养不良的!”

    凤浅的嘴角狠抽了三下!

    三锭金子?

    那是要她的命啊!

    不行,这赔钱的货,绝对不能养!

    她努力堆出慈母般的笑容,对着小太子循循善诱:“夜儿,母后觉得吧,这只小兽刚出生就没有了爹娘,实在是太可怜了!咱们还是应该帮它找到它的父母,让它回到它父母身边才是!你觉得呢?”

    小太子不为所动,定定地望着凤浅:“母后,你是不是舍不得金子?”

    小太子一针见血!

    凤浅尴尬:“当然不是!母后怎么会舍不得金子呢?母后是那吝啬抠门的人吗?”

    一旁的轩辕彻笑了。

    论吝啬抠门,他的浅浅论第二,没人敢论第一!

    小太子一派认真的表情望着她,带着几分恳求,说道:“母后,小金子的父母如果在,它们早就来找它了,它们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肯定是抛弃它了!小金子孤伶伶的,如果我不养它的话,它就太可怜了!”

    他扯了扯凤浅的衣袖,可怜巴巴地眼神望着她:“母后,你就让我养它吧!你刚刚答应过我的,母后……”

    一声声道母后,喊得凤浅的心都快化了,可是一想到养了小兽,以后每天都要拿三锭金子来祭它的肚子,凤浅的心就开始流血!

    但对上儿子热切期盼的眼神,凤浅实在不忍心拒绝,最后咬了咬牙,点头答应了:“好吧好吧,不就是三锭金子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她又从怀里掏出了两锭金子,塞到小太子手里:“你带着三金出去吃吧!”

    “三金?”小太子迷茫地眨眨眼。

    凤浅盯着小金子,皮笑肉不笑:“一天吃三锭金子,不叫三金叫什么?”

    说着,她甩了甩手:“你先带它回房吧,记得关上门,母后现在有点头疼!”

    “谢谢母后!那我和三金先回去了!”小太子甜甜地笑着,抱着三金离开了房间。

    一人一兽刚走,凤浅就扶着额头,内牛满面:“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的金子……”

    轩辕彻躺在床上,笑得浑身乱颤。

    “浅浅,你太可爱了!”

    凤浅扑过去,双手揪住了他的衣领:“你还笑?我不管!他也是你儿子,养宠物的金子你来出!”

    轩辕彻事不关己高高挂,笑着调侃:“刚刚答应夜儿的人是你,可不是孤!”

    凤浅更懊恼了:“我不管!反正金子你来出!”

    轩辕彻大笑一声,伸手到她腰际,将她一把捞上床来,一个翻身又将她压在身下,戏谑的口吻道:“想让孤出金子也可以!以后你侍寝一次,孤就给你三锭金子,以身抵债如何?”

    凤浅脸上一红,捶打他胸口:“三锭金子就想让我卖身?我有这么廉价吗?”

    轩辕彻轻划她小巧的鼻尖,薄唇微勾:“如果你的表现让孤满意的话,加价也是可以的!”

    “我才不要!”下一刻,她的嘴就被人堵上了,“唔唔……”

    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有人在门外说道:“客官,我是聚贤居的伙计,打扰了!我这里有一封给凤后的信,信的主人特别交代,一定要让凤后亲自开启。”

    凤浅一愣,会是谁给她留信呢?

    “我去看看!”

    她从轩辕彻身下钻了出来,下床去开门。

    门外的伙计将一封信交到她手里,然后转身离开了。

    凤浅打开信纸,看了一眼,微微一愣,只见上面写着:今晚酉时,湖畔酒楼,不见不散!

    虽然没有落款,但凤浅已经猜到写信之人是谁了,眉头微微一皱。

    轩辕彻忽然问道:“谁送来的书信?”

    凤浅纠结,不知该不该告诉他,其实送信来的人是景天太子,他是为了早上帮她饲蛊的事,来讨还人情债了,但这件事她不能告诉阿彻,在他追问之下,一定会知道她中蛊的事,在还没有找到解药之前,她都不能让阿彻知道这件事。

    思索间,轩辕彻又问了一遍:“到底是谁送来的信,有事吗?”

    “呃,是……”没等凤浅说完,门外突然又来了一队人,为首的是一名太监。

    “北燕国君可在?”

    凤浅扭头,对屋内的人说道:“阿彻,宫里来人了。”

    轩辕彻从容地从床上走了下来,理了理衣袍,恢复了平日里的冷傲清俊:“何事?”

    太监恭敬地作了一揖:“国君,女王陛下有请!”

    轩辕彻面无表情道:“知道了,孤也正想向陛下禀报此次南韩国的战况。”

    他转头对凤浅说道:“浅浅,孤进宫一趟,很快回来!”

    说着,他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等孤回来!”

    凤浅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前来送信的伙计提醒道:“凤后,马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

    凤浅眉头一皱,景天太子偏偏挑这个时候约见她,摆明了就是没安好心,可她欠下的人情不能不还,思索再三,凤浅还是决定去赴约,事情早办早了。

    “走吧!”

    坐上景天太子准备的马车,凤浅来到了湖畔的一家酒楼,前来迎接她的是没有半分好脸色的秋翎。

    “走吧,殿下已经恭候多时了。”她面目面无表情地说道。

    经过她身边时,又听她低低说了句:“从黑雾森林里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故意接近太子殿下。哼,欲擒故纵的把戏,你玩的真够高明的!”

    凤浅顿了一顿,扭头看向她,忽然笑了:“守着喜欢的人,却永远无法得到他的回应,很痛苦吧?”

    秋翎面色一沉,凤浅又笑了笑,说道:“你求而不得的东西,我唾手可得,你很嫉妒吧?”

    秋翎眼底凶光毕露,凤浅笑得更加肆意了:“如果我说你心心念念的东西,我根本不稀罕,甚至对他避之不及,你是不是会发疯的想要杀了我?”

    秋翎气得浑身发抖,颤栗不止,凤浅已然大笑着,迈步走进了酒楼。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凤浅压根不想搭理她,奈何她屡屡挑衅,惹到了她,她才不得已反击。

    酒楼内,清歌艳舞,一名绿衣女子唱着婉转动听的曲子,景天太子身边美女环绕,他一边喝着茶,一边听着曲儿,十分的惬意,看见凤浅到来,他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一同听曲儿。
神厨狂后》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