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1249集:尸从天降!

史上最牛轮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49集:尸从天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龙渊河,滔滔不绝,波澜壮阔,一望无涯,好像真的有蛟龙潜伏在河底一般。

    这是大离国境内的一条重要河流,延绵万里,水波浩荡,惊涛拍岸,从龙渊省外流淌而过,龙渊省就是因此河而得名。

    远远看去,龙渊河就好像是一条巨大的黑龙,盘踞在大地之上,巍峨大气,尽情的显现出了水德之荣华。

    明朗的月亮在莲花云之中穿行着,夜风吹拂芦苇丛,更是增添了一种美妙的意境。

    此时,芦苇丛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不停的做着各种动作,似是某种修炼法门,为了更好的锻炼自己的力量,他的身上绑了几个沙袋,奔跑,跳跃,上下翻滚,力图把四肢,腰腹,锻炼得饱满有力。

    他叫方寒,出自龙渊省第一大世家的方家!

    方家家主是龙渊省总督,传说方家祖先出自仙道十大门派之一的羽化门,尔后跟随大离皇朝太祖武皇帝平定天下。

    龙渊省,潜龙在渊,原本是前朝都城。大离王朝建国之后本来要定都在这里,但是因为龙渊之地水气太重,最终放弃了定都的想法。

    大离王朝乃是火德天下,离属火。被水压制,不宜定都在龙渊,所以才定都在南方的“离京”。

    但朝廷却把这座前朝古都交给方家掌握,可见朝廷对方家的信任,亦可见方家的势力之大。

    不过,方家的势力再大,也与方寒无关,因为,他方寒不过只是方家的一名小奴而已,他的父亲原来也是方家的家丁,所以他一出生,就注定是方家的奴仆,甚至子子孙孙,世世代代都要为方家效力。

    可是,方寒不想这样,他已经厌倦了与人为奴的生活,从小,他的父亲就跟他说,宁为乞丐,不为人奴,所以,他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逆天改命,何其困难?所以,一直以来,方寒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罢了,但是,就在一个月前,他偶然发现了一条下水道,居然可以直通方家内院假山群下面的淤泥中。

    方家内院,那是方家子弟学武的地方,他想改变命运,就得拥有力量,于是,他不顾一切,冒险潜入,开始偷学武功。

    难以想象,一个身份卑微的家丁,居然偷偷摸摸进入内府,偷学主人家里的武道真传,这种行为,可谓是胆大妄为,不怕死到极点了。

    万幸,他的运气不错,一个月下来,他总算弄清了肉身修炼的概况。

    肉身修炼,一共分为十个步骤,十重境界。

    一重境界,养生,就是通过有规律,良好的饮食,睡眠等修养,把身体养得精力充沛。

    二重境界,练力,就是通过奔跑,举重,跳跃,击打沙袋,踢腿,深蹲,翻筋斗,走梅花桩等等千百种的法门,把自己的四肢,腰腹的筋肉,锻炼得饱满有力,力量,灵活性大大越常人。

    三重境界,招式,就是通过练习各种各样的招式,把四肢,腰腹的力量串联起来,骨骼摆正,气息调匀,组成一个整体。

    四重境界,刚柔,全身上下,腰腿骨骼,背脊肩膀,手肘腕掌的力量连成一气,气血调和。想软就软,想硬就硬,刚柔并济。柔韧性,协调性,到达一种极限。起如风,落如箭,灵活堪比狸猫,猿猴。

    五重境界,神力,全身刚柔并济贯通之后,进一步修炼,体质会越来越强,拥有千斤神力,力如奔马,动起手来,整个身体各个部位如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雷厉风行。筋骨之中,雷音滚滚。

    如果能够修炼到神力的境界,就算放眼整个龙渊省,也能算得上一号人物。

    至于后面的气息,内壮,神勇,通灵,神变,五大境界,因为负责教授方家子弟修炼的巨灵手方潼还没有细讲,所以方寒还不大清楚,不过,他这一个月,偷听,揣摩,基本上知道了锻炼肉身,修炼的基本道理,可以自己开始修炼了。

    因此,从几天前开始,每天晚上干完活之后,他就悄悄的躲到了城外龙渊河边的这片芦苇丛中,开始按照着自己偷学来锻炼力量的法门,开始打熬身体,积蓄力量。至于每天早晨,那几个方家核心子弟修炼的“松鹤万寿拳”,一招一式他心中虽然都已经记得清楚,但却没有练习。

    因为他已经明白,必须要把自己的四肢腰腹的力量锻炼得结实,有足够的柔韧性,才可以锻炼招式,否则没有效果,任何招式,没有力量,都是空架子。

    养生,练力,招式,三重步骤,得一步一步的修炼。

    一拳一拳打出,汗水四溅,在芦苇丛的月光下,闪烁着璀璨的晶光。

    “哎呀!”

    方寒正用力击打着简陋的沙袋,一连击打了几百下,顿时感到眼前金星四射,脑袋嗡嗡作响,体力透支已经到了极限。随后,他双腿无力,“砰”的一下,整个人瘫软在了沙滩的芦苇丛中。

    “还是不行,这些天虽然用以前积累的银子改善了生活,但是和那些方家核心弟子根本不能比,他们都是每天燕窝,鹿茸,人参,乌鸡的吃。而我积蓄的那点银子,只偶尔吃上几回肉,根本不可能进行每天那种剧烈的锻炼。”

    仰天躺在沙滩上,方寒叹息着。

    原来这些天他偷学武功,偷偷锻炼,虽然小有成效,但是远远不能和那些方家弟子比较。毕竟,养生的基础,相差太大了。

    这样下去,就算再练上十年,他也不可能把肉身锻炼到神力的境界。

    “入身为奴,读书已经无法出人头地。武功更没有办法修炼,难道我这一辈子就只能是个下人、奴仆?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方寒口中呢喃,脸上满是不甘之色,可是,纵然有再多不甘,他也不得不正视眼前的困境。

    “咔嚓!”

    如同鸡蛋破壳,方寒惊骇发现,他眼前的空间,炸开了一道裂缝,随即,一个浑身散发着光芒的人从裂缝中掉落,摔在地上。

    “这.........”

    这算什么?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人?方寒足足呆愣了半响,直到那裂缝已经消失不见,他才回过神来。

    “咕噜。”

    看着眼前地上的人,方寒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此时,那人身上散发的光芒已经散去,可以看见,他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着一身白衣,虽然摔在地上,但却一尘不染,身上也不见什么明显的伤口。

    “喂!醒醒,你醒醒.........”

    试着喊了几声,地上的白衣人没有半点回应,方寒一时犹豫,但这犹豫并未持续多久,正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他很快就做出了决断,几步上前,蹲在那个白衣人身前,然后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探向白衣人的鼻前。

    “没气了?”

    伸出去的手,没有感应到任何呼吸之气,方寒吓了一跳,但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因为,死人固然可怕,但很多时候,活人比死人更可怕。

    这白衣人从天而降,显然不是什么普通人,再看他身上的衣服,白衣无暇,不染尘埃,而且摸在手里十分柔软、顺滑,方寒在方家做家奴,也算见过不少世面,但像这样的布料,却还从来没有见识过。

    “怎么办?是报官,还是怎么的?一条人命,非同小可!”

    方寒正准备丢下白衣人的尸体去报官,但是转眼一想,却又忍不住的为之一阵迟疑:“这人从天而降,肯定不是凡人,现在不知为何死在这里,要是和他牵连上了,报官之后,追查下来,只怕麻烦缠身,还不如把他埋葬了,入土为安,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心中主意打定,方寒当即就要动手,准备拖走白衣人的尸体,将他埋了,谁曾想,那白衣人的身体竟好似千斤巨石,他竟丝毫挪动不得。

    “这........这人怎么这样重?!”

    习武几天,方寒虽然没有什么大的造诣,但一身力气,着实增长了不少,双手抬动两百斤的东西不在话下,可如今却不能挪动眼前这白衣人,可见白衣人的体重,绝对在两百斤之上,而且远超两百斤。

    人有胖瘦,体重自然不同,可眼前这个白衣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体重远超两百斤的大胖子。

    “看来,只能就近挖一个坑了。”

    方寒脸上有些不大情愿,因为,这地方也算得上是他精挑细选的所在,几天来,他每天晚上,都在这里修炼武功,可现在要是埋上一具尸体,他纵然不惧,以后却也不好再在这里修炼了。

    到底,他还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不想白衣人就这么暴尸荒野,所以,虽然不大情愿,但他还是在尸体旁边的地上挖起坑来。

    沙地松软,虽然没有工具,但方寒还是很快就挖出了一个可以埋下一个人的坑洞,然后,他来到白衣人身侧,欲要把白衣人推入坑中。

    可是,无论他怎么推,白衣人始终纹丝不动,反倒把他自己累了够呛:“我的天呐,怎么会这么沉!”

    “呃!”

    就在这个时候,忽闻一声闷哼,响彻耳边,随即,白衣人猛然坐了起来,脸上满是痛苦神色,口中骂骂咧咧的道:“该死的,一轮岁月转生死,至少斩掉了自己一半神魂,这下子亏大发了!”

    “妈呀,诈尸了!”

    突如其来的惊变,着实把方寒吓了一大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已经确认为死人的尸体会突然坐起来,而且还在自言自语的说话,差点把他吓了个半死,但他不愧是个生来胆大的人,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不对,传闻之中,僵尸可不会说话!”想到这里,他连忙转头再次看向白衣人。

    与此同时,白衣人也转过头来,看向方寒,一双眼,深邃如渊,似蕴藏着无边世界,他沙哑着嗓子问道:“小家伙,是你救了我么?”

    “原来你还活着。”

    方寒定了定神,镇定的道:“刚才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差点没把你埋了,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

    白衣人脸上的痛苦神色已经完全隐去,只是,声音还有些沙哑:“只是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被一个小厮救下,看你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厮吧,说来,你的胆子也够大的,发现死人,居然没有报官?”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方寒撇嘴道:“我虽然是个小厮,却也知道,你肯定不是普通人,如果去报官,肯定会惹上大麻烦。”他故作镇定的回答,不求对方回报,只求不要触怒对方,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说得不错。”

    白衣人脸上隐隐浮现出一抹赞赏之色:“说说看,你是哪一家的小厮,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寒,龙渊省方家的奴才。”

    闻言,白衣人不由得为之一愣,顷刻之间,脑海中记忆浮现,是有关于这个世界的诸多信息,转眼之间,他竟是已经透析了此方世界的命运轨迹,知道了许多事情。

    比如,这是一个追求永生的仙侠世界,天地广阔,无边浩瀚,三千大道通天途,永生之门镇世间。

    再比如,这个世界的修行,分为肉身、神通、长生、成仙、永生五种境界,还有无穷无尽的新奇法宝,仙道门派,人,妖,神,仙,魔,王,皇,帝,人间的爱恨情仇,恩怨纠葛,仙道的争斗法力,层出不穷。

    最重要的,是眼前的这个小厮,他就是此方世界命运之子!

    “方寒!”

    白衣人似笑非笑的道:“想来你也是一个不甘心做奴才的人,所以才在这里,偷偷的修炼武功,看这地面上的脚印,应该是方家的炼力方法。你偷学的吧,一个奴才,偷学武功,这可是犯禁忌的事情,你不怕东窗事发吗?”

    闻言,方寒顿时脸色大变,他颤抖着,咬牙出声:“你........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只是想要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拜在我的门下?”

    白衣人施施然笑道:“好叫你知道,我名江晨,来自九天之外,是一名修行者,怎么样,少年,愿意拜师吗?”
史上最牛轮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