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1245集:刀决,战贴!

史上最牛轮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45集:刀决,战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风云浩荡,狱海掀涛,宋缺、江晨,天刀魔刀,双刀极致一决,霎开乾坤天地变,神惊鬼哭嚎。

    “铮!”

    最后一招,宋缺竟是将手中长刀还入刀鞘之内,紧觑着江晨,体内元功运转,眨眼已至巅峰,冲破极限,整个人仿佛化成了一片天地,浩大、厚重、无边无际的压迫感从宋缺的身上猛然传出,原本儒雅的脸庞之上,此时再没有半点属于人的表情,仿佛那茫茫的天道一般,无他无我。

    虚空横握,刀在手中,江晨凝神以待,他心中清楚的知道,宋缺接下来一刀出鞘时,必然将会是无坚不摧,轰天动地的骇人一刀,不过,对此他并无半点畏惧,无声息间,气势已自拔升到顶峰状态。

    最极端的对峙,凝固了天地万物,周遭一片寂静,静的令人心中发憷,耳畔没有丝毫的声音,除了两人那几乎同步的呼吸、心跳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一丝一毫的声音了。

    天空之中不知道什么飘过来一片黑云,遮住了太阳,天地之间一片昏暗,只剩下一阵急促的呼吸声。

    时间,就在这最极端的对峙中无声流逝,直到,天空中的那一片乌云突然散了开来,日正当空,璀璨光芒映照在宋缺的刀上,刀的寒光反射在了江晨的眼中。

    “铮!”

    天刀霍然夺鞘而出,这一刹,刀意充斥在整个堂院之中,半空之中,好似惊起一道雷霆,轰然炸开,与此同时,宋缺的手中的刀已经劈了出来。

    “天之道,天之刀!”

    看似缓慢的一刀,实则已经快到了极致,超出了快的极限,模糊了人的感知。如最璀璨的长虹,横贯天宇,划破虚空,携着无与伦比的威势,直劈江晨而来。

    仍凭你是武林高手,绝代刀客,也难以想象,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刀?

    不!这几乎已经不能称之为刀了,而应该是........道!

    刀之极道,极道之刀,直将天地界限,一瞬划开!

    同一时刻,江晨亦吞纳风云,九幽炼狱随之翻腾起浪,顿时,地狱门开,恶鬼出匣,眨眼之间,人间已成地狱,厉鬼恶嚎,凶魂横行,目光所及,一派末日景象。

    “阿鼻炼狱,无尽沉沦!”

    磷焰炽盛的地狱之火,自地狱门户之中汹涌而出,迅速蔓延,眨眼之间,天地尽皆沉沦,万鬼哭嚎间,一柄血色长刀,划开生死界限,缔造无限沉沦。

    血色无边,弥漫诸天,侵染轮回,这一刀劈出的瞬间,天地间所有的生机尽数都被吞噬,陷入最可怕的死寂,唯有死亡与肃杀的骇人意境。

    “轰!”

    惊天霹雳,一声迸爆,无边气浪席卷波散,天空地狱,瞬间破碎,武道意境的碎片,携着庞大力量四处飞射,冲破磨刀堂所在的空间限制,所有的门窗尽皆化为碎片,浓厚的烟尘冲出磨刀堂,向着外面涌去。

    “大兄!”

    眼见着磨刀堂之中的惊天变故,宋智、宋鲁二人连忙冲入磨刀堂中,无尽烟尘之中,只见江晨、宋缺二人各自负手而立,一派风轻云淡,好似从未出过手一般。

    “你们来做什么?”

    察觉到宋智和宋鲁二人的到来,宋缺脸上顿时浮现出几分不虞之色,当下口中便是一声冷哼:“出去吧,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

    看似冷淡的话语,却仿佛带着一种魔力,一种令人情不自禁便会听从的魔力,纵使宋智和宋鲁二人亦不例外。

    待得二人离去之后,江晨忽地睁开了双眼:“阀主的天刀,果然非同一般,只此一刀,便叫江某获益良多。”

    “用志不分,乃凝於神,神凝始可意到,意到手随,才可言法,再从有法人无法之境,始懂用刀。神是心神,意是身意,每出一刀,全身随之,神意合一,这就是我毕生追求的天之刀。”

    宋缺脸上满是笑容,显然,还是很享受江晨的推崇的,他笑着道:“天有天理,物有物性。理法非是不存在,一如解牛的庖丁,牛非是不在,只是他已晋入目无全牛的境界。得牛后忘牛,得法后忘法。所以用刀最重刀意。但若有意,只落於有迹;若是无意,则为散失。有意无意之间,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江晨并非练刀之人,亦无意与宋缺争论刀法强弱,战贴既下,此行的目的便已经达成一半,剩下一半,他也没打算藏着掖着,径直便就向宋缺问道:“不知阀主对于当今天下大势怎么看?”

    宋缺仰首望往屋梁,淡然自若道:“自晋愍帝被匈奴刘曜俘虏,西晋覆亡,天下陷於四分五裂之局,自此胡人肆虐,至隋文帝开皇九年灭陈,天下重归一统,其间二百七十馀年,邪人当道,乱我汉室正统。隋室立国时间虽促。却开启了盛世的契发式,如今杨广无道,隋失其鹿。谁能再於此时一统天下,均可大有作为。”

    眼见江晨不语,他只微微一顿,复又接道:“北魏之所以能统一北方。皆因鲜卑胡人勇武善战,汉人根本不是对手。但自胡人乱我中土,我大汉的有志之土。在生死存亡的威胁下,均知不自强便难以自保。转而崇尚武风,一洗汉武帝以来尊儒修文的颓态。到北周未年。军中将领都以汉人为主,杨坚便是世代掌握兵权的大将,可知杨坚之所以能登上皇座,实是汉人势力复起的必然成果。”

    不同于江晨早知后事,宋缺却是凭着个人超卓的眼力,看透天下大势发展,这一点,正是令人钦佩的地方,江晨微微点头,应声道:“此话不假,不过,如今天下形势,却是胡人势大,汉人势微。”

    宋缺不可置否的为之一笑,转向江晨问道:“不知尊驾对于胡汉之争有何看法?”

    江晨答非所问:“我是汉人!”

    闻言,宋缺微微一愣,他当即笑着道:“既然如此,不知尊驾想要我怎么做?需知,如今北方,李阀势力已成,南方亦有瓦岗寨李密,令徒寇仲虽然后起之秀,发展迅速,但想要问鼎天下,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要说难,其实也不难。”

    江晨淡然自若道:“在我看来,只要寇仲出洛阳,阀主出岭南,两面夹击,瓦岗寨不足为道,灭了李密,便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一统南方,届时坐南望北,诛灭以李阀为首的北方各大势力,再扫平外境的异族。”

    宋缺微微皱起眉头:“尊驾这话,说起来容易,可是,真想要达成目的,绝非一朝一夕能够成功。”

    “那也未必!”

    江晨微微一笑,笑容之中,满含自信:“忘了告诉阀主,江某参悟剑道,悟得一剑,名为摄心剑,我已将之凝聚,赠给了寇仲。”

    “摄心剑?”

    宋缺眉头皱的更紧了:“单凭一柄剑,能得天下?”

    “一柄剑,当然不行。”

    江晨笑着道:“倘若,这柄剑与寇仲自身的龙气融合,剑锋所向,天下臣服,自然也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了。”

    “剑锋所向,天下臣服?”

    宋缺讶然道:“你真自信能够做到这一步吗?”

    江晨不答反问:“不知阀主可愿合作,反正,慈航静斋已灭,梵清惠已死,天下间,已再无可让阀主顾忌之人。”

    宋缺略作沉吟,半响之后,方才沉声道:“让寇仲那小子亲自来山城提亲,我欲将女儿玉致嫁给他!”

    “好!”

    江晨长声笑道:“得阀主此言,天下将定矣..........”
史上最牛轮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