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1244集:天刀宋缺

史上最牛轮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244集:天刀宋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音落下一瞬,宋缺翻手往墙上一按,只听“铮”的一声,其中一把刀像活过来般发出吟音,竟自行从鞘中跳出,落在他手中。

    “好刀!”

    江晨赞道:“我亦有刀,请宋阀主品鉴!”说话间,他缓缓伸出手来,虚空一握,掌中虽是空无一物,但在宋缺的眼中,却有一柄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绝世宝刀,就横陈在自己的眼前。

    “果然好刀!”

    宋缺忍不住为之动容:“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就是期待已久的最强对手!”

    “那就来吧。”

    江晨洒然道:“让我一见宋阀主的天刀绝技。”

    话已到尽头,刀已在手中,宋缺当即仰天一声长笑:“看刀!”

    看似平凡的一道,但宋缺的出刀动作直若与天地和其背后永远隐藏着更深层次的本体结合为一,本身充满恒常不变中千变万法的味道。没有丝毫空隙破绽可寻,更使人感到随他这起手式而来的第一刀,必是惊天地,泣鬼神,没有开始,没有终结。

    刀道至此,已达鬼神莫测的层次。当出刀的动作进行至不多一厘、不少半分的中段那一刹那,宋缺倏地加速,以肉眼难察的惊人手法,一刀劈出。

    满布肃杀之气的天刀划上虚空,刀光闪闪,天地的生机死气全集中到刀锋处,天上太阳也仿佛立即黯然失色。这感觉奇怪诡异至极点,难以解释,不能形容。

    便在此时,江晨虚握的手中,一柄璀璨的赤色光刀凝聚成形,挥手之间,刀锋所向,如一轮血月,冉冉腾空升起。

    诡异血月,映照地狱门开,一时鬼哭神嚎,好似有无数的凶恶厉鬼从地狱中爬出,最可怕的一刀,划破了天地虚空。

    曜日,血月,交织最灿烂的光芒,刀在交锋,人在交锋,天地长空,厉鬼汹汹,铿然一击之下,整个磨刀堂都为之震动。

    “很好,这才是我期待已久的决战!”

    宋缺雄伟的身躯重现江晨眼前,天刀像活过来般自具灵觉的寻找对手,绕一个充满线条美合乎天地之理的大弯,往江晨胸口刺去。而他的躯体完全由刀带动,既自然流畅,又若鸟飞鱼游,浑然无瑕,精采绝伦。

    江晨身不移,脚不动,翻手间,刀锋急转,快,纯粹的快,不掺杂任何东西,仅仅只有一个“快”字,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锋芒,在快不及眨眼的瞬间,已然迎击而上,在最关键的时刻。

    “锵!”

    刺耳无比的尖锐声响,在火花闪灭之间,掀起音浪冲天,刀光随之幻灭,双方一触既分,是电光火石间的生死交迸。

    宋缺此时刀势变化,劲力通达全身,如有金光流转,刀意森然,化作龙形,盘踞在半空之中。邪王宠倾天下:凤狂于妃

    而江晨却自横刀身前,凛然间,一股凌厉刀意自江晨身上透发而出,地狱烈焰翻涌,一只凤凰浴火而生,缓缓张开了双翅。

    “轰!”

    凤凰展翅,神龙盘空,展开最激烈的碰撞,不死不休,恐怖的劲风此卷周遭,吹得磨刀堂内诸般事物七零八落。

    宋缺眉眼之间,闪过一抹惊诧,随即口中长笑出声:“我纵横天下,亦有数十年月,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尊驾这样的高手,看来,我这天问九刀的前面几刀已不必再发,接我最后三刀!”

    话音刚落,宋缺便闪电般的一刀发出,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江晨“感到”宋缺拔刀时,天刀早离鞘劈出,化作闪电般的长虹,划过一丈的虚空,劈向自己。

    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宋缺这惊天动地的一刀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应付如此一刀,似乎只有硬拼一途。

    “正要领教!”

    回之一声长笑,面对惊尘一刀,江晨飞刀没有半点畏惧,反而身上战意涌现,足下一步踏出,身形不退反进,手中光刀横空,赫势迎击,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凌厉的劲气四溢之下,直激得周围尘土飞扬,整个磨刀堂之中瞬间被烟尘所占据。

    混乱之中,宋缺一个回旋,天刀平平无奇地再往江晨胸口横扫。这第八刀并不觉有任何不凡处,但却慢至不合常理。

    但江晨却清楚掌握到宋缺此刀寓快于慢,大巧若拙,虽不见任何变化,但千变万化尽在其中,如天地之无穷,宇宙般没有尽极。

    “好刀法!”

    一言赞叹,江晨忽地开口道:“宋阀主自号天刀,刀自天上来,但不知宋阀主可曾见过,来自地狱的阿鼻魔刀?”

    “阿鼻魔刀?”

    宋缺诧异间,惊见四周虚空丕变,一股浓浓的死气弥漫,笼罩整个磨刀堂,令得这里好似堕入了无间炼狱。

    火!

    冰冷的火焰,熊熊燃烧,转瞬之间,便就将万物点燃,形成一片火海,火海中,有无数的凶魂厉鬼,纷纷哀嚎怒吼。

    身处无间炼狱,面临万鬼侵袭,仿佛下一面就将沉沦无间,永世不能超脱,宋缺回神一瞬,不禁慨然长叹:“好可怕的地狱,好可怕的刀法!”

    “锵!”

    再闻一声金铁交戈,霎时,天穹崩裂,火海掀涛,天地之间,似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在蔓延,欲要摧灭一切。

    天地之争,神鬼之战!若莹花开〔gl〕

    这是江晨与宋缺二人的刀意在交锋,神龙、凤凰,恍然之间,似是真的神兽争斗,铿锵之间,都是刀光,斩灭万物。

    最激烈的交锋,游走在生死之间的快意畅斗,在彼此的刀锋上,刻画出各自的武道,印证刀法,刀下论锋。

    一瞬,便是千百次的交锋,千百次的交锋,俱都融合在这一瞬之间,一瞬过后,两人的身影再次崩飞,各自后退。

    神龙消散,凤凰匿形,这一刻,磨刀堂似已消失无踪,顶上是无边苍穹,脚下是无间炼狱,天地之间,唯有两人,静静对立。

    “这就是来自地狱的阿鼻魔刀吗?果然无愧其名!”

    宋缺赞叹道:“若是一个月前,面对这样的一刀,我恐怕唯有刀下饮恨,但如今,天上地下,我已无惧。”

    “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江晨脸上满是微笑,“是因为梵清惠死了吗?宋阀主斩断了最后一点红尘留念,真正做到了这一步,不得不说,宋阀主对于刀道真正是做到了一个诚字。难怪四十年前霸刀岳山会败于宋阀主之手,天刀之名,实至名归。”

    “如果是别人,故意提起她,我肯定会以为是为了分散消磨我的意志,唯有尊驾,我知道,你是在提醒我,激发我内心潜藏的仇恨之意。”

    宋缺叹道:“仇恨,确实是一股可怕的力量,但我宋缺不屑用之。”

    “我只是想面对最强的天刀。”

    江晨笑道:“没有想到,你竟能将仇恨也完全摒除,现在的你,已经超越了大宗师的境界,破碎虚空亦不在话下。”

    “我要的从来都不是破碎虚空。”

    宋缺紧握天刀,一双眼,直觑着江晨:“第九刀,你若败了,我会助你的弟子寇仲、徐子陵平定天下。”

    江晨亦回之一声洒然长笑:“这倒不劳宋阀主费心,不过,若是宋阀主败了,我定然还宋阀主一个汉人的江山。”

    “好!”

    宋缺哈哈大笑道:“有志气,不枉宋某将你的名字刻在了磨刀石的最顶端!”

    江晨也自笑道:“宋阀主的修为,也超乎我的预料,不枉我千里迢迢,远赴岭南,只为送阀主一张战贴。”说到此处,他忽地神色一凛,转而正色道:“不过,下一招,希望宋阀主能够小心,魔刀凶厉,嗜血夺命。”

    “放心,宋某的天刀自有斩魔诛鬼之能!”

    言语落,杀意起,天上风云翻涌,地上火海蒸腾,宋缺天刀在手,江晨魔刀已出,大战一触即发!
史上最牛轮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