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史上最牛轮回 > 第856集:结局,天罚,倒戈!

史上最牛轮回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856集:结局,天罚,倒戈!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下一卷开启,求订阅、月票支持!】

    “不仅如此,现在,你也一样难逃死劫!”

    沉声一喝,赫见江晨翻手之间,转动阿鼻剑锋,凌厉剑气呼啸破空,只听得一声脆响,瞬间撕裂层层迷雾,斩破里面的一座雕像。

    逆天王级,至尊强者,恐怖的力量浩荡天地,他们身下的雪山顿时被崩碎数座,冰屑漫天。

    苍老的声音愤怒的咆哮着,震天动地:“是你.......我感觉到了!因果之力,居然是你杀了我的未来身,可恶.........我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江晨的力量触及那片迷雾开始,他就感觉到了那丝丝玄妙的因果之力,最具威力的力量世间无疑是众生之念的力量,但是论最玄妙却是因果之力,这种力量并不是固定的作用在某些人事物身上,而是随着那冥冥之中的因果而变动。但是一些拥有大神通的人物,却是可以逆乱阴阳、扰乱因果,从那大道之下安然度过劫难。

    显然广元就是这类人,他对因果的敏感程度远远比之他人强,口中爆发出愤怒的一声咆哮,恐怖的云雾在不住翻腾,一股浩瀚的力量蔓延天际,空间被粉碎成一片混沌。

    江晨眉头一皱,在这过去的时空中他真的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阻力,逆天王级的力量居然只发挥出逆天初期的实力,连荒古圣体,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广元怒火中烧,那迷雾之中的雕像终于显现在众人的眼前,似兽非兽,似人非人。充满了神秘和恐怖的阴森之感,感受到江晨的强势,他怒吼中凝聚的三生石上的三身,顿时凝聚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似人生物,已经不复老态,如远古凶兽般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恐怖的力量让天际都颤抖,虽然那刚刚经过的一战使得他受伤很重,但是拥有三生石寄身,面对强敌凝聚过去未来和现实三身,他依然可以发挥出不下于逆天级的力量。

    飒然,天际一道恐怖的巨掌狠狠的朝着江晨和辰南二人当头拍下,恐怖的气压方圆百里的雪山都被崩碎。

    江晨和辰南对视一样,两人仿佛产生默契一般,江晨当先一步踏出,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出现在那神秘的迷雾之后。掌中暴起一道耀眼无比的凌厉剑光,汹涌的力量不可阻挡,崩碎虚空,广元雕像凝聚而成的真身顿时被力量洪流打入混沌之中怒吼连连。

    掌碎混沌从那空间之中出来,正好迎向辰南数百道空间大裂缝已经淹没席卷而来,时空大神的传承,正好让辰南的力量在这过去的时空之中得到了最大的发挥,反而更具有威力。

    不过,广元的强横超乎想象。辰南的空间大裂缝显然无法奈何他,只见他狂吼一声,鳞甲遍及的恐怖身躯一阵,混沌神光冲散了那片空间大裂缝。一掌将辰南拍飞出去撞碎数座大雪山。

    但是,与此同时,江晨的身影也来到了他的身后,呼啸拔空的凌厉剑气。将虚空都彻底的扭曲,瞬息之间撕裂天地,瞬间斩在了广元的背上。遭遇这样的恐怖一击,饶是广元这样的顶尖高手,也不由得为之痛苦的惨叫出声,被恐怖的力量直接粉碎在混沌之中。

    “吼——”

    重组真身的广元震怒异常,狂吼连连恐怖的力量满布九天十地。阿鼻剑虽然能够直接伤害灵魂,但是在天阶中阶以后灵魂都可以重组,只要元气和灵识在,天地难灭,更别说此时广元乃是逆天阶强者,更难一次灭杀。

    惊天大战爆发,丝毫不比那隔断的太古战场逊色。

    大地崩碎,两人都有毁灭世界的力量,这片凋零的大地,周遭数千里方圆,尽皆在两人的战斗中瞬间进入大灭绝,满目疮痍的大地再度陷入恐怖的灾难。

    地底岩浆四处迸溅。

    恐怖的威压直入混沌海。

    江晨皱眉,这样下去的话迟早会引出恐怖的存在,反手间,阿鼻剑强势挡开广元的恐怖一击,浩荡的力量余波散发,顷刻间,大地崩碎。

    “辰南,动用时空之力禁锢他,本座要借用百万生魂之力,张开无边苦海!”

    不愿意继续这么僵持下去,江晨当即口中大喝,只要辰南能够牵制住广元片刻,他就有机会借助百万生魂张开无边苦海,到时广元再强,也强不过苦海无边。

    辰南虽然力量远远不如两人,但是拥有时空宝藏的他速度恐怖的让人冷齿,要知道当初实力在巅峰的江晨才能够轻松的把握他的去向。闻言,他当即便是会意,一脸冷色诡异的出现在一掌迫退江晨的广元身后,方天画戟瞬间将广元在内的百米方圆割裂打入那时空的次元空间之中。

    广元怒吼一声,恐怖的力量化作虹芒击出现实世界,生猛的将辰南崩碎,余威不减,辰南身后的整条雪山山脉都被恐怖的击碎,一时之间,空间破裂、混沌翻腾,大地仿佛地震一般,这是逆天强者震怒一击,威力足以碎裂天地。

    远处辰南重组真身,脸色异常残败!广元那一击已经大伤他的元气,动摇了根本,不过,只要能够换来足够的时间那就值得了。

    “血祭长天,生灵百万,苦海沉沦,罪恶无间!”

    百万生魂浩荡乍现,一时之间,阴风怒啸,天地黯然,百万生魂都是自愿成为牺牲的代价,斩杀广元!

    无穷无尽的魂力,源源不绝的被纳入江晨体内,顿时,无边苦海怒涌而出,铺盖天地,笼罩四海八荒,浩瀚无比的金色骇浪,携无可阻挡的大势,强势冲击着周遭天宇。

    百万生魂为引,开启无边苦海,恐怖无比的力量,正在强行介入过去的时空,天地震荡,万里方圆内的空间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崩碎一般,半空之上,一身恐怖鳞甲的广元粉碎混沌冲出了那片未知的次元空间出现了,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巨大的尺子。

    “量天尺!”

    这是一把恐怖的逆天神兵,是真正的偷天者的兵器,曾经震动太古的神兵!

    广元恐怖的面容怒啸一声,手中量天尺化作顶天的尺芒,压顶之势朝着两人拍下,无穷尽的力量浩荡,空间不知道崩碎了多少重。

    辰南已经无力再战,他看了一眼江晨,而后快速的退出到远处。

    张开无边苦海,此时此刻,江晨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一股披靡天下的可怕气势,自他的身上缓缓流溢扩散而出,阿鼻杀剑在他的掌中,轻轻一颤,便有无边剑压,激荡开来。

    不似辰南那般的融入时空,快速的控制空间和时间的移动,江晨脚下一步踏出,随之,整个人,强横的力量,直接崩碎了虚空,在过往的历史之中,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就算是独孤败天,都要为之甘拜下风了,江晨挥手之间,阿鼻剑横断天空,呼啸斩出!

    “锵!”

    刺耳无比的锐响,量天尺径直被席卷而至的剑光崩飞,江晨的剑劲雄浑,无与伦比,就算是偷天的无上神兵,也挡不住江晨的无上剑道,可怕的力量洪流之中,伴随着江晨口中一声长啸惊天,剑光如虹,径直贯入广元的体内,百万生魂的力量自他的剑锋之中冲击进入广元的体内。

    恐怖的鳞甲泛着森然气息的广元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强敌,那刺入身体的利刃,随后一股庞大的晕眩瞬间冲击他的灵识,百万生魂的恐怖因果之力正在撕扯着他的灵魂,但是紧接着莫大的痛楚仿佛要将他彻底吞灭。

    “啊.......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恐怖的咆哮中,广元身上爆发出璀璨的黑芒,恐怖的力量瞬间爆发而出,超越本身的力量瞬间爆发,江晨身形一颤,当即向后爆退,遁入高天,他如今处身在不妙的境地,自然格外珍惜自己的力量,不肯半点受损。

    ?广元在怒吼,恐怖的逆天神血洒落天地,蕴含的莫大能量瞬间将几近完全崩碎的大地摧毁的千苍百孔。

    江晨漠然出声道:“和你有莫大因果的百万生魂,那是你未来身所造下的孽,你就慢慢的来偿还吧!”

    “可恶......”

    爆发出一次惊人的力量之后,广元惊恐的站立在空中,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庞大的力量仿佛被天地之间忽然出现的“千丝万缕”禁锢,恐怖的黑色光芒从他的身上蔓延而出,瞬间将万里之内的一切事物全都笼罩在内。

    这是广元的本命原力,本来雄浑无比的力量,却因为有莫大的因果加身,天地难容,他的力量正在缓缓流失,被分解。

    莫大的痛苦从灵魂深处透发,广元仰天凄厉的咆哮。但是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控制着那万千因果,他的力量在流失,逆天的力量瞬间膨胀在这方天地,大地龟裂,山川崩碎,冰山化为海水。

    从他的脚下开始,恐怖的逆天级力量震动的天地动摇,虽然是无意识的流失,但是空间依然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的流逝,大地承受不住威压。千里裂缝纷纷出现在大地之上,从此地蔓延。

    江晨脚踏虚空,紧握着阿鼻杀剑在手,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脸上森冷的神色,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冷漠与肃杀。

    一旁,辰南心胆颤的看着这一切,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逆天强者的力量居然这般恐怖,连世界都容不下。可笑之前他得到了时空大神的传承之后就妄图试探江晨的虚实,真是太过自大了。

    广元凄厉的惨叫声震落九天的云彩,他的口中,不断地疯狂咆哮出声:“可恶.......即使我身死.......我依然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大不了归于混沌,众生皆灭.......”伴随着他的怒吼,恐怖的混沌神光闪动,那代表了过去、未来、和现在的三座雕像顿时分化出来,短暂的脱离了因果之力的纠缠。

    他疯狂的扫过二人,口中狰狞出声道:“即使我身死,也要你们永生不得回到现实世界。和我一起泯灭在历史中吧!混沌封天,逆乱时空!”

    见状,江晨和辰南二人不由得为之神色一变,这老不死的,竟然这么狠,还想把他们两个拉下水,这可怎么使得?!

    “该死!”

    愤怒之极,一声冷喝,江晨抬手之间,阿鼻剑呼啸着划破长空,直奔广元斩去,想要阻断他的举动。

    但是,广元不计生死的反扑,又岂是等闲,恐怖的力量从他身上爆发,熊熊燃烧的烈火居然燃烧了他那片天空将逼到近前的凌厉剑气生生崩碎,生命,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力量,生死之间的转换搏命,就算是江晨这样逆天王级的至尊强者,也要退避三舍。

    恐怖的因果之力加身他自知进入难逃一死,他居然燃烧魂魄短暂的活的了超越以往的力量,如今他的力量已经足以堪比江晨这样的至尊强者,他疯狂的笑道:“以灵魂为代价,封印这片时空,逆乱阴阳,混沌封天,哈哈哈.......”在他疯狂的笑声中,一股恐怖的力量浩荡时空,化作一道恐怖的天幕隔断了这片时空,呼啸着秘密整个天穹。

    江晨与辰南二人来时的时空通道居然被莫大的力量封印,隔断了通往未来的道路,恐怖的灵魂燃烧之力仿佛点燃了这片天空,恐怖的力量粉碎万里空间,禁锢天空,同时隔断这片时空。

    完成这个逆天的封印之后,已经分化出来的三座雕像广元虚弱无比,与此同时那莫大的因果之力终于找到了“对象”,因果再度加身,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的广元惨嚎出声,虚弱的魂魄被撕扯成无数的碎片,消失天地之间。

    凄惨的哀嚎在持续,时空在不断流逝,辰南的脸色这下算是彻底的变了,变得难看无比!

    时空被广元阻隔,也就是说此刻的他们已经被封印在这最接近太古的时空中,偏偏此时又动用不了完全的力量,这片时空仿佛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压制着所有存在的力量。

    江晨沉声道:“着急什么,广元这老家伙还以为他是天道呢?就算是他封印了时空又能如何,你有时空大神传承的神通在身,再加上江某的绝对力量,他禁不住我们的。”

    辰南闻言,顿时眼神一亮,当下,便即按照江晨的指点,开始逆转时空大神的神通,他这力量并非来自于自身,而是源于时空本源,所以,就算是正面与光源对抗,也丝毫不用担心消耗和自身的负担,这是他的优势,但不受控制的时空之力,也是他的缺陷。

    只是,纵然他全力施为,也挡不住时间在流失,时间不等人,倘若任由这般下去,恐怕不出片刻的功夫,再破解不了封印,他们就会消散,不是被广元的封印打散,而是被冥冥之中大世界的法则力量粉碎,而后化作天地间最纯碎的力量成为那天道的养料。

    江晨再起阿鼻剑,一声剑意冲霄,如山海翻云,激荡九天十地,激起乾坤寰宇,直破广元以生命为代价布下的时空封印。

    几乎与此同时,高天之上,忽然之间传来两股庞大无比的气息震荡,在撼动着广元不下的时空壁垒,天地动摇,这两股气息浩大无比,其中一股更是比之江晨全盛时期也不遑多让,另外一股虽然稍弱,却也是达到了逆天境界!

    辰南大喜,江晨却自眉头一皱,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了。除了独孤败天之外,另外那个浩大的气息居然是太古七君王之首的楚相玉,虽然比之以前浩大的许多倍,但是那股威严之中深藏着的暴虐气息是隐藏不了的。

    内外夹攻,广元布下的时空壁垒终于在三大至强者恐怖的手段之下崩碎,仿佛天幕一般的封印化作灿灿的光芒如玻璃碎片一般碎落大地,独孤败天和面色冷峻的楚相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楚相玉眼中厉芒一现,冷哼道:“救的人居然是他?!”言语间,?显然对独孤败天极其不满,定然是独孤败天之前并没有说明跨越时空而来救的人是中还有江晨。

    独孤败天咧嘴一笑,道:“你们的恩怨并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我们大敌当前还是团结一致的好。”

    “哼!”

    楚相玉不满的冷哼一声不再多言,如果事先知道的话,他绝对不会前来营救江晨的。

    “嘿,辛苦了诸位!”独孤败天一笑对众人道。

    江晨苦笑,“辛苦倒是未必,但是,解决了一个广元,却来了一个更加恐怖的存在啊!”

    这一刻,众人都清晰无比的感觉到了。

    三位逆天强者粉碎了广元燃烧灵魂施加的封印,浩荡的力量终于惊醒了一个恐怖的存在,九天之上浩荡的威压仿佛在天空中有着一片汪洋一般,沉重!

    江晨从来没有见到过这般威压的存在。不是“势”,却完全超越这一武者极限的精神升华的力量。

    众人都感觉仿佛被一个森然的恶魔盯住了,如身处寒冰之中,遍体冰凉。

    尤其是梦可儿,在这种存在面前,天阶根本算不了什么,也许可以用蝼蚁来形容,更可以说成“蜉蝣撼树”!

    江晨暗暗的拿之前独孤败天展示的实力和这个恐怖的存在对比,结果显而易见,差距,是永远那么大的,这是本质的差距,根本不是简单地力量可以用来计算的。

    “吼——”

    巨大的愤怒嘶吼透过九天传达到这方大世界,那庞大无比的力量,至高无上的的威压,楚相玉也不禁脸色变了变。

    独孤败天嘴巴一咧,太极神魔图瞬间化作漫天的金黑天幕将众人笼罩,浩荡的威压打开一道时空隧道,神魔图瞬间进入其中,急速的逃离这片无限接近太古的时空。不过,显然那恐怖的存在,实力强大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一对兽爪跨越时空紧随其后。

    瞬间抓在太极神魔图之上,恐怖的力量撼动了这个天宝,神魔图被撕扯的如一个气泡一般折开,恐怖的力量将众人打出时空隧道,再次出现在满目苍夷的大地之上,独孤败天脸色白了白,而后震动出恐怖的绝学,瞬间打出逆天八式恐怖的力量,怒海狂涛一般将兽爪蹦飞,但是紧接着天际再一次出现了数对兽爪,硕大的爪子遮天蔽日,绵延如山脉一般的触手如那远古的天龙一般庞大,浩荡的威压足以镇压九天十地。

    能够崩碎大陆的兽爪扫荡天地,一抓跨越时空居然崩碎了太古禁忌第一大神的天宝神魔图,恐怖的朝着众人抓来,空间仿佛脆弱的和豆腐渣一般粉碎一大片,大裂缝以恐怖的速度蔓延,铺天盖地一般淹没了这片天地。

    万里之内真可谓毁天灭地,这是天道之手,也是毁灭之手,隔断太古之后进入沉睡中休养生息的天道被跨越时空而来的三位逆天强者惊醒了。

    太古这片时空附近本来是被限制力量在逆天级别以下,但是生猛的太古禁忌第一大神居然打破了限制逆天的修为出现。同时楚相玉在神魔图神妙的作用下保存了原来的实力来到了这里相助众人,与广元以逆天强者生命的力量布下的封印对撼,好当初的恐怖波动惊醒了天道。

    这绝对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

    天道觉醒,只因为要灭杀三个不容许存在的至强人物。

    江晨、独孤败天和楚相玉几乎同时劈出恐怖的力量,抵住那下落的巨爪,合三人之力居然只能将兽爪堪堪抵住。

    在这片太古的时空中,天道至高无上,可谓无敌!

    若在平时,江晨三人都自信可以以一己之力战之,就算是不敌,也足够自保,但是此刻不行,在这片远古的时空中他们动用的只能是自己的元力,山岭一般的触手粉碎高天,将众人击散,蹦飞出去。

    独孤败天此刻一扫之前的气势,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战意,仿佛一个远古巨人一般,只见他大喝一声,一拳冲向高天,天际这一刻仿佛出现了一股通天的光柱,璀璨的光芒闪耀的人睁不开眼,光柱和巨爪碰撞在一处,恐怖的空间裂缝蔓延千里,巨爪被蹦飞。

    恐怖的反作用力之下他身下的万丈大地沉沦。

    楚相玉长发飞舞魔威盖世,化身万丈魔躯将一条恐怖的触手禁锢,生猛的灌入地表,大地颤抖之中恐怖的巨坑出现。

    虽然表现的很生猛,但是这些都是不能长久的,一旦他们的自身元力耗尽,那么等待众人就是毁灭的命运,显然三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独孤败天怒喝一声,神魔图再次出现,将迅速聚集到一起的众人卷起打破空间进入时空隧道。

    在他们消失之后,那恐怖的的兽爪刚好到达,崩碎了大地千里,恐怖的深渊形成,隐约之间炽热的气浪从地底出来。

    九天之上那恐怖的存在咆哮一声,一对兽爪碎裂混沌,以恐怖的速度穿越时空出现在时空隧道之外。居然在时空隧道之中后发先至,来到诸人穿越的前方,庞大的力量将太极神魔图激的摇摆不定,险些崩碎。

    眼看众人将被再度打出这片空间隧道,倘若这一次被打出,在大战一场,众人的力量恐怕就快耗尽了!在这远古的时空中,他们无法吸收到天地元气。这是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利的处境。

    显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点。

    浑身散发恐怖战意的独孤败天怒啸一声打出完全成型的逆乱八式,欲要将时空隧道之后隔断,粉碎一只兽爪,但是剩下的一只却散发着更加磅礴的伟力。

    混沌崩碎,毁灭的气息笼罩众人。

    辰南怒啸一声,舍命打出一股时空力量,欲要将兽爪封入另外的次元空间之中,但是却难以撼动兽爪分毫。

    兽爪此刻化作毁灭的天痕,催动着时空的符咒,要将这三位修为逆天至强者掩盖在过去。

    然而这时一只没动作的绝代霸王楚相玉面露狠色,一脚将毫无防备的江晨踢出时空隧道朝着那个恐怖的兽爪而去。

    诧然惊变,江晨怎么也没有想到,楚湘玉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阴了自己一把,不过,要他就此屈从于命运却是不能,口中一声长啸惊天,可怕的剑意自他的身上爆发而出,阿鼻剑绽放出森白剑光,呼啸着划破长空,与那恐怖兽爪硬撼一处。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时空长河震动,庞大的元气浩荡,几乎震破了天地乾坤的极限,寰宇摇晃!

    江晨一剑在手,纵然身处绝境,也毫无畏惧,剑锋所向,凌厉剑气呼啸着纵横开阖,与那巨大的触手战成一团,时空长河摇晃,两人不断地顺流而下。

    独孤败天不由得为之大吃一惊:“没有想到,他的修为竟然已经大到了这般境界,在时空长河之中,竟然还有如此战力?!”

    “哼!”

    楚湘玉冷哼出声道:“我还就不相信了,在这时空长河之中,他再强,难道还能够强的过天道吗?”

    辰南道:“你真卑鄙,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竟然背后使阴招,难道你就不怕他打破时空界限,回来找你算账吗?”

    “那我倒是很期待!”楚湘玉漠然出声道:“看他如何从那至高无上的天道追杀之下,安然返回!”

    “楚湘玉!”

    江晨脸上满是狰狞,挥手之间,阿鼻剑纵横所向,剑气撕裂长空,与巨大触手打成一团,可怕的至尊强者战力,在这一刻,得到了前所谓有的诠释,纵然时空逆转,谁也无法阻挡他的剑锋。

    独孤败天一脸的阴沉,漠然出声道:“你太过分了,在这紧要关头,你竟然为了一己之私,折损我方战力。”

    楚湘玉冷哼道:“左右不过就是他一个人,就算是死了,也影响不了大局,若他不死。让他只管来找我报仇就是了,我楚湘玉还从来没有怕过谁来!”

    时空在动荡,很快,后方的时空乱流之中,便失去了江晨和那巨大触手的身影,辰南见状,不由得为之一声叹息............
史上最牛轮回》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