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白马寺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二章 白马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二天一早,虎威侯阳虎师徒便离开了洛阳,临走之前,他向着归不归透露了要去辽东寻找席应真另外的一个曾经的弟子——百里熙,那位当世的炼器第一人是席应真曾经弟子当中名声最响亮的一个,据说百里熙这些年和席应真大术士的关系藕断丝连,阳虎师徒打算过去碰碰运气,而且百里熙似乎还知道席应真其他弟子们的消息,这次是对上了方士一门,就算没找到席应真大术士,阳虎也不打算这样就完了,
  
      又过了三个月,出使西域的蔡音和秦景两个人派回快马传来消息,他们的使团在大月氏国遇到了天竺高僧摄摩腾、竺法兰,这两位都是天竺国的有道高僧,正在大月氏国传播佛法,蔡、秦二人在两位高僧身边见到了佛经和释迦牟尼佛白毡像,经过两个人的游说之后,两位高僧已经答应前来大汉传播佛法教义,
  
      消息传来之后,皇帝的龙心大悦,立即颁下圣旨前来,着各级礼官准备迎接佛法、高僧,一时之间,洛阳城中本来无人理会的释门弟子都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几乎天天都有朝中官员请这些剃了光头的和尚到府邸当中讲经说法,本来已经落魄如乞丐的僧侣此时也变成了贵人一般的人物,
  
      转过年来,蔡音、秦景二人带着两位天竺高僧终于回到了洛阳脚下,皇帝刘庄竟然驱尊降贵,亲自带着太子及文武百官在城门前迎接两位天竺高僧,见到了三十匹白马驮着佛经而来,当下,刘庄便下了敕令,在洛阳西雍门外三里御道北兴建寺院,因为佛经是由三十匹白马驮来,故而寺院起名白马寺,这也是佛教传入东土一来的第一座官办寺院,
  
      本来刘庄的意思,是想请两位高僧为白马寺的第一任主持和监寺,不过两位天竺和尚皆表示自己只是前来大汉传播佛法,并没有常驻的打算,不久之后二人还要回到天竺,至于白马寺第一任主持还是请大汉本国人担任的好,
  
      不够佛教毕竟也是新兴宗教,洛阳城中的这些和尚们只能粗浅的背诵几句不是很通畅的译文,至于他们背诵的佛经说的是什么,恐怕那些和尚们自己都说不清楚,能将佛经原文和译本融会贯通的,找遍了洛阳城的和尚,竟然无一人可以说清楚,
  
      最后还是摄摩腾提了一个人选,在九江郡(原淮南国)心觉寺主持迦叶摩是他在天竺寺庙中的师弟,迦叶摩大师是大汉与天竺的混血儿,迦自幼出生在天竺,少年时期便精通佛法,几十年前来到大汉传播佛法,又通宵大汉文化,实在是白马寺第一任主持的不二人选,
  
      听了摄摩腾的推荐之后,刘庄立即颁下圣旨,前往九江郡寿春城中的心觉寺,去请迦叶摩大师率领众弟子进宫为皇家讲法,
  
      一个多月之后,迦叶摩带带领着师弟执迷沅和众弟子赶到洛阳城,进入皇宫拜见了皇帝刘庄之后,先是为刘室皇族子弟讲经白日,刚刚在摄摩腾、竺法兰两位天竺高僧的佛法熏陶下启蒙的刘庄大受启发,对迦叶摩大师更是惊为天人,当下封了他为护国辅圣禅师,就任白马寺的第一任主持,迦叶摩的师弟执迷沅为白马寺的监寺,寺中其他的庙职也由了护国辅圣禅师的其他几位弟子担任,
  
      摄摩腾、竺法兰留在白马寺中翻译佛法,虽然二人并没有什么庙职,不过也算是为传播佛法做出来了巨大的贡献,
  
      白马寺是皇帝的圣旨亲建,历经多年才算建好,落成之日,皇帝派来太子及其文武百官前来观礼祝贺,祝贺的人群当中,竟然还有方士一门留在皇宫当中的宫廷方士,只不过观礼之后,这名方士便向皇帝请假回到了方士宗门,皇帝没有丝毫挽留,客气话都没有多说,就差明说没什么事你就别回来了,从此之后,皇宫当中便再没有了宫廷方士这个称号,倒是几位高僧时不时的进宫走动走动,
  
      不过吴勉、归不归在迦叶摩大师带来的弟子们当中,却没有看到他新收不久,那位叫做广孝的弟子,后来在其他弟子的嘴里,才得知了广孝禅师留在了心觉寺当中,已经代替自己的师父迦叶摩大师成为了心觉寺的主持方丈,
  
      根据归不归打听的和尚所说,广孝禅师虽然成为释门弟子不久,不过在迦叶摩大师的教诲之下,对佛法领悟一日千里,临来洛阳的时候,迦叶摩大师已经知道皇帝有意册封自己为白马寺的主持,但是心觉寺又不能没有当家做主的人,当下在启程之前,便将心觉寺主持的位置传给了广孝,
  
      已经成了和尚的广孝没有跟着迦叶摩一起前来洛阳,这个让归不归有些意想不到,本来按着老家伙所想,迦叶摩和尚已经到了暮年,过不了几年便会圆寂,而执迷沅和尚的性格粗旷,也不合适作为白马寺主持,第二代弟子相比之下只有广孝一人能胆起来白马寺主持的重任,不过他却留在寿春城做一个小小的心觉寺主持,这个还真的出乎归不归的意料之外了,
  
      又在洛阳城待了一段时日,看到做了白马寺主持的迦叶摩老和尚精神矍铄,没有丝毫要将广孝从心觉寺召到白马寺的意思,当下他们这些人留在洛阳城中也没了什么意思,商量了一翻之后,留下管家在府邸看家,他们几个利用各自的遁法回到寿春城,眼皮地下盯着那位广孝禅师,看看他能搞出来什么花样,
  
      回到了寿春城中,见到了鹏化殷之后,归不归装模作样的检查了自己这弟子的术法,几年不见,鹏化殷的术法几乎还是在当初他们离开寿春城那个时候的水平,老家伙有点后悔教授这个弟子了,一般弟子跟着他学个几十年的术法,就算学不成差不多也老死了,眼不见所谓心不烦,不过这个鹏化殷和他一样的不老不死,天天看着他寸进的术法,归不归早晚会被他气死,
  
      “行了,就这样吧,差不多得了,明天开始你也不用天天修炼了,反正你天天修炼和一年修炼一次也差不多,”归不归实在受不了,叫住了施展控火之法半天都打不出来一个火星来的鹏化殷,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他重新对着臊眉搭眼的鹏化殷说道:“老人家我走的时候,交代的事情你都办好了吗,”
  
      “这个我不敢怠慢”鹏化殷顿了一下之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您几位离开寿春之后,化殷便天天都去心觉寺泡着,天天陪着老和尚、小和尚他们讲经说法,如果不是这样,化殷的术法也不会这么久也没有什么精进,”
  
      一句话给自己术法滞怠找了说词之后,看到归不归的脸上没有责怪的表情之后,鹏化殷继续说道:“那些和尚和以往一样,不是在庙里面念经,就是出来化缘,那个叫广孝的也没有什么动作……”
  
      说到这里的时候,鹏化殷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不过有一件事化殷要和您老人家交代,差不多一年之前,他们心觉寺又收了一个叫做灌无名的和尚,这个灌无名说是广孝以前的弟子,前来重投座师,不过迦叶摩老和尚说灌无名这个名字有魔性,当下给他取了一个法名叫做士戒,士戒和尚算是广孝和尚的二重弟子,后来老和尚带着人去了洛阳之后,广孝把这个士戒和尚打发出去游方悟道去了,”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