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六十四章 改朝换代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四章 改朝换代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除了吴勉之外,广治那边伤的也不轻。他身上被雷火击中的部位虽然已经开始恢复,不过后心插的那柄宝剑有些麻烦,自己的剑刃伤了广治的心室。好在鲸鲛当时的注意力都在吴勉和归不归的身上,如果他手上加把劲,将广治的心室搅烂,就算这位饵岛大方师的徒是长生不老的体质,这个时候也早死多时了。归不归小心翼翼的将那柄长剑从他后心抽出来,鲜血便止不住的冒了出来。托了他长生不老的体质的福,半晌鲜血先算止住,伤口慢慢开始恢复
  
      看到了吴勉、广治二人都没有大碍之后,归不归这才笑眯眯的对着广仁说道:“想不到今天是托了大方师的福,吴勉和广治这才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不过话说回来,大方师这是想开了?你也看出来徐福那个老……”
  
      “归先生口下留德”没等归不归说完,广仁已经苦笑着拦了老家伙的话。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广仁只是存疑鲸鲛,并不是指责前任大方师。你我、鲸鲛都是一师之徒,虽然归先生已经不是方士,起码还有和前任大方师的师徒情分。我不喜鲸鲛,与前任大方师无关。如果前任大方师站在这里,亲手说出让广仁亲手了结你和吴勉,我也绝不会有丝毫犹豫。”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睁开眼睛的广治,和还在昏迷当中的吴勉之后。继续说道:“这一次就算我还了妖王那次你们相救的人情,不过既然人情已经还了,下次如果鲸鲛真的带来前任大方师的手书,归先生,到时候就要多多保重了。”
  
      “老人家我还是喜欢听你叫归师兄。”归不归嘿嘿一笑,转头扶着广治站了起来,看着百无求已经将还在昏迷当中的吴勉背了起来。这才回过头来,笑呵呵的对着大方师继续说道:“不过现在鲸鲛已经把你放在我们这口锅里了,可能不止大方师你,就连整个方士一门都和我们几个炖在一起了。大方师,在鲸鲛添柴之前,先下手为强啊。”
  
      广仁拜在徐福门下比归不归早,他是见过广治的。当初广治跟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回到6地的时候,广仁已经知道。不过看到广治虽然醒过来,不过却将脸扭到一边,没有和自己相见的意思。当下,大方师也当作没有看见,目送着他们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时候,广悌走了过来,看着自己这位同门师兄说道:“大方师,刚才鲸鲛说的是真是假?要我们这些方士中兴方士一门没有问题,不过要我们违背前任大方师的法旨,那就要两说了。就算他不再是大方师,也还是你我的师尊。”
  
      广仁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广悌说道:“那么我这个大方师的法旨呢?广悌,你要不要尊现任大方师的法旨?”
  
      “那要看我们还是不是方士了”这个时候,广义走到了广悌的身边,一起对着广仁说道:“方士自然要尊大方师的法旨,不过请大方师自重,不过做出来比我们退出方士门墙的事情。”
  
      广义说话的时候,火山一皱眉头,已经站在了广仁的身边,冷眼看着广义、广悌二人。四个人泾渭分明一触即,就在这个时候,大方师微微一笑,对着他们二人说道:“两位师弟想左了,如果前任大方师颁下法旨,不要说你们二位,就连我这个现任大方师也是要遵守的。不过鲸鲛不是方士,却自称代替前任大方师传下法旨。连你我师尊的一件证物都没有,没有只字片语,你们是大方师,会如何定夺?”
  
      说到这里,广仁顿了一下,看着脸上已经显出犹豫之色的广义、广悌二人微微一笑,又继续说道:“现在问天楼还有余孽未清,广孝也没有消息。如果鲸鲛是问天楼前来阻止我们方士一门中兴的,那我又该如何?”
  
      两句话将广义、广悌问没了词之后,大方师带着火山回身向着归不归他们离开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方士一门中兴在即,我们不可以有一丝错乱。如果再有一步走错,方士一门也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最后一个字说完的时候,广仁和火山的身体同时消失。广义和广悌相互看了一眼之后,也跟着一起运用五行遁法消失在了原地。随后其他的方士也一个一个的相继施展五行遁法离开。
  
      一个时辰之后,三十万赤眉军杀到了这里。最近赤眉军中得了一个白将军如获至宝,本来约定白将军为先头,打到了刘秀军主力之后,便放出信号。后面的赤眉军主力趁着刘秀军大乱之时杀到,一举歼灭这股已经对赤眉军造成威胁的这股势力。
  
      本来按着和鲸鲛商定好的时间,一个时辰之前那位白将军已经应该出信号了。等着这么久还没有等到消息,赤眉军派出斥候前来查看。等到这里已经尸横遍野的消息之后,赤眉军将领便以为鲸鲛嗜杀成性的老毛病又犯了,这是杀红了眼忘了正事。
  
      当下赤眉军的三十万主力冲进了崤山谷底,正遇到冯异手下的六七万人马。还没有等冯异的人马反应过来,赤眉军已经整军突进,向着这六七万刘秀军杀来。
  
      就在两军纠缠的时候,从崤山上面有杀下来几路赤眉军。赤眉军主将谢禄也没有多想,当时已经陷入了混战,眼看用不了多久便大胜的时候,赤眉军中突然大乱。赤眉军自己竟然相互厮杀起来,还没等谢禄反应过来除了什么事的时候。从山上突然冲下来数不清的刘秀大军,向着主将这边冲杀了过来。
  
      这时,就见赤眉军中有人大喊:“败了!我们中了埋伏了……谢禄将军战死了……大家逃啊…….”
  
      第一个人喊起来之后,整个赤眉军当中便不断有人附声。不知道情况的赤眉军士兵看到从山上冲下来的刘秀军本来已经有些慌乱,当下都以为已经溃败。当下抛下了手中的兵器,纷纷向后逃去。
  
      谢禄砍杀了几名逃兵,正要组织自己的亲兵阻拦溃兵的时候。一名赤眉军士兵一把将谢禄从马上拽了下来,周围七八个士兵一拥而上,将谢禄杀死在乱军当中。
  
      这一下子,赤眉军的主将便当真战死了。赤眉军中大乱,转眼之间死伤过半,只有三四成的赤眉军逃了出去。
  
      此战之后,赤眉军主力尽损。樊崇带着建世帝刘盆子出离长安,转战多地之后,被刘秀大军包围在了宜阳。粮尽之后无奈之下,建世帝带着丞相和文武百官,光着身子赤身的出来向刘秀投降。趁乱当中,赤眉军领樊崇逃离了宜阳。
  
      刘秀也算厚待了刘盆子,力排众议保住了他的性命,封他在赵王手下左了一名郎官。刘盆子年老之后,刘秀又赏赐了他一处封地,靠着封地赋税养老直至老死。
  
      除了刘盆子之外,其余赤眉军的官兵也都分了田地。他们大都本是农民出身,只是王莽乱政之时没了土地这才被樊崇等人鼓动造反了。有田有地之后,也都绝了反叛之心。
  
      赤眉军当中,只有匪樊崇一人没了踪影。就在天下初定,刘秀准备称帝的时候。洛阳城内的一座小酒肆当中,一个中年壮汉正对着一个白头有些阴柔的男人说道:“你助我除掉刘秀,得了天下,我便帮你消除方士一门……”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