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尘封的往事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三十二章 尘封的往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混沌说话的时候,再没有之前那种狂躁的语气,听起来完全就是燕哀侯本人在和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说话的语调,他一边说话一边盘腿坐在了地上,笑吟吟的看了一眼吴勉之后,又将目光凝聚在归不归的身上:“我以为这次可以瞒天过海的,想不到连那个人都瞒过了,就是没有瞒住你,说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也是瞎猜”归不归学着混沌的样子,盘腿坐在了地上,呲牙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您是首任大方师,临走的时候怎么也要意思意思,给我们这些小辈留点什么吧,开始我还和老术士一样的心思,以为这里养了一只什么神兽,在替您看着什么宝贝,不过后来再一想,您走的时候,那位楼主正在这里,真留了什么东西的话,第一个就要便宜他,那么这件事情就要反着想了,怎么才能瞒过那个一直守着您的人呢,等到到了这里之后,看见您的混沌就在这里,当时我就什么都明白了,还有什么比一个疯了的混沌更让那位楼主放心……”

    “等一下”听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你的意思是混沌压根就没疯,还是说燕哀侯根本就没有魂飞魄散,他和混沌掉了包,真正魂飞魄散的是混沌,”

    “这件事还是我来说吧,”燕哀侯抢在归不归说话之前,对着吴勉说道:“混沌本来就是从燕哀侯身上脱离出来的魂魄,理论上来说,混沌也是燕哀侯,不过这个魂魄是混沌的,我在几天之前已经烟消云散了,在这之前,我将一丝神识放在了混沌的魂魄当中,又做了一点小小的机关,只要再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你们两个人出现,燕哀侯的神识便会出来于你们俩相见,”

    几句话说完,吴勉也听出来问题出在哪里“这是为了问天楼主吗,我不相信首任大方师没有办法解决他,”

    听到了吴勉直言不讳的提到了问天楼主,燕哀侯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说道:“办法有,不过我做不到,天下负我的太多,但只有这个人是我负他……”看到有小任叁的牵绊,席应真一时半会不会回来,当下,燕哀侯留下的这丝神识讲述了他和问天楼主之间的恩怨,

    问天楼主是燕哀侯的宗族同辈,原名叫姬牢,当年燕哀侯舍弃了国君之位,开创了方士宗门之后,姬牢便是他的大弟子,也是当时内定的大方师继任之人,姬牢天性聪慧,对燕哀侯所教的方术举一反三,当时也是方士门中难得的人才,就连燕哀侯都称赞这位大弟子是方士门中不世出的人才,

    不过也是因为天资比其他的同门要高的太多,姬牢有些恃才傲物,他和后来的火山一样,方士门中除了自己的师尊之外,别人谁都看不上,只不过火山是徐福和广仁前后两位大方师宠着,也没人和他有什么争执,

    而姬牢不一样,当年方士宗门当中,大方师的权利并不像后来徐福、广仁时期这般大,除了大方师之外,门内还有七位宗师,权利虽然不如大方师,不过也算是分薄了燕哀侯的在方士门中的权利,

    那七位宗师对姬牢恃才傲物的作风很不以为然,其中有一位宗师借着指导姬牢方术的机会,准备给他一个大大的教训,没有想到的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姬牢在三招两式之下便将这位宗师击倒,宗师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羞愧难当,不顾自己败局已定,起身之后继续使用术法对姬牢攻击过来,当下,这位大方师的首徒也是恼怒,还手的时候不顾轻重,一击之下将这种宗师打成了重伤,

    饶是众人马上急救,宗师才侥幸的捡回来一条性命,不过由于他的伤势太重最后还是落得一个终身残疾,当时其余六位宗师联手将姬牢擒获送到燕哀侯的座下,要求大方师对自己的首徒责罚,

    按着当时的门规,姬牢最轻也要废掉满身的术法,然后被逐出方士宗门,最后虽然燕哀侯暂时压住了几位宗师,不过事情闹得太大,多少也要给这些人一个交代,当下大方师将姬牢在自己门下弟子中的排名后延到了末尾,虽然还是燕哀侯的弟子,却永远失去了继承大方师的机会,

    这件事对姬牢的触怒极大,就在当天晚上,这位曾经的大方师首徒反出了方士宗门,

    当时燕哀侯已经领悟了方士门中的大圆满境界,本来打算不日便将大方师之位传给姬牢,然后自己遍游天下名山大川,等着渡劫之后羽化成仙的,出了这件事之后,燕哀侯自己也心灰意懒,草草的将大方师之位传给了另外的门人,随后自己便隐居起来,后来就是他临老入花丛的另外一段往事了,

    听燕哀侯的这丝神识说完之后,吴勉有些黯然,他没有想到原来那位问天楼主和方士一门还有这么多的渊源,正在他神伤的时候,突然想到当初归不归这个老家伙曾经暗示过问天楼主就是燕哀侯的弟子,当下吴勉瞪了一眼那个老家伙:你什么都知道,就是不说……

    不过归不归好像没有注意到吴勉的目光一样,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燕哀侯的神识说道:“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那么咱们就索性说到底,听现在那位大方师说的,您渡劫的时候,有位故友一直陪着您,算起来您大概也没什么朋友,算得上是故友的,应该也是那位姬牢吧,”

    对归不归这种本事,燕哀侯已经没有了惊讶的反应了,他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说道:“徐福可能做错了一件事,当初他真的应该将大方师的位置给你的,可惜,真是可惜了……”

    感慨完之后,燕哀侯将他和姬牢后面的恩怨也说了出来,当初他将大方师的位置传出去,自己开始游历天下不久,便在一所边陲小镇遇到了他那位已经反出方士宗门的弟子姬牢了,

    二人相见之后,先是尴尬了好一阵子,当初的事情说不上谁对谁错,只是命运使然不得不做而已,不过二人也有百年的师徒情分,这个不是说能擦掉就能擦掉的,但是当姬牢再对燕哀侯行师礼的时候,那位过气的大方师却说什么都不肯再受,当下和姬牢说明,他们二人的师徒缘分已尽,从此之后他们俩只以朋友相称,

    本来姬牢说什么都不干,不过他只要对燕哀侯行师礼,燕哀侯必定要以师礼还之,最后姬牢是在拗不过,只要硬着头皮认了燕哀侯这个朋友,

    那几年,他们二人在小镇当中过的也是逍遥自在,直到燕哀侯命中注定的女人出现,姬牢看出来门道,才谎称有事要处理,借故离开了这里,等到二人再相见的时候,正式姬牢告知的燕哀侯,他女儿在方士门中出事的噩耗,

    后来这段时间,姬牢又陪伴在燕哀侯的身边,帮他照料那个已经失去自理能力的小姑娘,最后也是他见证了燕哀侯渡劫失败的经历,对这个人,燕哀侯的心里一直都是感觉亏欠的,后来听说了世间出了一个问天楼,他便感觉和姬牢有关,虽然知道这个问天楼有很大的问题,不过他和姬牢之间的恩怨交割,燕哀侯还是忍住了去找姬牢的心思,

    又过了几百年之后,这座地宫终于被吴勉他们发现,不久之后现任大方师广仁便找到了他,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