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零七章 淮南王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七章 淮南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和徐福平辈的方士……”吴勉沉吟了片刻,夹起来一块风干鸡,想起来刚刚胖亭长油腻腻的手,又将鸡肉放回到碟子里,顿了一下之后,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昨天晚上你就知道了吧,然后故意往广字辈几个人的身上引……徐福平辈的方士,确定你能惹的起吗,”

    “不是我,是你……”老家伙冲着吴勉呲牙笑了一下,趁着他没有发作,又继续说道:“你也太高看被徐福踢出门墙的那几个老家伙了,徐福是徐福,他们是他们,徐福座下加上记名弟子一百多,你说他们能都和广字辈的那四个人比吗,”

    归不归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喝下去之后,又继续说道:“徐福那一代方士修成大神通的,也只有他一个人,和他一代的方士就是因为道行不够,加上后期不老药出世之后他们的体制又不适合,才相继凋零的,不过听过有几个被踢出门墙的,后来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又活了几百年,别以为活得久了道行就高,他们当中有人在外面冒用徐福的名号招摇撞骗,被广孝的那个徒弟灌无名遇到了,知道什么后果吗,那个我应该叫做师叔的人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要不是后来他师父广孝赶到的话,灌无名直接就送那个老家伙混下去轮回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也不嫌腊肉和风干鸡都被亭长动过,在里面扒拉了几块瘦一点的肉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着,看着归不归越嚼越香的样子,吴勉还是没法对碟子里面的菜肴下口,直到老家伙将嘴里的吃食咽下去之后,他才开口说道:“你怎么就敢肯定那个人就在淮南王的随从当中,”

    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村长之后,笑嘻嘻的对着吴勉说道:“太巧了,昨天晚上那人过来闹了一下,今天淮南王就来祭江了,如果是按着正常的日子来也到罢了,老人家我活的年头太久了,别的不知道,巧合的事情太多就不是巧合了,”

    归不归和吴勉的话从头到尾都没有避讳村长,听的项村长冷汗之流,要不是项羽的魂魄在他的身体里面,现在他已经找机会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又在饭铺里面待了一会之后,归不归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随后对着吴勉说道:“差不多了,要去拜访一下亭长老爷了……”从饭铺出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大街上有官兵开始盘查过往的路人,好在村长认得带兵的哨长,说这两位要去见亭长,才算躲了过去,

    差不多半柱香的功夫之后,由村长带路,两个人到了镇子的官衙门前,正要往里走的时候,就见胖亭长从里面出来,几个人差点撞到了一起,见到了他们三个人之后,这位亭长老爷先是带着他们到了墙角,看到四外无人之后,胖亭长低声对着面前三个人说道:“刚刚给淮南王殿下打前站的卫尉老爷到了,我推说接到钧令的时间太短,手头凑不齐那么多迎驾的人,找了几个远方亲戚来充充场面,卫尉老爷默认了,记得……”

    说话的时候,胖亭长指着归不归说道:“你年纪到这儿了,算是我们家太公,白头发的小哥辈大,就当我的一个远房堂叔,老项,咱们俩还按着结拜的规矩来,你是我的结拜兄弟……”

    听到自己比吴勉大了两辈,归不归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直线,好在吴勉难得的没有当场发作,竟然默认了胖亭长编的这个辈分,

    进了官衙之后,又陆陆续续的有人进来,不过这些人却是正经本地的乡绅,可能是这些人进来之前胖亭长交代过,见到有外乡人在这里,也没有人觉得差异,归不归是自来熟的性格,凑到了那些人当中说说笑笑的,没有多久就混的好像熟人一样,

    一直等到了中午,众人有人快马传来消息,淮南王马上就要到这里,随后,亭长老爷和卫尉一起,带着这些准备迎驾的乡绅一起到了镇子口,等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就见远房的尘土飞扬,归不归和吴勉凭着术法,已经看到尘土当中慢跑过来十几匹马,后面还有百十来名膀大腰圆的军士,马队中间是两架并排着由各自两匹马牵引的马车,两架马车上面涂满了漆画,看着就不是一般老百姓用得上的,

    半晌之后,马队终于停在众人的面前,等到尘土飞过之后,其中一架马车上的车厢中走下了两个身穿黑色斗篷的黑衣人,这两个人从上到下一身黑,斗篷罩住了面容,有人从斗篷里面看进去,却只看到黑洞洞的一片,这些人里面只有归不归和吴勉知道,两个个人用方士隐去了自己的相貌,

    这两个人盯着迎驾的人群看了一圈之后,相互对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人走到另外一架马车旁,恭恭敬敬的对马车上的人说道:“殿下,我们已经到了乌江口的镇子了,请殿下明示,我们是直接去吴江口,还是在此地歇脚,”

    “祭江是晚上的事,不急……”说话的时候,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下来伸了个懒腰之后,对着两个黑衣人说道:“在这里休息一下,让他们去准备晚上祭江的事宜,对了,这次别让他们准备什么饭菜了,都是一些干巴巴的东西,看了我就咽不下去,”

    这时候,亭长和卫尉两个人已经小跑着到了马队前,只是给军士挡住不敢靠前,有人通禀之后,年轻人摆了摆手,说道:“不见了,本王这一路颠簸的累了,谁也不见,让他们回吧,准备一处干净点的房子让我休息就好,闲人就不要打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马车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殿下,还是见一下的好,这些官吏和乡绅都是专门在这里迎架的,殿下应该以君子之礼报之,”说到这里的时候,车厢的轿帘被人挑开,一个看着有六十多岁的白须老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倒是我想的不周全,”看到这人之后,年轻的淮南王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回头对着跪在外面的亭长和卫尉两个人说道:“起来吧,你们等的也辛苦了,带着本王去见见这里的乡绅父老,这里面还有几位上岁数的,难得这么大的太阳天……”

    这几年一直都是淮南王前来祭江,也都是亭长和卫尉服侍的,什么时候见过这位殿下这么客气过,两个人感恩戴德的在头前带路,带着淮南王向着迎驾的乡绅那边走过去,那位白须老人和两个黑衣人紧紧的跟在淮南王的身后,两个黑衣人应该是护卫之类的角色,不过这位白须老人是什么来历,就让人猜不透了,

    本来依着规矩,迎驾的人跪着听几句淮南王的客气话,也就算过去了,不过今天淮南王突然改了章程,他拦住了要下跪的乡绅,微笑着说道:“都别跪了,难得你们这份心思,前几次本来来祭江的时候,时间匆忙也没有和诸位乡绅说上几句,今天的时辰还早,本王索性好好看看大家……”

    淮南王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白须老人目光如鹰一般,在这些人的脸上扫了一圈,看其他人的时候,目光只是一扫而过,直到看见吴勉和归不归的时候,目光彻底停在两个人的脸上……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