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七章 弑虎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章 弑虎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在徐福写的字下面,有一串二十多个拳头大小的石洞。这些石洞一个一个浑然天成,没有一点手工打造的痕迹。每个石洞里面都摆放着一卷竹简。

    吴勉拿起来一卷竹简,打开只看了一眼,目光就陷在竹简里面出不来了。竹简里面记录了几种术法的使用方法,这些术法别说是吴勉,就连那位方士总管大人也是闻所未闻。不过就算总管亲眼见到了,也没有实力将竹简上面的术法施展出来。

    看了半晌之后,吴勉又打开其他几卷竹简。里面无一不是方士一门的术法心得,却没有一卷竹简上面记录了有关自身修炼的法门。这也算是徐福留下的后手,如果真的有人无意之中闯了进来,最多也只是卷走山洞里面的黄金,也不会对这些根本就看不懂的功法感兴趣。

    对于吴勉来说,这些竹简的内容还是有些深奥,一整夜过去,他也只是看懂了第一卷竹简中的几个粗浅术法。十天之后,吴勉学会了那卷竹简中的小半部术法,但说到要融会贯通,还差的很远。

    本来依着吴勉的想法,是要完全掌握竹简上面记载的术法之后才下山的,但是到了第十天的上午,他之前在山下准备的干粮已经全部吃完。虽然吴勉现在的体质就这么一直硬撑着也能熬过去,但是他毕竟没有练过辟谷的本事。又过了一天半之后,已经饿的心烦意乱,背诵竹简的时候也开始走神,无奈之下吴勉只能将竹简放回原处,带上一块金饼便出了山洞,准备先回到山脚下,多置办一些吃食再回来重新研究竹简上面的术法。

    就在吴勉刚刚踏出山洞的时候,一股野兽独有的腥臊气息便扑面而来。只听得耳畔一声低吼之声,随后眼前一花,一个巨大的身影冲着吴勉身前直扑过来。

    老虎吴勉心中一惊,想不到这么大的一座山,还真的能遇到老亭长嘴里说到的大虫。他白忙之中,也来不及将刚刚学会的术法现学现卖,只能缩颈藏头,双手交叉先护住了要害。他这个姿势刚刚摆出来,老虎已经到了身前,巨大的冲击力将吴勉直接扑到,随后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吴勉的脖子咬了下来。

    吴勉明白他虽然现在已经是长生不老之身,但是脑袋被咬掉,八成也活不下去。当下在慌乱之中伸手掐住了老虎的脖子用力向上掰去,耳轮中就听见“咔嚓“一声怪响,虎头竟然被吴勉直接掰折,老虎的后脑勺很是怪异的贴在了虎背上。

    老虎不愧是百兽之王,脖子被掰断竟然也没有当场气绝。只是哀嚎了一声之后,便松开了吴勉,目无边际的乱跑出去。只可惜这只老虎现在除了天空之外什么也看不到,跑出去没有多远就一脖子撞在一棵大树上,倒地之后再也无力起来,倒在地上一直的抽搐个不停。

    吴勉从地上站起来,刚才被老虎抓破的伤口正以肉眼能见到的速度愈合起来。远远的看着这只老虎,一直等它彻底的气绝之后,才走过去将死虎拖到了洞口。吴勉身边没有趁手的家什,只能徒手将虎皮撕扯了下来,就凭着一双手,又将虎肉分成若干份。

    好在这里的木材遍山都是,吴勉在附近拖回来一棵刚死的枯树。将其掰成劈材之后,取了引火之物点燃。整整一个下午,他别的什么都没做,将几百斤的虎肉烤熟变成干粮。凭着这些虎肉,让吴勉在山洞里多挨过了两个多月。

    自打那个怪异的白发年轻人上山之后,已经又过了将近三个月。山脚下的人们差不多都已经忘了三个月前见到的那个怪人,又是一次月中十五的大集,老亭长还是照例的在集市中转来转去。就在他转的差不多了,准备回家喝两盅的时候,身后的一阵嘈杂声将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一个身披虎皮的白发年轻人正顺着山路上走下来,虽然这人的衣服虽然已经污浊的看不出来原本的颜,但是就从他那雪白的头发,老亭长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三个月以前,从这里上山的怪人。

    就在老亭长发愣的时候,白发年轻人也看到了他,随后几步走了过去,将披在身上的整张虎皮披在了老亭长的身上,说道:“换一顿饱饭,干吗”

    老亭长愣了半晌,才听明白吴勉的话。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加上虎皮收拾的不干净,一股血腥气直窜老亭长的脑门,更确定了这是有便宜找上了门。

    “这大虫是被小哥儿你打死的”虽然眼前再没有第二个人,但是老亭长说了一句废话。

    吴勉用他那特有的语调说道:“不是我”还没有等老亭长惊讶的表情完全表现出来,这个白头发的小哥儿又马上跟了一句:“还是你吗”

    虽然白发小哥儿的话有些噎人,但是老亭长看在虎皮的份上,这口气也只能就这么咽下去了。老亭长干笑了一声,说道:“那小哥儿你就是打虎英雄了,别说一顿饭了,我管你一个月的饭都没有问题。正好今天十五,昨天傍晚猎户们打的野牛,刚刚下了汤锅。”

    说着,他将虎皮从自己的身上拿了下来,对着身后的一个半大小子,说道:“狗愣子,去,跟汤锅的老六说一声。上好的野牛肉给我们家店里送去十斤”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突然开口说道:“五十斤”

    老亭长咽了口吐沫,瞪大了眼睛看着吴勉说道:“那什么五十斤,你能吃的下去吗”

    比起整张的虎皮来说,五十斤牛肉真的不算什么。老亭长咬咬牙也就答应了。

    老亭长的家里开着方圆几十里地唯一的一家饭馆,虽然乡村野店拿不出什么像样的吃食,但是在当地已经是了不起的大买卖了。将吴勉带到了自家饭馆之后,老亭长冲着柜上喊道:“来客人了,都忙活起来,烙面饼炒鸡蛋去先切点咸菜,我和小哥儿喝二两”

    说话的时候,他自己到了柜台后面。抱出来一个酒坛子出来,把吴勉让到了一张桌子前,先给吴勉到了一碗有些污浊的酒水,随后也给自己到了一碗。有小伙计端过来几碟子切好的下酒菜。这时节当地也拿不出什么蔬菜,无非就是过冬之前腌好的各种咸菜。这时,后灶已经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不多时便有香气飘了出来。

    老亭长也没让吴勉,自己先夹起一筷子酱萝卜,在嘴里咯吱咯吱的咬着,随后抿了一口酒水,冲着吴勉说道:“小哥儿,没有什么好东西,都是乡下的吃食,吃得惯就吃两口,吃不惯就先坐一会,牛肉和面饼一会就上来”

    看着吴勉对咸菜和浊酒没有什么兴趣,老亭长催了灶上的伙计,然后就开始套起吴勉的话来:“我说小哥儿,看你也不像我们辽东这边的人。你上了燕山三个月都做什么了这老虎是你亲手打死的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一声,官衙的老爷们来问,我多少也有些答对。你是知不道啊,这年头亭长也不好干啊”

    从始自终,都是老亭长自己一个人干说,吴勉就这么看着他,一个字都没打算说出来。最后老亭长实在是没得可说了,突然一拍桌子,眼睛看着吴勉,大喊了一声:“面饼还没有好吗”

    老亭长喊话之后不多时,后灶端出来的杂粮面饼和切好的大盘野牛肉算是给老亭长解了围,难得的是,竟然还有一碟子炒蛋一起端了出来。上菜的小伙计解释道:“先切五斤牛肉给爷们儿下酒,剩下的牛肉带原汤在灶上热着,吃完了灶上的师傅再切,省的凉了凝油”

    “不用了”吴勉终于开了口,说道:“把桌上的东西带着剩下的牛肉都包起来。我带着走”

    老亭长刚刚夹起来一片牛肉,还没等送进嘴里,就听到吴勉的话。当下一皱眉,刚刚压下的火气又着了起来,他看着吴勉说道:“小哥儿,咱们说好的管你一顿饭,吃多少算多少我认了,可没说你包着带走啊”

    他的话还是没有说完,就见白头发小哥掏出来两块黄灿灿的圆饼,扔在了咸菜碟子里。“咣当”的一声,将咸菜碟子砸碎。随后吴勉又扔出来一块金饼,说道:“再给你加两块”

    黄金老亭长的眼神都直了,嘴唇也不由自主哆嗦起来。拿起一块金饼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差点没把牙齿崩下来,不过还没有等他笑出声来,就听见吴勉说道:“这是买你牛肉和面饼的。”

    老亭长愣愣的看着吴勉,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这是一百两黄金,我怎么找的开”

    吴勉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谁说要你找了”听了吴勉的话,老亭长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没曾想吴勉接着说道:“压柜上,以后接着花,记住我这张脸”

    .一下“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